陳維恭

陳維恭 部落格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急診部主任

求死容易求生難 一位急診醫師看「安樂死」

作者:陳維恭(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急診部主任)2017-03-15 00:00:00.0

很巧,最近接連被問到對「安樂死」的看法。一次是某出版社負責人問我對傅達仁先生上書總統請求安樂死的看法;另一次是一位法學院教授問我從醫師的角度支不支持「安樂死」立法;最近一次則是一位雜誌社的好朋友問我,對瓊瑤在臉書上表達希望可以立法「安樂死」有什麼看法。

社會大眾討論這個議題是一件好事,如同大家熱議多元成家方案一般,都是社會進步的象徵。透過理性的討論,可以讓我們清楚看到社會必然存在一些倫理上的兩難問題,而更重要的是從中可以學習到如何在兩難中,尊重與包容不同價值觀與看法的人。

姑且不深究「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病人自主權利法」以及安樂死之間的差異以及關聯,我僅就一位急診醫師對生命的認知,提出一些粗淺的想法。

首先,在急診工作近30年,接觸過各種生死的場景,對生命的體會只有一個:那就是「做個人,求死容易求生難」。急診經常碰到,早上高高興興出門工作或上學的家人,幾個鐘頭後就可能因急救無效,身軀冰冷地躺在急救室裡等著家人來指認。那些喝個農藥、燒個炭、跳個樓的自殺病人,他們的生命都是極輕易又廉價地交給死神。但急診也經常碰到許少生命鬥士,因為還不想輕易地向病魔屈服,忍著疼痛與不適,持續勇敢地跟疾病纏鬥。而多少猝死病人,更因為能及時搶救才得以重現獲生命,免於讓家庭或親人走入愁雲慘霧的情境。數不清的日子裡,這些個案不斷重複地發生,讓我清楚地認知到,人要失去生命其實輕而易舉,真正難的是求生而不是求死。

其次,死亡就是死亡,只有心安及尊嚴的死,但從來就沒有快樂的死。所以,個人不是很認同將英文「Euthanasia」翻譯成「安樂死」,特別是這個詞中的「樂」字。因為這對亙古唯一的生命,雖表現出豁達與開朗,卻稍嫌輕率。我接觸過無數瀕臨死亡的病人,感受到面對死亡的人,最需要也最想要的便是心安。但人要能心安地死,不能等到瀕臨死亡時才想求得個好死,應該是平時做人做事就保持心安才是。

於是,在思考面臨死亡這個議題上,我個人認為社會及法律都應該絕對尊重病人的自主選擇,特別是周邊關係密切的親友,更應尊重病人生前的決定。為了不在臨終時為難家屬或醫療人員,應該更早交代清楚在決定何種狀態下要如何結束自己生命。

我必須說,醫療人員與醫院的責任從來都是「醫生不醫死」。想獲得真正有尊嚴與心安的死,選擇在家裡絕對比留在醫院來得更有機會。而個人所要的尊嚴與心安,只有從每個人的心裡發出才是貨真價實,要求別人協助完成,基本上就已經失去了那麼一點尊嚴。當生前大家都能清楚交代自己的臨終方式,那麼所謂尊嚴及心安不就早早等在那裏,此時又何須多此一舉,由法律來規範?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