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讀者投書 部落格

林奕昕(社工師)

為什麼戒不掉!?追求快感和戒除成癮

作者:讀者投書(林奕昕(社工師))2016-12-12 00:00:00.0


作者簡介:林奕昕,土生土長的台灣人,社工師。喜歡寫作、藝術和天文地理,興趣包羅萬象,總把幫助別人當作是自己的事。有一對很忙的腳,一雙濟弱扶傾的手和一顆熱情的心。具備建設公司工務專員、NGO組織活動規劃執行、心理衛生中心電話諮商員、台北市社會局聘用社工師等經歷。人生挑戰有32天徒步環島、2000人校園畢業演唱會、直衝跳樓自殺現場、蘇迪勒颱風重創烏來救災、台南0206震災救援、22KM阿里山馬拉松。目前正準備考律師中。作品曾刊登於《人生雜誌》、The News Lens關鍵評論網。facebook粉絲專頁:歐尼斯特的天與地-Ernie's World


Between the desire and the spasm, between the potency and the existence, between the essence and the descent, falls the shadow. This is the way the world ends.在渴欲與痙攣之間,在潛在與存在之間,在本質和傳承之間,幕簾重重。這就是世界中止的方式。——T. S. Eliot(詩人 艾略特)

「白色巨塔」裡有許多麻醉藥物,這些藥物對於舒緩療程的疼痛非常重要。通常,這些藥物被鎖在平常人拿不到的機器裡,由專人領取。這些藥物來自於野地的天然麻醉劑嬰粟所提煉製成,很難想像要用什麼樣的保全系統才能保護幾畝、幾甲的嬰粟田。對於種植鴉片的地區而言,保全監控是件頭痛的問題。

在澳洲塔斯馬尼亞島(Tasmania)的主要藥用鴉片的產區中,常有癮君子偷闖。這些傢伙完全不管什麼保全攝影機,大剌剌地直接跳進圍牆內張口就吃嬰粟梗並吸食汁液。等到藥效發作後,便搖頭晃腦地到處亂跑,把作物踩得稀巴爛。有時甚至直接昏倒在嬰粟田中,直到早晨才被人抬走。偏偏根本無法對這些目無法紀的擅闖者起訴或罰款,也沒有戒毒中心能收容他們,因為這些鴉片吸食者是─小袋鼠(wallaby)

這些長相可愛的小袋鼠在一大片鮮綠色的嬰粟田前,眼神迷濛、精神恍惚,瞇眼微笑,令人看了就覺得好笑。在動物身上看起來可愛的事,一旦發生在人身上,可就不見得讓人喜愛了。我們對小動物嗑藥後的反應惹得我們啞然失笑,但如果對象換成有海洛因癮頭的小孩,肯定會讓我們吃驚。更別提對象換成無法自制的日夜吸食鴉片,將自身健康與家人拋在腦後的成年人,我們的恐懼感甚至於轉變成厭惡感。

「毒品」確實具有成癮性、濫用性以及對社會產生危害性,且影響身心。遺傳學、脆弱的大腦化學變化,以及環境觸發因子在這種成癮性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但要不要接受施打針劑、抽大麻菸,或者大口喝下馬丁尼酒,終究還是人自行決定的,至少在成癮初期是如此沒錯。

沒有藥癮的人真的很難理解這種選擇。用藥者會散盡家產、自毀前程、失去家庭、破壞人際關係。他們付出一切代價,只為了追求一時的快感,而且許多成癮的父母也會因為受不了而逃離自己的家。

教授的切身之痛

最近才聽到一位大學教授在課堂上分享自己親戚家中的「痛楚」。他無奈地表示他的表弟長期在吸毒,家中都知道,但是卻無能為力,沒有辦法處理。毒品其實是會讓人喪失理智,不認家人的。有一次,表弟的行為嚴重到讓全家人都匆匆忙忙地逃離家中,只拿了幾樣重要的物品就馬上離開家。原因是不知道這位表弟吸毒後會做出什麼樣誇張的事情。教授無奈地邊說邊搖頭,也不知道該怎麼幫,該說的都說了,該協助的都協助了。

「雖然家醜不可外揚,但是唯一處理的方式便是直接面對這件事情,也不是要大義滅親,為了家人好,這時最好通報警察來,然後透過社工高度關懷並強制勒戒。」教授語重心長地講。

「我不是要增加里長的工作,但是最好也要讓鄰里長知道,萬一發生什麼事情還可以守望相助。」這位教授補充道。

其實,毒癮在各個國家都是棘手的問題,台灣近年來藥物濫用的問題也急遽攀升,毒品問題之嚴重程度已是國內5大民怨之一。根據法務部統計資料,毒品緝獲量與毒品施用人數皆持續增加,而且毒品施用者再累犯比率趨近九成,第三級毒品(例如:K他命)濫用問題更為嚴重,吸食人數更無法估算。根據學者調查報告指出,台灣一般民眾毒品使用率佔百分之一,僅佔一般人之極少部分,然而在各大監獄中,因毒品犯案者卻佔大宗,再犯率(86.9%)高是主因,原因來自毒癮難以戒治,藥癮者為了解除身癮、心癮,無所不用其極,造成了種種的社會治安及疾病傳染問題。

給吸毒者的家人幾點建議

家有吸毒者,整個家的經濟和感情等於處在撕裂和崩盤中。而且,家人所承受的壓力不亞於吸毒者,但家人往往是另一群被忽略的受害者,苦不堪言,無處可訴,許多人認為「家醜不可外揚」,為顧及顏面有所掩飾,怕留案底不敢到醫院就診,只好轉找私人診所戒毒,結果愈戒愈窮,愈戒愈沒信心。

其實,以下幾點提供給有此困境的家屬一些參考:

一、了解背後的原因

剛發現家人或是孩子吸毒先別反應過度,首先去瞭解子女濫用何種藥物?其來源為何?吸毒的原因又是為何?如果是單純好奇,則精神科的戒斷治療並善加開導,隔離藥物來源如不良朋友,可降低再犯率。倘若吸毒的原因很複雜,涉及個人心理因素、性格問題或生活環境不良、生活際遇的挫折,則家人應求助於家庭以外的支持系統如:輔導機構、學校、精神科、勒戒所。

二、放下面子,得了裡子

為了面子而拒絕機構或社工的介入,只會讓事情更加惡化,因為家庭很難獨立幫助戒毒者。而別人不會因為協助你們而輕視或否認你們過去的努力。

三、吸毒者大多來自「問題家庭」

我們可以說健全的家庭很少發現孩子有吸毒問題。例如:破碎家庭、單親家庭、冷淡或衝突的家庭、犯罪的家庭。當然在吸毒問題日趨普遍的趨勢下,不少吸毒者也來自家庭良好、背景單純的家庭,請捫心自問:自己的家庭是怎樣的家庭?請先不要急於否認,也許回過頭想想自己的家庭該得幾分呢?

夫妻感情好嗎?親子關係如何?教育方式恰當嗎?孩子的性格是如何被塑造的?若要讓戒毒者回到正常生活時,能否有一健全穩定的家?在這並無意加深吸毒者家屬的罪惡感、虧欠感及其他心理負擔,因為有很多家庭背負著委屈仍用極大的愛來照顧家中的浪子,而有部份的家庭確實需要調整家人關係,甚至需接受家族治療及家庭輔導以配合戒毒者的重生。多數吸毒者的親子關係是與父親較疏離,母親則又非常涉入承擔吸毒者一切責任,真是苦了養育長大的母親,而吸毒者的依賴心愈來愈重,責任感愈來愈差。但也因為有些案例因為家人的忍耐和關懷,有些浪子幸運地回頭。

四、毒品的心理依賴甚於生理

表面上,吸毒者在醫療院所已戒斷毒癮,但對毒品的心理依賴尚存,仍會無法自制想再吸毒,所以戒毒是漫長的一條路,心理依賴的戒癮需要心理輔導、諮商、甚至改善環境,並且長久地慢慢重建戒毒者的性格與觀念,中途常一再失敗,但再犯不表示永遠的失敗,家屬要有心理準備。尤其在戒毒村需一年半的時間,初期身體漸康復且精神良好並不代表已戒毒成功,那只是表面上的穩定,家屬不要急於催促戒毒者回家工作,不要捨不得讓他付上一些時間的代價,在這方面家屬要有共識多點耐心讓家人戒掉「心」毒。

五、不要貼標籤

不要給戒毒者貼上一輩子的「標籤」,「標籤」就是對人的刻板印象。當您的家人或孩子戒完毒回到家裡,滿心希望有新的開始,家人可能又會重回過去的擔心、緊張、懷疑,有時甚至會開始數落以前的過往,心理很難信任戒毒者。家人的不信任是自然的反應,但剛戒完毒的人既敏感又容易受傷,自我不夠剛強時通不過這道考驗,一氣之下又會自暴自棄,「戒了也是這樣,乾脆再去吸給你們看!」家屬可以多觀察和注意,不必急於干涉,不妨試著「信任」,讓戒毒者慢慢顯出他的改變。

戒毒其實不能急,應照著所學到的方法按部就班,因此戒毒者不要急於表現給家人肯定,否則患得患失,而家人也不要一下子斷定或推翻家人或孩子的努力。

從動物行為來看成癮的原因

毒品,造成全球數百萬人吸食、施打、狂嗑的化學物質,不僅威力強勁,讓人無法自拔也無所不在。目前,日新月異的腦科學和腦造影儀器的進步,已明確將成癮視為一種心理和大腦疾病,但卻依然令人有所困惑。

為什麼有些成癮者無法對毒品「說不」?難道所謂的「斷不了」、「戒不掉」只是一種藉口嗎?自然界中只有人類會成癮嗎?

由於成癮是身心靈的激烈戰爭,感覺上似乎是人類獨有的現象,但是,觀看自然界,事實上我們人類並不孤單,動物王國也是如此。了解到底是什麼驅使動物吸食藥物,可以幫助我們更了解成癮狀況背後的原因。

加拿大洛磯山脈的大角羊會攀上懸崖,尋找一種能讓牠們心醉神馳的地衣,甚至於為了把地衣從岩石表面刮下來,會將自己的牙齒磨短到近牙齦處。亞洲鴉片產區的裡的水牛跟塔斯馬尼亞的小袋鼠一樣,每天都會品嘗少量的嬰粟子,等到嬰粟花終了,就會顯現出戒毒過程中會有的不適反應。生活在西馬來西亞的Segari Melintang雨林中的筆尾樹鼩(學名Ptilocercus lowii),喜愛發酵的巴登棕櫚花蜜遠勝過其他食物。這種發酵飲品的酒精濃度與啤酒不相上下(3.8%);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黃連雀(Bohemian waxwing)有時也會大吃大嚼具有天然酒精成分的花楸漿果(Rowan Berry),然後在飛行中失速跌進雪堆中凍死。

在美國西部,放牧的牛馬吃到某種植物後喪失方向感、腿軟或遠離其他動物,甚至突然變得暴躁,牧人會立刻懷疑那是瘋草(Locoweed)造成的。這種植物會造成動物精神錯亂或大腦損傷。甚至於瘋草還會為牧人帶來另一項頭痛的問題。只要一隻動物吃了瘋草,就會影響到其他動物仿效,所以牧人要努力從成群的牲畜當中揪出「害群之馬」,才能避免其他因為吃瘋草的行為擴散開來。在其他的實驗中,蜜蜂服用了古柯鹼後,會「飛舞」得更活潑;蜘蛛吃了從大麻到苯甲胺(Benzedrine)等各式藥物後,所織的蜘蛛網不是過度精細複雜就是無法發揮作用;雄果蠅吃了含有酒精飲料的食物會變得性欲極強烈。這也許是因為乙醇會干擾牠們的生殖信號機制。就連線蟲也會因為暴露在相當於能使哺乳動物酒醉的酒精濃度下而使移動速度減緩,雌蟲喝醉時則產下的卵數量會減少。

這種成癮現象遍及整個動物世界,人類其實不孤單。而且證據顯示不僅限於大腦高度發達的哺乳動物,不同動物對這些成癮藥物的反應儘管不一致,但卻是非常類似的。無論藥物作用在齧齒動物、爬蟲動物還是鳥類,我們都能看到類似的效果。這表示幾件事,首先,動物與人類的身體和大腦演化出特定管道,以應對大自然中多數威力強大的藥物。這些管道叫做「受體」,位於細胞表面的專門通道,能讓化學分子進入細胞內。例如,鴉片受體不只存在人身上,也能在地球最古老的魚類身上找到,甚至於兩棲動物和昆蟲也都有鴉片受體。科學家已在鳥類、兩棲動物、魚類、哺乳動物…等身上發現大麻素(cannabinoid,大麻中的麻醉物質)受體。也就是說這些化學物質在我們身上都有,而扮演著讓我們活下來的機制。

我們身上的化學物質調節機制存放了微小含量的天然麻藥,包括:讓時間靜止的類鴉片、讓現實轉速加快的多巴胺(dopamine)、讓人我界線變模糊的催產素、讓胃口大開的大麻素,還有許多未被辨識出來。而轉開這些化學物質的關鍵就是必須做出某個行為,只要做出特定行為,就能得到一次暢快感。例如:搜尋食物、追蹤獵物、儲備糧食、尋覓並找出合適的交配對象、築巢,這些全都是能大幅提升動物的生存機率。人類則有一套類似的維生活動,只不過是不同的名詞,像是:購物、累積財富、約會、找房子、裝潢房屋、烹飪。

的確,只要仔細觀察人類與其他動物進行的活動,就會發現他們全都與特定化學物質釋放量的增多有關。對於人類而言,尋求安全也能啟動這些化學物質。當你在醫院聽見醫師說腫瘤切片的檢查結果是良性的,或是晚上幽暗的巷道上有人走在你背後,讓你緊張的那個人終於轉進另一條路時,你會感覺到自己鬆了一大口氣。那種輕鬆感其實就是有種化學物質在大腦中被啟動了。

除了鴉片和多巴胺,還有許多化學物質經常在我們的身體和大腦中運作。在眾多化學物質當中,大麻素、催產素和麩胺酸(glutamate)創造出一套正面與負面感覺同時存在的複雜系統。這種不合諧的化學傳導正是情緒的基礎,而情緒會創造動機並驅動行為發生。人類的感覺,威力強大到足以發射太空船到宇宙探詢,建造萬里長城以抵禦外敵、全球各地陸續建造超高大廈,一棟比一棟還高。這些是我們與其他動物共有的「生存迴路」中逐漸形成的。換句話說,人類的情緒之所以能展現出今日的樣貌,是因為這些基本的化學物質有助於我們的動物祖先存活下來並繁衍後代。

事情是一體兩面的,而這正是毒品為何能如此粗暴地使生命脫離常軌的原因。吸食或注射麻醉藥物,其劑量與濃度遠遠超過我們身體原本設定的上限,徹底摧毀了百萬年來仔細校準的內在系統。這些物質全然不顧我們內建的自動機制,跳過了動物在身心溢出化學物質的設定。根據研究精神疾患的專家寫道,「濫用藥物會在大腦中創造出一個訊號,錯誤地顯示已達成某個龐大的健康利益。」換言之,藥品和毒品會提供一條偽造的通道以快速獲得報償。那快感原本是我們做某些有益的事情時才能感受到。(不過,現今的毒品,例如浴鹽,反而會讓人產生幻覺及恐怖感,也就是心神喪失,並產生強烈的攻擊性,據說是無法預期的行為。)

其實,這是了解成癮的關鍵!借用外來物質的力量後,我們不再做某些必需動作(如飲食、逃離、社交或防衛保護),就能直接得到報償。這些外來的化學物質直接提供大腦錯誤訊號,讓大腦誤以為完成了,但現實上什麼也沒有改變。當你只要吸一口海洛因,就能達到更強烈的報償狀態,人們還需要再去做其他的事嗎?當一兩杯威士忌就能哄騙大腦,讓大腦相信已經完成某種社會連結,又何必在辦公室派對上忍受半小時尷尬的閒話家常呢?

如此看來,我們就可以理解為什麼成癮者會放棄日常生活中的事情、停止動作,或是變得越來越瘦,因為那些成癮藥物告訴使用者的大腦已達成目標。大腦因為外來的刺激物已經無法分辨到底是與某個值得信賴的朋友對談後的結果。或者,分辨不出哪個多巴胺分子究竟是來自古柯鹼,還是在限期內完成一件困難的專案。毒品很成功地模仿了這些感覺,讓大腦誤以為已經做了那些事。

依循這套神經生物學,我們可以將賭博類推到是屬於極致的搜尋糧食,只不過將食物換成了金錢報酬。雖然實務與金錢本身就是種報酬。但真正的「甜頭」(也就是讓人成癮的部分)是尋找與冒險背後連動的神經化學物質。行為會帶來報酬,而這種報酬會創造出癮頭,一如外來的化學物質。

科技產品成癮也是如此,像是打電動、上網、滑手機,還有VR等科技產品要量產。我們的智慧型手機、臉書、推特或是微博,完全結合了自然界動物競相求生時最重要的幾件事:認同、社會連結、配對的機會,以及有關掠食者威脅的訊息。不過就像毒品一樣,這些科技產品讓你我不需要工作就能得到快感,我們不需要找到實際的資源,臉書頁面上的「讚」,就能得到像一劑多巴胺的注射,人們也不需要忍受真實人群帶來的不便,就能得到隸屬於群體的那種愉悅感受。

異質性對成癮的啟示

異質性(Heterogeneity),生物學術語。簡單來說,就是群體內的差異性。在成癮上代表著每個生物個體對每一種化學物質的反應會有些微的不同。也就是說,你讓一百個人接觸某種致癌物質,他們不會全都罹患癌症,讓一百隻動物接觸某種化學物質,牠們不會從此全都對它上癮,也只有少部分的小袋鼠會躍過圍籬吸食嬰粟汁液,毒品亦復如是。

有大量的國外研究文獻支持「遺傳是否容易造成成癮」這個觀點。環境因子(從我們待在母親子宮時的環境到我們吃什麼食物、我們遇見什麼樣的病原體)也在誰會變成成癮者這件事情上扮演著關鍵的角色。對科學家而言,事情變得越來越清楚:你吃什麼、住哪裡、做什麼工作,甚至於是被如何教導的,全都能改變你的基因表現。新興的遺傳學領域考慮的是,當個人遺傳密碼遇上真實世界會對遺傳密碼帶來什麼影響?它說明了為何先天與後天並非涇渭分明,而是一段永無休止的回饋迴路。

天生的基因會讓某個高二學生天生較容易對酒精或藥物成癮,可是,他遇見那些化學分子的時間和情況會創造出不同的遺傳效果。舉例來說,也許對某個青少年來說,某個球賽結束後的週五夜晚首次接觸到大麻,這是他開始未來可能成癮的入門藥品。但對那個青少年的摯友而言,那一口大麻菸不過是在朋友家中尋常聚會的某個片刻,是在往後長大回憶時的一件蠢事。相同的派對以及相同的藥物,卻發展出不同的生命結局。假如這兩個青少年在成年後或更年幼時遇上那種麻醉物質,結果又不一樣了。

異質性讓有些動物能夠享受麻醉物質帶來的愉悅感卻沒有明顯的不良反應,人類也是。但無論人類或動物的研究數據顯示,第一次接觸外界麻醉藥物的年紀越輕,就越可能在未來對那種藥物成癮,而且容易受其影響。

如何防止成癮症狀

學者和專家都呼籲,由於青春期的孩子大腦具有高度的可塑性,如果這時在大腦發展時注入大量外來物質到體內,可能會造成終身影響,並且會影響身心的耐受程度及反應的敏感程度。「延遲第一次使用藥物的年紀,能有效防止成癮!」越早使用麻醉藥物,則容易增加未來成癮的風險。

對於父母而言,聰明的做法就是努力延遲孩子第一次接觸那些化學物質的時間,同時教導他們透過自然的方法獲得那些化學報償,比方運動、從事身心的競賽,或無害的冒險行為。(登山、表演…等。)

無論是深夜狂歡者或動物,醉醺醺的狀態可能導致於悲劇發生。發生在人身上,可能就跟許多事故、自殺、殺人及意外有關。在野外,喝醉的動物得面對較大的死亡風險,增加被掠食者獵食的可能性。不過,大自然有一套戒酒配套措施。在野外,取用植物等其他食物來源,會受到季節、天氣、競爭及其他許多因素影響。這些現象會自動減少這些物質的取用量,不至於陷入成癮。

對於成癮者而言,藥物濫用者可以學習從事健康的行為,得到過去從酒瓶、藥丸或針劑中尋找同樣良好的感覺。(包括參與社交、建立友誼、運動、事先計畫及懷抱目標),就會發現他們全都是某套古老調節系統的一部分,而這系統會少量分泌及觸發體內的神經化學報償。

弔詭的是,對抗成癮的其中一種方法,就是利用另一個癮。像是努力工作、讓生命活得有價值,取代倚賴極度人工精煉的藥物。肉體勞動與運動會釋放腦內啡;在競爭與商業活動中,健康的競爭與風險會讓腎上腺素湧現;規劃、執行,終於吃到一頓大餐的精心期待;加入真正的社交團體會讓類鴉片湧現;還有幫助他人會帶來溫暖的滿足感。

話說回來,假設發現家人或自己的孩子有吸毒的狀況,可先行撥打戒毒專線0800-770-885(請請您,幫幫我)求助,毒品危害防制中心除了在電話中提供諮詢協助、與家屬共同討論如何面對施用毒品的家人外,也有個案管理師協助引進輔導及醫療資源,並結合該地的社會局的力量辦理成癮者家屬支持團體,讓家人或孩子早日遠離毒品。

最重要的是,家屬溫暖的支持力往往是拉回成癮者最重要的力量。

《延伸閱讀》推薦YouTube相關影片
1.成癮Addiction
2.為什麼毒品戰爭會遭致巨大失敗?Why The War on Drugs Is a Huge Failure

〈參考資料〉
1.共病時代:醫師、獸醫師、生態學家如何合力對抗新世代的健康難題
Barbara Natterson-Horowitz ,Kathryn Bowers 著 臉譜出版社
2.如何面對吸毒的孩子
3.法務部 無毒家園網
4.藥物濫用預防介入策略及成效之比較研究(2010) 國立中正大學 鄭瑞隆教授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更多服務

讀者服務專線:886-2-2662-0332 服務時間:週一~週五:9:00~17:30 最佳瀏覽器:IE9以上版本、Firefox、Chrome

Copyright © 2017 康健雜誌.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禁止擅自轉貼節錄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