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病平台

醫病平台 部落格

病弟/病人家屬、醫師

當醫師變成病人的家屬時

作者:醫病平台(病弟/病人家屬、醫師)2017-01-02 00:00:00.0


常勸人要定期接受健康檢查,但做夢也想不到,長年住在國外的二哥居然是「漏網之魚」


他最近回來台灣,因為友人的勸告,才做了生平第一次的大腸癌篩檢,居然發現潛血反應呈現陽性,大腸鏡發現了四公分大的大腸癌。由於這位友人的好意,所有這些檢查都是在他的推薦下,在國內一家數一數二的醫學中心進行,發現了問題後,這位友人也安排他看這醫院的大腸癌外科教授。

第二意見

得知二哥的病情,我當下非常著急。我深知他對這醫學中心非常信任,但我勸他說,癌症的治療比較複雜,還是多聽另一位專家的「第二意見」,然而我也深知二哥性情中人,很可能不會同意「背著友人的好意,請教另外的醫師」。所以我就建議他,先看看這位醫師怎麼說,然後對他實說,自己的弟弟也是醫生,他建議要求醫師提供所有資料,以便尋求第二意見,然後再做最後的決定。我再三向他強調,做醫療抉擇時尋求第二意見,在美國、台灣均已廣為接受,相信他的醫師也不會因此而不悅。

想不到他看了這位外科醫師以後,就決定不做他想,因為他覺得這位醫師對他解釋得很清楚,他很放心接受醫師的安排。同時他也覺得我是內科醫師,專長又非癌症,所以既然他已經決定這樣做,就沒必要再要求醫院提供資料,徒讓醫生誤以為我們不信任他。

關照

雖然我本身也是醫生,但隔行如隔山,我並不認識這位二哥心目中的「第一把交椅」外科大師,因此我很想與這位醫師討論,以進一步了解他的建議與看法。然而,我又怕被誤以為我是要求特權,尤其最近在「醫病平台」才看到王棋新醫師對病人找醫院的上司或同仁來關照而感到困擾(延伸閱讀:王棋新〈每位病人都是VIP〉),何況我本身也常覺得病人之所以請人關照,是否以為如果沒有託人打個招呼,我就不會認真照顧他。

但我最後還是透過在該醫學中心工作的醫師朋友,問到這位外科醫師的手機號碼,而在電話裡留言。當天晚上這位素未謀面的外科醫師居然回電,我簡短地自我介紹,並說明我希望能有機會向他請教。他說二哥已經同意,所以已經約好星期五住院檢查,而他通常都是在星期日上午到病房,對星期一要開刀的病人與家屬說明病情。

病情說明

我終於等到開刀的前一天上午,與二哥、二嫂、妹妹以及也是醫師的內人一起,聽了他對病情以及隔天開刀的說明。他非常清楚地說明了我們想問的問題。我當時出自感激地說,「真不好意思讓你星期日加班,又花這麼多時間與我們家人詳細解釋」,想不到這位醫師的回應竟是「我對病人與家屬都是這樣的解釋。」言下之意,他並不是因為「關照」才給予特別待遇,坦白說,當時不無「碰了一鼻子灰」之感。

家屬的「多此一舉」

聽了這位外科教授的病情解釋,當晚參加醫學院老同學聚餐時,坐在我旁邊的,正好是四十年來都服務於二哥即將接受開刀的醫院外科大老。我就問了他有關這位外科醫師的「紀錄」,非常高興聽到的都是正面的訊息。隔天我用「電話簡訊」寫給這位外科醫師:「非常感激您在週日對我們家人詳細解說我兄長的病情,內人與我都對您的醫道有說不出的感佩。昨晚同學聚餐,剛好與好友某某兄坐在一起,我提到我二哥的近況,他也對您讚不絕口。非常謝謝,祝您事事順心。」

開刀房外的等候

已經好久沒有以「家屬」的身份,坐在「開刀房等候區」焦慮地等待命運的宣布。我與家人都眼睛盯著時鐘,心裡只想著「為什麼這麼久?」、「怎麼還在開刀,會不會有什麼狀況?」但另一方面,我又要以醫師的身份,安慰家人說,「病人送進開刀房並不是開刀馬上開始,麻醉等等前奏就會用掉許多時間。」在開刀房外親眼目睹「幾家歡樂幾家愁」,焦慮的家屬聽到廣播,有些興高采烈,有些卻因為需要趕到加護病房與醫師會談而憂容滿面。這些情境都是我很少有機會體驗到的。

開刀後的那幾天

在醫院開會時,妹妹打電話告訴我「二哥放屁了!」我非常高興地謝了她,同事看我一眼,問我什麼好消息那麼興奮。這才意識到,有時真的很難讓醫師了解家屬的「小題大做」。

接著我們度日如年地等待另一個更重要的答案,「開刀時拿了三十幾顆淋巴結,是否有發現癌細胞的轉移?是否接著需要化療?」

二哥出院一星期後,按時回去門診看這位外科醫師時,聽到了好消息,馬上打電話回報喜訊的那瞬間,我才恍然大悟,二哥的這場病使我有機會跨過醫病鴻溝,了解病人家屬的諸多感受。

暴風雨過後的感恩與心得

當我寫這篇文章時,距離二哥的開刀已經一個多月。今天我也才發現,我寄給這位外科教授的簡訊有如石沉大海,也許他根本不看電話簡訊吧。但我由衷地感謝他透過「一視同仁」的身教,給我上了一堂非常有意義的醫病關係課。

我想,下次有朋友希望我打個電話給他的醫師關照時,我會與他分享這次的體驗。我也會說,「我了解你的心情,但我的經驗告訴我,這是沒有必要的。」

透過這場由醫生變成病人家屬的體驗,我才深切瞭解,「病人與家屬之所以希望關照,並不是要求特權,而是要一份心安。」我也要奉勸我的醫界同仁,不要因為收到這種「不必要」的關照而不耐煩。我深信,我們醫療團隊永遠還有改善的空間。

<本文載於《醫病平台》,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