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淑媞

邱淑媞 部落格

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顧問醫師

無子宮的烙印──還要讓多少「小嫻」們被剝奪生育的權利

作者:邱淑媞(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顧問醫師)2017-03-02 00:00:00.0

在少子化、許多人不想生的時代,卻也有一群渴望生、卻被法令阻絕於科技門外的小嫻們,承受著不能說的煎熬。

生育,需要精子與卵子結合、加上有適當的孕育環境(子宮)。不論是精子、卵子或子宮出現問題,都已有相對應的人工生殖技術加以治療,包括使用他人捐贈的精子或卵子或是透過第三人的子宮代為孕育。這些技術在全球幫助許多夫妻圓了為人父母的願望,現代老公們也不再有仿效古代續弦或找小三來代生代孕的藉口了。那,還有什麼問題?

小嫻的情況,先天無子宮,發生率大約每4千到1萬名女性中有一人(推估全國約有1100-2800名患者)。此外,也有一些女性因不明原因或後天問題,導致子宮無法正常孕育胚胎。治療上,要將夫妻精卵以人工方式在體外結合後,胚胎植入其他女性子宮,代為孕育,稱為代孕。不同於精卵捐贈已經合法,代孕在1996年研擬人工生殖法時,即遭婦權人士反對;於是,人工生殖法第二條明訂:接受人工生殖之夫及妻,其妻必須能以其子宮孕育生產胎兒;也就是將缺乏子宮或子宮無法孕育的婦女及其配偶,明文排除在"人工生殖法"適用範圍外。這些女性成了人工生殖的化外之民,無子宮成為女性最不能啟齒的污名與疾病烙印。

反對的理由,包括擔心親子關係混淆及糾紛、子宮工具化、女性未必要生育、以及何不領養等。但是,在一個民主社會,僅需要幾個人的疑慮和反對,就足以禁止人民的生育大事嗎?

有人擔心,代孕生殖涉及九個多月懷胎過程,會不會產生糾紛,例如:孕母與寶寶產生感情、女性是否會為了金錢或親情壓力而代孕…等等。但,從反對至今已20多年,國際經驗已證實,不論是採互助或商業模式,若有契約或法令作為配套,則原先想像的疑慮極少發生,而胎兒福祉、孕母權利,也可以做到合理保障,大多數孕母感受到助人成就幸福,兒童成長狀況甚至比一般兒童好,原因是懷孕、生育經過期望、規劃以及嚴謹的評估與過濾機制,比起許多自然狀況下的非預期懷孕,更加成熟而負責任。因此,許可代孕的國家很多,且持續在施行代孕。這麼多國家能做出配套,何以中華民國不能?

至於,說懷孕是把子宮當生育工具,言過矣!眾多有小孩的男士們,難道也是把老婆當成什麼工具嗎?孕育小孩本是美事,不予提倡、支持,反而濫加污名,是想把臺灣變成怎樣呢?

也有人說:不能生,領養就好了!領養固然很好、應該提倡,但,再好,也不至於要反對別人生育吧?實在不宜相提並論。

在民意上,臺灣自2004年至今,已經進行了兩次公民會議、三次全國民調,每一次,民眾都是支持多於反對。最後一次(2015年底)民調的題目,還是經由婦權大老們所修改、核可過的。但,一次又一次,婦權人士不肯承認調查結果。

想想還有多少「小嫻」們被剝奪了生育的權利。一對夫妻,有多少個20年可以等?有什麼理由要無辜的婦女及家庭一直犧牲下去?我們,能不能用「心」,傾聽她們,高抬貴手,讓她們,以及願意幫助她們的人,成全一個生育的渴望吧!

<本文作者為衛生福利部桃園醫院顧問醫師、前國民健康署署長、國際健康促進暨教育聯盟執委會委員>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