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秀丹

陳秀丹 部落格

陽明附醫內科加護病房主任

我的父親思想走在醫師之前,為何醫師不尊重?

作者:陳秀丹(陽明附醫內科加護病房主任)2016-03-31 00:00:00.0


好久沒提筆寫文章了,今年 3月11日在一場演講後,一位與會者的眼淚讓我不得不再提筆,希望不要再有類似的憾事發生。

這位朋友的父親得了胰臟癌末期,老先生住進台北一家醫學中心,住院數日後,他好想回家,醫師說:「您回家,怎麼照顧呀?」家人聽了,當下很茫然,也不知道老先生如果回家會發生什麼事,當下就勸老先生聽醫師的話繼續住在醫院治療。緊接著,老先生噁心、食慾不佳,無法進食,醫師說要挿鼻胃管,老先生拒絕,醫師說:「如果不挿鼻胃管,沒有營養,這樣怎麼可以呢?」病人只好默默接受。

老先生身上的血管很細,加上長時間打點滴,能使用的血管愈來愈少,每次要換打針處,就成了老先生和醫護人員頭痛的大事,因為經常要試個兩、三針才能打上。每次發燒,醫師就幫他抽血做一堆檢查,即使半夜也是如此。抗生素一直換,甚至換到最後一線的抗生素萬古黴素(Vancomycin),通常用來治療所有抗生素均無效的嚴重感染。病人一直表達想回家的意願,但醫師都向病人和家屬說:「這樣怎麼回家!回家怎麼照顧呢!」

老先生病人受不了這樣的折磨,他告訴家人:「我不怕死,只怕痛,只怕無法活著回到家。」

女兒看到病人的痛苦,深知醫療只是拖延死亡的時間,持續的發燒,不只是感染的問題而已,腫瘤本身也會造成。但每次向醫師提出不要再打抗生素的請求時,醫師用很訝異的眼神望著她,好像這種請求很不人道似的。即便後來主治醫師說會儘量少打針、少抽血,但值班醫師依然按照一般醫療常規,發燒就抽血檢查、照像、換抗生素。

在幾次的溝通後,家屬氣憤地在醫師提供的病歷紙上寫下-病人與家屬拒絕使用抗生素。這位病人在這家醫院住了一個多月後死亡,醫療過程中的不適與無法回家的痛,造成了病人與家屬永遠的遺憾。

這位朋友哭著訴說這段往事,她說:「我的父親思想走在醫師之前,我的思想走在醫師之前,為何醫師不尊重、不接受我們的想法?痛苦的是我們呀!」天呀!她的父親已離開人間三年多,而她提起這件事,竟然是痛哭,我深信她所經歷的痛,非比尋常。

在那當下,我不好意思深入詢問這位朋友當時其他家人所持的想法是什麼?為何不堅持讓老父親早點回家?不過我答應她會將她父親的故事寫下來,好讓其他人的父親少受許多苦。

病人是醫療的主要對象,病人所受的苦,無人能取代,當病人已臨近生命終了,為何不尊重病人的自主權,讓他回家?為何還要繼續為他做一些無實質意義的檢查、治療與強迫灌食呢!這點,醫界與社會大眾都需要被教育。

去年七月,門診來了一位前列腺癌患者,他說他在前兩個月被告知肺部有異常,醫師建議他進一步抽胸水檢查,但他拒絕。六月份時全家到日本黑部立山旅行,很開心,之所以會來醫院找我,是因為會喘了,無法平躺睡覺,而他依舊表示絕不抽胸水。我建議他住院數日調整嗎啡劑量,結果他只住三天,就開心的帶著嗎啡回家進行安寧居家照護了。安寧團隊為他準備了一台氧氣製造機在家使用,回家兩星期後很安詳往生。他的兒子是位牙科醫師,他說他的父親是一路玩到掛,對於父親的死亡,家人都很安心。

一樣是生命末期,為何結果差這麼多!尊重病人的想法,支持生命末期在家照顧,不做過度的醫療,我相信一定可以減少許多不必要的痛苦,家屬也可以早點走出傷痛。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迴響列表Message
  • bobobear2016-04-02 23:45:40.0

    我非常認同你的看法 因為我父親也是治療到最後一秒 痛苦的走完他的人生...... 檢 舉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