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立文教基金會

旭立文教基金會 部落格

友善連結

透過繪畫與自己對話

作者:旭立文教基金會(友善連結)2016-12-20 00:00:00.0


藝術具有超越語言的力量


表達性藝術治療是近年發展的一種以多元藝術性媒材所進行的廣義藝術性活動,著重於透過運用媒材,在自由創作中探索生命故事、捕捉內在心靈流動的軌跡,並展現語言文字所難以表達的內心情感。所呈現的整體成品,建構出一座連結創作者心靈內在與外在的橋樑,也提供外界與創作者進行溝通的管道。

此一治療取向已逐漸在精神醫療、心理治療∕諮商、教育、社會工作、醫療復健等領域嶄露頭角,成為身、心、靈全人照護的觸媒之一。

回溯人類發展歷史,在沒有畫筆顏料的遠古時代,人們已懂得運用自然界的材料作畫記錄。史前岩畫顯示,繪畫可以不受媒材、階層或心智年齡限制,並兼有傳達訊息的功能。取材便利的現代人,投入時間於各種學習,往往致力於更社會化、更知識化、更先進有效能;工作講究專業,休閒講求品味,藝術追求精美,然此同時,卻常忘了純粹玩樂的童心,忘了自然、忘了自己,也忘了只要願意嘗試,隨時可以拿起手邊各種工具,天馬行空地創作。

我記得國小時,有一門「生活與倫理」課程。導師總在每週六指派我額外作業:在家將次周進度的課文插圖,照本宣科地手繪在一張圖畫紙上,隔週一導師再將這幅畫張貼在教室後面看版;週週如此。儘管我很不喜歡刻板地模仿現成圖片作畫,卻還是默默接下,一次次完成這個無趣任務。

苦不堪言的時光中,所幸也有溫馨的片段

在一次磨磨蹭蹭中,父親走過來信手拿起蠟筆,很自然地在畫紙上一邊著色、壓抹、混色,一邊告訴我:「這顏色疊上哪幾個顏色,就可以調和成妳想要的顏色。」

瞬間得到提點,仿若開竅般的經驗,是銘印甚深的私房啟蒙。於是,我開始仔細觀察父親,發現他彈起鋼琴竟也是無師自通,音階準確地自彈自唱、怡然自得。我驚豔於父親的天賦,也對人們在無所為、本性真情流露的放鬆狀態中所釋放的潛能感到驚嘆。

被迫仿效的經驗並沒有激發出我的由衷興趣,反而局限了我的想像與繪畫能力。年少時的我對幾項才藝都有著好奇與信心去嘗試,唯獨對繪畫總是感到挫折沒勁,直到接近而立之年,參加了藝術治療成長團體。

在團體中,我發現不論使用哪些媒材,進行何種形式的創作,我或團體任何成員都有各自獨特可辨識的個人印記。這現象深深令我著迷。藉由創作與作品,「獨一無二的存在」,不再是標語宣示,而是可以被體驗的真實。

自此,我仿若打開另一隻眼,飢渴地看畫展、賞畫冊、閱讀榮格心理學。不過,我仍沒有「我可以畫」的把握或固定繪畫的積極行動。

直到陪子女成長的過程中,接觸兒童繪本這個大寶庫。我注意到有些繪本使用極少文字,甚至只有圖畫,不拘媒材或創作形式,卻能夠將作者想表達的意念與情感躍然紙上,且老少讀者都能心領神會。

例如李歐.李奧尼出版逾五十年的經典童書《小藍與小黃》,簡單線條搭配鮮明色彩,故事與圖像雖然簡單卻寓意深遠。艾瑞.卡爾將近四十歲才開始為童書配插畫,童年繪畫的樂趣不斷湧現,他清楚自己要的就是這種感覺,並自1969年迄今,已創作超過七十本書籍,而今八十歲了,他還是繼續為老少孩子創作斑斕的圖畫故事;《失落的一角》作者謝爾.希爾弗斯坦,以簡練生動的線條和文字,闡述有關「完滿與缺陷」、「成長與追尋」的寓言;英國首位桂冠童書畫家終身貢獻獎得主昆汀.布萊克,以流暢如舞動般揮灑的線條色彩,在畫面上構成的旋律節奏中,即使不藉用文字,卻也道盡了滿溢的深情與幽默。

與子女共讀或獨自翻閱這些充滿童趣和創意的繪本時,我屢次被其間強烈的色彩與意象觸動而哽咽落淚而開懷大笑。當時神往不已的我依然怯步於自己不可能會畫,充其量只是愛好繪本的品賞收藏者。然而,繪者以絢麗色彩與驚人意象交織透顯的不可思議想像力與創造力,日復一日地煽惑著,我竟悄悄燃起了「我也要畫畫看」的念頭火苗。

真正重拾畫筆,其實始自不得不的生命歷程

約莫四十歲左右,我面臨了身體受傷、機能退化與認同危機的挑戰,死亡焦慮不時啃噬著我。在這多重難題的驅迫下,我再無餘裕思前想後,憑著直覺與驅力,放手讓自己開始亂畫以尋找出路。畫著畫著,那個渴慕作畫卻極不喜歡也不願臨摹他人作品的小女孩,釋放了自己,一筆一畫地重拾久違的自由。

就這樣,我業餘作畫到現在

拋開過去制式化美術教育的障礙與限制,此階段的繪畫對我而言,是毫無壓力和負擔的,既非鍛鍊技能,亦非追求畫得好不好或像不像。隨著深入探尋心靈內在,恣意奔放的心靈圖像即是我的畫作內容。意象與能量不斷湧現,我和我內在的許多部分重新交朋友,也體驗到整合與療癒的力量。與此同時,個人的繪畫風格水到渠成、了然呈現。

十多年來,我非常喜歡這個持續面對自己內在的深度旅程,親身力行的體驗,讓我在接受訓練、跨入表達性藝術治療領域後,也很享受將這方法運用在團體工作上。

這幾年在帶領直觀式歷程繪畫工作坊的經驗中,我有幸見證到每位成員在作畫過程中,透過畫筆色彩訴說著既具個人獨特性且在深層彼此相通的心靈故事。記得曾有一位事業有成的中年男性,在畫面上長時間反覆與自己對峙又妥協、趨近又遠離,逐漸穿透層層的自我設限與人格面具的阻擋,再歷經與其信仰精神力量之對質及和解,終而在畫紙上浮現襁褓時的家庭景象,以及久已不復記憶的幾位早逝至親面容,當下涕泣洶湧。

對我而言,繪畫與其他表達性藝術媒介,是發現、表達與整全自身心靈的一種實踐途徑,在這過程中,我們聆聽與回應自己、和自己相認、進一步支持並療癒自己。每一幅來自心靈深處的意象所構成的圖像,因為它的原創與真實性,自有其豐厚的美感與力量。人們在知名美術館內與藝術經典交會時,固然偶有深刻的高峰經驗,但只要願意打開深邃而視野無垠的內在心眼,更可以在生機處處的日常生活裡,時時有美好雋永的體驗。

<本文由旭立文教基金會諮商心理師 吳佩璇口述,旭立文教基金會行銷專員鄭竹霞文字整理>
<本文刊登於旭立文教基金會,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更多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最佳瀏覽器:IE9以上版本、Firefox、Chrome

Copyright © 2017 康健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