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

黃軒 部落格

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胸腔內科專科醫師

聽見病人內心深處的吶喊:「我想安樂死!」

作者:黃軒(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胸腔內科專科醫師)2016-12-08 00:00:00.0



我至愛的病人:

當你把所有家人支開,只為了想跟我私下說一句話:「醫生,我不想活了,我能安樂死嗎?」

我知道這句話,是你身為病人內心深處思考很久的,來自內心深處的吶喊,若是忽然說出來,是多麼怕人,會嚇死身邊許多人;而對於我,你不是我第一個如此表達的病人,我不會像一般人直接叫你「不要想太多」、「不會的」,用一些搪塞的話強制壓抑你的內心話,我坐在床邊問:「怎麼說呢?」你開始憂慮泣訴。

這些年,出入醫院比出入餐廳更頻繁,你淚珠崩潰,在我面前哭:「我的肺纖維化,每次你們醫生都說我會好,但是這5年我從可以走動,到不太想走動,而現在我只能坐著不能動,我知道我的病已經不能恢復了,為什麼醫生和家人一直在暪騙我呢?」我深深感受到你的哭泣聲含了幾許的憤怒啊!

才說完這句激動的話,你已開始有點喘了,我幫你戴上氧氣導管,因為身為胸腔內科專家,我比任何人更了解,更能感受到缺氧的窒息感的恐懼,而這卻是你這幾年不斷嘗受到的。只聽你深深嘆氣:「我身邊的人只在乎儀器上的氧氣濃度數字好不好,而沒有在乎我的恐懼深不深?我好害怕,好害怕,因為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又被送來醫院繼續一再凌遲,所以才求醫生讓我安樂死。」

病人不到末期,醫師不能不救

我至愛的病人,你那天內心深處的吶喊,在我內心深處卻是滿滿的愧歉,我真的不能執行安樂死啊!現存的法律,只允許醫師對末期病患執行所謂的「不施行心肺復甦術」,也就是說等你進入末期階段,我才能執行,也是一般人說的「放棄急救」這個措施。

你知道要符合安寧緩和醫療的必要條件是「末期病人」,而這是有規定,而不是由一般人自行認定嚴重就是嚴重、躺在床上的全部都是植物人等等非常主觀的認定,而其定義就是要經過2位專科醫師認定是「罹患嚴重傷病,經醫師診斷認為不可治癒,且有醫學上之證據,近期內病程進行至死亡已不可避免者。」然而在此定義下,大部分植物人、漸凍人、長期臥床的腦中風病人,和以呼吸器維生的病人,並非屬「末期病人」。因為在適當治療下,這些人的餘命依舊會有數年之久。所以這些人如果沒有進入末期階段,我們是得依醫療法規定不能放棄他們的生命啊!

我至愛的病人,去年當你在我眼前閉上眼睛的那一天,卻有一個好消息,當天報紙幾乎全以首版大篇幅報導台灣通過「病人自主權利法」,此法適用5種臨床病人,包括末期病人、處於不可逆轉的昏迷狀況、永久植物人狀態、極重度失智、病人疾病狀況或痛苦難以忍受、疾病無法治癒且依當時醫療水準無其他合適解決方法的情形。我真的高興,想要給你知道,也許你的條件會是主管機關公告的「病人疾病狀況或痛苦難以忍受、疾病無法治癒且依當時醫療水準無其他合適解決方法的情形」,不過也還得等待3年後法律正式施行,才有機會適用。

很對不起,即使當時你還在人世間,我依舊依法是不能執行安樂死的,因為「病人自主權利法」本來就是保障病人不被加工延長死亡,而不是直接以人工方式縮短生命。這兩者完全不同,你懂嗎?

死亡,常常不是一個人的事

告訴你一個真實故事,我有一位醫生前輩,自行為父親簽下「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父親善終往生,但是已經過了15年了,家人沒有一個人原諒他,至今依舊冷戰。他偷偷流淚告訴我,他永遠想不到,家人至今未理解父親躺在床上的病情。這說明,關於死亡這件事,不是病人一個人一廂情願就可以,也不是你一個人說了就算,原來對於自己要死亡,應是全家人的事呢!

而更為難的是:民眾常常經歷親人朋友死亡,自己卻不一定準備好迎接死亡!我至愛的病人,只有你疾病纏身,眼見身體一天一天逐漸無力、反覆進出醫院,感覺往往最強烈,有如你一樣才有勇氣說出,內心是多渴望安樂死。但又必須要緊緊鎖入內心,不敢與親人朋友說,即使鼓起勇氣說了,大家依舊用一些安慰的話,搪塞你對生命最後的希望,不是嗎!

我至愛的病人,其實我很感動,也很感激你對我說出內心深處的掙扎,因為我知道,有一天我也會是病人,也會是用生命表達內心情感的病人,只是期盼能換來對未來病人更好的生命價值,而我至愛的病人,我相信,我會和你再相聚,再重新分享內心深處的話。重相逢的那一刻,你我會等太久嗎?

黃軒
合十期待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