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佳璇

吳佳璇 部落格

遠東聯合診所精神科醫師、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

創傷壓力,「大哥」也難逃

作者:吳佳璇(遠東聯合診所精神科醫師、台大醫院腫瘤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2012-07-30 00:00:00.0

(圖為設計畫面,與真人無涉)
 

一出台東市區就是跨越卑南溪的中華大橋,漂流木或順流而下、或橫陳沙洲,使河海匯流處有如屍橫遍野的戰場;含著中央山脈沖刷下來的泥沙的溪水,使海水不似往日湛藍。
 

我要趕往位於海岸山脈間幽僻的監所,因為有位受刑人長達兩星期等不到重災區裡的親人報平安,逐漸進入不吃不喝不動的「僵直」(catatonic)狀態。即使所方費盡心力為他聯絡上旁系親屬接見(一般是不允許的),也破例辦理「遠距(視訊)接見」,清楚轉達親人均安的好消息。然而,漫長煎熬衝開壓力閥所啟動的身心連鎖反應,已來不及喊停。
 

我從下班接到監所護士求救的電話,試著拼湊資訊,並根據過去一年半支援精神醫療業務的經驗,「急性壓力反應」,率先蹦上我的「鑑別診斷」排行榜。也就是說,長期處於封閉的監所,讓這位從來沒有精神疾病史的受刑人,因強大壓力引起解離反應(dissociation),進入了意識與外界隔絕的僵直狀態。
 

「那是心因性的問題囉?」不曾在精神科工作過的護士,頗有慧根地下了結論。若如我所料,提供病人支持性療法(也就是充足的養分、水分與休息),加上一點兒鎮靜劑鬆弛神經,病人的言語行動將逐漸自如。然而,凡事就怕萬一,要是神經系統感染或是其他病變所致,病情可能會急轉直下。
 

我先在電話裡交代護士,下班前務必完成幾項監所能執行的實驗室檢查,若無異常發現,就不必漏夜下山。但我明天一早也要跑一趟,總是要親眼看過才放心。我可不想誤了「大哥」的大事。
 

沒想到他不是抗壓高手
 

對台灣本島最偏遠的監獄收容的犯人稱一聲「大哥」,一點兒也不為過,平日殺人放火、刀光劍影見多不怪的大哥們,說來應是「抗壓高手」,怎麼會「栽在」莫拉克這團低氣壓手中?想必有不為人知、甚至曲折離奇的內情。
 

除了擔心誤診,更多的是好奇心驅使,讓我來回飆車近百公里,搶在上午已排定的司法精神鑑定前去趟監所。經過第三道檢查關卡,早已「熟門熟路」的我仍恭順地隨著監所管理員,離開戒護區的中央控制台,登上階梯、穿過受刑人的房舍,一路開鎖關鎖,來到衛生科附設的「病舍」。
 

記得第一次站上這條兩側厚重鐵門羅列,只靠地板與天花板通氣口換氣的陰暗長廊時,我一陣暈眩襲來,一路無語;直到最近才稍能適應,和領路的管理員交談:「怎麼一個個曬得滿臉通紅?屋頂又沒被颱風掀了!」
 

「醫生,我們很可憐耶,統統被動員去『淨灘』。連著兩個週末假日都在海邊搬漂流木,」替代役男推推脫皮的鼻樑上的眼鏡。
 

「那你們很不認真喔!我一路開車過來感覺不出有人撿過。」
 

「冤枉啊!嚇人的多咧!連本地人都沒看過!」替代役男鄭重強調。
 

我忽然明白另一個自己堅持要跑一趟的理由:雖然台東市以北受災不大,但「總是要親眼看過才放心」,就像是外地遊子,總想回災區家鄉看看。
 

檢查過程中「大哥」瞪大的眼睛眨也不眨,身體有如一根直挺挺的樹幹任人滾動;綜合多方觀察,我決定照原計劃,也就是依「急性壓力反應」治療他。除了管理員、護士與「同學(一同服刑的受刑人)」適度的陪伴,並趁著每天肌肉「鬆懈」的空檔,協助完成進食、如廁、外加服藥等大事。透過電話持續追蹤,幾天後,病情已大幅改善。
 

當護士小姐恭維我「診斷如神」時,我未被完全滿足的好奇心卻漾出淡淡的失落──除了父母手足,大哥是否也為了故鄉的伊人銷魂?我想,接下來一個月,四所監獄近百位受刑人,都會聽到我在診間的問候:「颱風過後家裡可好?」
 

(*作者為精神科醫師/原文刊載於康健雜誌第132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