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韋蓉

李韋蓉 部落格

心視界健康事業執行長暨諮商心理師

失去親人後,透過回憶的對話,找回放手的能量

作者:李韋蓉(心視界健康事業執行長暨諮商心理師)2016-12-24 00:00:00.0


我曾經陪伴一個在上大學後失去母親的孩子。在那段會談的時光裡,她教會了我許多關於愛與遺憾的點點滴滴。以至於那長達半年的每個星期,我們一起重溫了許多彼此記憶中最捨不得的光景與那些深夜無人能語的片刻。

一個人心裡最艱困的時間,通常都是發生在當自己覺得自己還有能力的時候

好像如果當時還能夠再多做些甚麼,哪怕是最微小的一件事,事後想起就不斷地陷入無盡的自責。她回憶起母親在癌末的後期,每天都嘔吐和疲憊,她哭著跟我說有些日子她會忍不住對母親生氣,那種生氣充滿了無數的挫敗與痛心的不捨。好多次當她受不了死亡的腳步越來越接近時,她會躲在那條深深幽黯的走廊,一回又一回一遍又一遍,崩潰大哭。

經歷過如此劇痛的孩子該如何協助她走出悲傷?我只能說,我們都需要這樣的自責才有機會更看清楚自己。當一個人試著要否認自己的人性時,其實是在滅損自己的能量。

自責沒有不好,因為自責要說的話,遠遠比不想自責來的更勇於面對

無法原諒的自己,也許是因為如果早知道,就能夠再多做些什麼,你再也不會對誰讓步。無法原諒的那個決定,也許是因為如果一切都能重來,你願意用所有的自己來換。

經歷過頓失所愛的孩子,我都會和她討論些甚麼?很多的時候其實我們會一起和所愛的那個人對話。我常常邀請她多談談印象中的母親,彷彿母親還在的那些時候。就像是一起搭乘著時光機在她和母親的記憶裡相互穿梭,她用自己記得的方式,告訴我一個曾經深愛過的人是如何堅強守護著她。

雖然並不是每一次時光機都可以順利啟動,當孩子陷入了混亂與困頓的情緒時,我就會轉身尋求她母親的協助。「如果媽媽知道現在的你那麼難過,她看你那麼傷心,她會想要對你說些什麼?」你一定沒有辦法想像這句話帶給她多大的力氣。在一字一句含著眼淚回答的同時,她透過愛的凝視,並經由自已的確認,明白自己是值得被關照的,她才有機會重新找回原來擁有的能量。

化解痛苦的答案從來都不是誰放下了誰,而是無論生離死別,我們永遠彼此需要
“I wish I had a hundred years," she said, very quietly. "A hundred years I could give to you.” ― Patrick Ness, A Monster Calls(《怪物來敲門》,作者派區克.奈斯)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更多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最佳瀏覽器:IE9以上版本、Firefox、Chrome

Copyright © 2017 康健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