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驛站

人生驛站 部落格

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 會訊/鄭安安

陪伴,心靈深度的探險

作者:人生驛站(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 會訊/鄭安安)2016-06-17 00:00:00.0
陪伴,是與他人一起進入心靈深處探險,而非肩負共同走出幽谷的責任。~AlanD.Wolfelt~

作為臨床心理師,我的專長在兒童復健心理領域,癌症末期病患對我而言相對陌生;該如何陪伴癌症病童及其家庭走完最後一哩路?在接到這照會單後,不禁陷入思索。



18歲阿綸正為考上大學興奮之際,卻被診斷出癌症腹膜轉移併發腹膜炎,醫師評估病情及預後並不樂觀;但,阿綸對自己即將展開的人生還有無限盼望,父親也對治療抱持高度期待,因而治療團隊照會臨床心理師,希望協助個案心理調適。

第一次到病房和阿綸會談,父親數落起阿綸一向不良的飲食習慣及貪懶的生活方式;可以看出,從年輕時就腳踏實地打拚的父親,自我要求甚高;「遇到了,就面對」、「欲除煩惱須無我,各有前因莫羨人」,他強抑傷心,要求阿綸堅強面對罹病的事實。

病榻上的阿綸已十分虛弱,卻忿恨不平地詰問:「為什麼在這時候生病?」、「為什麼檢查出來是惡性的?若是良性的,切除就好了!」他對父親的要求不以為然,賭氣地說:「反正我就是不成材、沒用!」、「乾脆閉上眼睛、不要再睜開,這樣就可以重新來過!」

我能同理阿綸生氣、難過的情緒,很好奇:如果不是這場病,他的志向和興趣是什麼呢?阿綸談起自己最愛吃美食、看動漫,也曾想過要當律師或醫師,但,這一切已不可能了,「在夢裡實現吧!」父親這時聽出了孩子的挫折和絕望,態度頓時鬆動了,本來看似衝突的父子對話,嚴父態度開始放軟:「我說我的,要聽就聽,你走想走的路吧!」

再次進到病房時,阿綸正在休息,父親提起前次會談阿綸在說出了心裡的話之後,當晚果然好睡多了。這次他卸下嚴父的角色,誇起阿綸從小記憶力好、成績不錯,沒遇過什麼挫折,沒想到,第一次面對的,卻是如此嚴峻的考驗。

幾次會談後,我擔心強調要堅強面對的阿綸父親,終有一天無法承受喪子的失落;這時,他自承從我第一次訪視起,他就有預感:自己遲早會失去愛子。他跟醫師及病友討論化療結果,「最壞的情況就是看不到人了,就這樣!」他強忍疲累及傷痛,語氣依舊堅定,「孩子是父母心頭上的一塊肉」,即使希望渺茫,父母守護孩子的決心,到最後一刻也不會動搖。

對於阿綸父子的情況,我深覺感傷且無能為力,望著廊外的枝枒在風的吹拂下顫動,樹葉最終仍飄了下來。「該如何陪伴兒癌病患及家庭走這一段路,讓他們不致太過憂傷?」,這個問題始終縈繞心中,卻找不到答案。

於是,我試著在陪伴過程中,改變一向快速、忙碌的步調,放慢腳步,嘗試去傾聽、去了解。我能充分同理阿綸及父母面對病魔,身、心所受的苦,也趁著阿綸還有力氣表達時,鼓勵他們坦誠地溝通。

阿綸在過世前兩天,藝術治療師引導阿綸向父親道謝及道愛,聽到阿綸說出:「多謝您的照顧」時,這位鐵漢父親頓時老淚縱橫,他自剖:「看著兒子的形體一點一點地消失,那樣的痛楚,銷魂蝕骨。」我們也為之鼻酸。


備受推崇北美悲傷教育學者愛倫‧沃福特(AlanD.Wolfelt)曾以這樣的詩句,為「陪伴」做了貼切的描述:

「陪伴」是保持靜止,而非急著前行;是發現沉默的奧妙,而非用言語填滿每一痛苦的片刻;
是用心傾聽、而非用腦分析;是見證他人的掙扎歷程,非指導他們脫離掙扎;是出席他人的痛苦,而非加強秩序與邏輯;與另一個人一起進入心靈深處探險,而非肩負走出幽谷的責任。

感謝阿綸及家人用他們的生命故事,帶領我體會陪伴這門功課的重要,讓我更加堅定地在這條路上探問並學習。

(作者為臺大醫院臨床心理中心臨床心理師)

(*本文原文《陪伴,心靈深度的探險》刊登於安寧照顧基金會,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