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景中

施景中 部落格

台大婦產部主治醫師

病人的生死狀—肺動脈高壓孕婦

作者:施景中(台大婦產部主治醫師)2017-01-21 00:00:00.0


去年7月,一個當年的孕婦,帶著小學剛畢業的女兒來找我。

13年前,她在我一個前輩開業的診所看診,前輩在週日打我電話,拜託我收這個孕婦。剛接到電話,我也不知道她病情這麼嚴重。

第一次來門診,她沒上粧,嘴唇卻像畫了紫色口紅,和我談話,我第一眼就看到她的杵狀指。

這些狀況讓當年的我不寒而慄。

她來我這裡,坐在診間外頭,偶爾會咳,一咳就咳出鮮血。後來我都請她到診就直接進來,除了她身體孱弱無法久等,我也怕她嚇到其她孕婦。

我讓她住院,照會同學王宗道做了心臟超音波,馬上知道了答案,原來是"重度肺動脈高壓",WHO CHD懷孕風險的第四級。我同學很好心,在報告上幫我附註“依文獻及教科書報告,懷孕合併重度肺動脈高壓(壓力差>100mmHg),死亡率為50-100%”。提醒我要用所有的注意力關注這極可能因生產而死亡的孕婦。

當年,我當主治醫師沒幾年,對這非常棘手的狀況沒把握,問了科內前輩,大家都搖頭。幾年後來因為要到國外報告,查了以前院內的病例,才發現以前類似的幾個病例都死掉了。

我打了好多電話,問醫院各科的專家,看是否能提供我一點意見。問了同學胸腔科施金元,他很好心指引我,說台大都是郭炳宏學長在處裡類似的內科病人。我又聯絡了郭學長,郭學長又幫我找了胸腔外科,因為極有可能生完會要心肺移植。胸外又建議我找心外和ECMO小組。

那是我第一次因為病人的事請教陳益祥教授,他實在是非常熱心。曾聽說他幫病人開完刀,如果病人狀況不穩,他就跟加護病房借棉被,在地上鋪一個床睡在那裡。我照會他這個病人,他二話不說馬上來,還把病人帶去超音波室,判斷是小時後先天心臟病,因未矯治完全,長久衍生造成的” Eisenmenger complex”。因為是先心病,陳教授再建議我找小兒心臟科會診。

“Eisenmenger complex”,聽了就發毛的病,何況是發生在孕婦。

因為太過複雜,我們把所有的相關的醫師請來,包括新生兒科,麻醉科一共7-8個科,關門開了一個沙盤推演的會議,很感動那時我只是一個年輕醫師,醫院這麼多師長伸出援手。

孕婦的死亡率極高,當年醫病關係不像現在,即使盡心盡力,一旦病人有所不測,可能要判一輩子薪水也賠不完的天價,甚至被關。

我開刀前也很擔憂,把她們全家人找來,仔細解釋過病情,請她們簽下這知情同意書,(病人自己叫生死狀),大意就是我們怎麼做,也不敢保證病人能活,如果妳們有疑慮,可以另找高明。

病人先生沒有猶豫,馬上就簽了。

記得那天開刀,前前後後不知動用了醫院多少的精英,心外紀乃新醫師,十分鐘左右就把ECMO的導管插上縫完,技巧熟練快速有若神手。

病人全麻開完,我當時還高興說好像沒像文獻說的那麼恐怖。專長高危妊娠麻醉的陳李魁醫師,催促我趕緊送她去加護病房。到了加護病房,果然狀況一直變壞,血壓一直變低,血氧一直掉,生命徵象很不穩定。我還記得,來了一個沒碰過面的家屬,非常嚴厲的指責我們團隊。我知道他是關心病人,但指責我們不會讓她好轉。

所幸,病人最後活了過來。小孩當時出生是31週,卻只有900多公克(大約25週),也在小兒科照顧下,逐漸長大。陳益祥教授後來幫孕婦做了一次心臟手術,病人也慢慢康復,最終可以回到學校教書。

其實這件事我早忘的差不多了。

去年,病人帶著剛剛小學畢業的女兒,來找我,致上鮮花,說要找當年的救命恩人。我不敢相信,剛出生比巴掌大一些的羸弱早產兒,現在已經和媽媽快一樣高。還有當年陳益祥教授推斷,病人可能不出10年,必須接受心肺移植,不然無法存活。現在10年老早過去,陳教授的預言不準,可能經過陳教授的手術,康復很好,加上對女兒的愛,讓她活得更健康了。

當年的生死狀,我還留著,我帶她們倆到我辦公室,找到當年這份文件,給女兒知道,當年媽媽生她,是冒著生命的危險。

這個媽媽真的很偉大,當年她懷孕時,因為一直咳血、很衰弱,需要休息請假不工作,周圍的人還有人以為她裝病。

現在看她們幸福快樂過活,我也很開心。這就是我們醫者的價值了。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更多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最佳瀏覽器:IE9以上版本、Firefox、Chrome

Copyright © 2017 康健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