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平台

醫病平台 部落格

和信治癌中心醫院放診科醫師---詹光裕

溝通,需用病人熟悉的語言

作者:醫病平台(和信治癌中心醫院放診科醫師---詹光裕)2017-02-13 00:00:00.0


我曾經到法國留學,檢查前一定要瞭解病人的病情,才能知道如何幫助他(她)找到答案,是訓練中最重要的一環,這也是歐洲醫學教育的傳統。我行醫近四十年,一直覺得這個習慣的養成,受益匪淺。

有一次,值班的時候,同事急急忙忙跑來找我說:有個亞裔病人,沒人有辦法理解他的問題!他不會說我們的語言──法文。

我看過病歷,知道他是柬埔寨人,在一間餐廳做廚師,逃離中南半島戰亂,來到此地已經十多年了,因為不必在前檯接觸客人,一直都用家鄉話和其他廚師溝通,法文自然能力有限。我當然不會柬埔寨語,試著用中文交談,沒有任何反應;突然想到中南半島許多華僑是來自廣東潮州,而潮州話和臺灣話可以互通,於是就試著用臺語問他....。

不料,突然發現他竟然流下眼淚、泣不成聲;原來這是入院以來,第一次聽懂醫護人員的問話。我因此得以順利交差,也在同事面前神氣了一陣子。

又有一次,一位原住民青年陪著一位老婆婆進入診察室,他們是母子關係,兒子生龍活虎,溝通無礙;這位老婆婆則是滿臉病容,眼神呆滯,讓我想到她是否有失智的問題;透過交談,我才瞭解母親約八十歲,是臺東排灣族人,因為背痛前來求診,痼疾已久,又未見改善、因此逐漸失去信心、不想再上醫院,這次是被硬架著到臺北看病,心裡很不痛快。在事前的閒談中,他的兒子提到母親是排灣族的公主,只會族語、國,臺語都不會。問診還沒有開始,他兒子突然接到一通電話,逕自跑到診間外頭,只剩下尷尬的我們倆人.....。

我突然想起以前曾經唸過:日治時期,為了方便治理,因此原住民部落的貴族都要入公學校,接受正式的日文教育....,所以日文是可以的。問題是我的日文程度只有大學一年級學過一點點,只有硬著頭皮,結結巴巴地問起病史。

說也奇怪,老婦人眼睛突然發亮起來,用流利的日語講起她的問題,她的擔心....。我仔細揣摩,然後比手畫腳,佐以圖畫來解釋她的問題,我的臆測等等...,溝通竟然還能順暢無礙!

他的兒子接完電話,進入診間,也被這個轉變給嚇了一跳....。做完檢查,病人似乎已經沒那麼不舒服了,還跟我九十度行禮,口中說出優雅的日文謝辭,我滿頭大汗,因為我差一點就誤會了她!

有時候,和病人建立良好的溝通,也可能是透過對彼此都熟悉的文學作品或音樂開始的,我曾經和病人談論櫻桃小丸子、宮崎駿的卡通劇情而建立互動;這些也可以是使彼此變得熟悉的共通語言,真是神奇,不是嗎?

我有一位大學同學,很有熱忱,為了幫助一位失聰的病人而學習手語,如今,在她的診所裡有不少聞風而來求助的病人;有這樣需求的人為數還真不少,這是我深感佩服的事。

此外,每次向病人及家屬解釋病情後,我都還會追問一句:「對於前面的解釋,有沒有什麼問題」?因為,即使使用同樣的語言,還是有不懂、或甚至誤解發生的可能;最主要的原因是醫師使用的是醫學化的中文或臺語,就好像是文言文與白話文的差別;對沒有醫學背景的人而言,仍然有隔闔存在;加上緊張、焦慮等等情緒...,理解能力是會被打折扣的。可見,醫病溝通要有效地進行,真的不容易!

這幾個回顧,讓我深體會:溝通需要平台,使用病人熟悉的語言,就像是為彼此打開一扇窗戶,是溝通順暢的保證。

<本文載於《醫病平台》,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