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驛站

人生驛站 部落格

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 會訊/羅惠群

人生的九局下半

作者:人生驛站(台灣安寧照顧基金會 會訊/羅惠群)2016-02-26 00:00:00.0


跟病魔對抗的九局下半已經結束,這次沒有輸贏、沒有痛苦,只有你 ─ 努力到最後一刻的勇者。

一個春天午後, 走進病房時, 一眼瞥見五十幾歲的吳先生獨自默坐在落地窗前;他闔起眼,看來相當疲憊;我跟吳先生的姊姊揮揮手,在吳先生對面坐了下來,靜靜陪他一會兒。

望著他皮包骨的身形, 很難想像他曾是個體格健壯、征戰無數的棒球員。罹患肝癌後,體重一下從原本七十五公斤降至四十幾公斤,讓身高一八五的他看來更為消瘦,凹陷的臉頰,凸顯了高聳的鼻梁,由於肝功能衰退,常感覺疲倦、噁心、食慾不振,體重至今仍未止滑,轉移肺部的癌細胞逐漸侵蝕呼吸功能,講幾句話就得停下來, 喘息一會兒; 不過,最讓吳先生受苦的,還是太瘦了,尾椎少了肌肉包覆, 坐立都讓他感到刺痛難安, 須不斷調整姿勢。

猶記得第一次見面時, 他即熱情地招呼我,並請在旁陪伴的姊姊為我倒茶;一聽說我是心理師,打過棒球,共同興趣讓我們很快連結起來。吳先生打開話匣子,敘述過往盃賽豐功偉業及帶領球隊的辛苦。這些故事讓我順利地進入他的生命歷程,而這些經過挑選及整理的故事,便是他即將抵達生命終點時,率先想到的重要事件吧?這也應是他人生中感覺最榮耀的「勳章」。了解他需要被聽見、被認同,如同在生命最後時刻擦亮這些「勳章」,而我聽懂他的專業棒球術語,在對話中可激起更多火花,他就聊得更開懷了,不斷分享他的棒球運動上的經驗。

「勳章」背後 付出許多代價

當然,「勳章」背後必然有所犧牲,對吳先生來說,婚姻及家庭就是生命中的失落與悲傷。由於他把精神投注在棒球上,忽略了家庭的需要,疏忽了為人夫與為人父責任,也因而失去了婚姻價值、孩子成長及家庭的溫暖。這些隱藏的苦痛在最後時刻一一浮現,雖然他未明說,但提及家人,吳先生憔悴的面容立刻浮現哀傷與無奈。

一次,在他休息時,與他姊姊交談得知,吳先生個性海派、不喜歡受拘束,因而很少承擔家庭責任;前妻無奈擔起子女教養重任,並選擇離婚。後來偶然機緣,與其前妻談上話,她表示雖然曾有諸多不滿與怨懟,但是看到他現在的病況仍十分難過,往日的怨恨也一筆勾消。前妻最感遺憾的是,吳先生跟一對兒女的感情十分疏遠;孩子儘管得知爸爸生病了,卻不願意多陪伴,吳先生也因而對自己未能克盡父親責任而感十分內疚。

棒球 生命意義所繫

最後一次跟吳先生談話時, 特意帶一顆當年在美國讀書時比賽用的棒球,那時他的身體狀況已變差了,意識有些混亂,無法清楚對談; 但當我將棒球放在他手心, 問他跟台灣棒球有何不同時,吳先生握了握縫線、試拋一下、掂掂重量, 便答說有差, 眼神閃過一絲光芒。後來聽吳姊姊轉述,一直到吳先生過世前,他還經常把玩那顆球,可見棒球對他生命的意義。

由於我在安寧病房屬於支援性服務,每次接觸病人後,儘管心中掛念,卻不知道下一次到病房能否再相見。吳先生是我在安寧領域第一次建立較長期關係的案主,雙方連結較深,也讓我特別記掛;即使吳先生到了後期因施打鎮靜類藥物,陷於長時間昏睡,我仍經常擔心錯過他臨終前的告別。那天病房團隊巡房結束後下樓梯,正好看見一樓病房自動門開啟,病床被推往安息室; 一看, 竟是吳先生及他姊姊、前妻,我默默站在一旁,目送他們搭電梯至二樓,在心裡對他說:「吳大哥,辛苦了,好好休息吧!」內心十分感謝冥冥中讓我有這樣的機緣和他告別。

「棒球比賽不到九局下半最後一個出局,你永遠不知道誰輸誰贏。」吳大哥,跟病魔對抗的九局下半已經結束,這次沒有輸贏、沒有痛苦,只有你,努力到最後一刻的勇者。

(本文為保護案主隱私,資訊皆已模糊化。)

<本文作者為馬偕醫院協談中心諮商心理師 羅惠群>

(*本文原文《人生的九局下半》刊登於安寧照顧基金會,授權康健雜誌使用。)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