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

黃軒 部落格

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

天公不疼美女嗎?

作者:黃軒(台中慈濟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2015-08-06 00:00:00.0


初次見到雲時她才35歲,臺灣畢業後,就馬上到上海一人闖天下。

她從年輕的小模特兒開始做起,十年後靠自己打拼,終於坐上公司主管位子,那時她才32歳而已呢,廣告模特兒的年輕領導風格,令她意氣風發,而這些美好時光,很快的被肺癌病魔硬生生從職涯最高點拉下來了,促使她回來台灣。

雲剛剛回台灣時,可以從眼神和語調上得知她有多麼不相信、和不服氣:「不可能是我,因為我還年輕,不是嗎?……黃醫師,這診斷有錯誤吧?」

「我還有很多心願沒有完成……這樣太不公平了吧?」甚至就在我診間,數度失聲流淚:「為什麼會是我?為什麼會是我?」這些一般人得癌後的否認期情緒反應。

過了不久,雲不只抗癌,還會到處去鼓勵癌友如何面對癌症,甚至面對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分手,她都坦然面對;雲常說:「這3年抗癌的現實生活磨練,比過去30年歲月磨練出來的心志還更堅強!更堅強!」

堅強!真的她好堅強,巿面上該用的抗癌藥物,我已全用完了,只能眼睜睜看雲身上的腫瘤,一會兒跑到全身骨頭、一會兒跑到對側肺。對於癌細胞,雲如此形容:「看得到、捉不到、打不到!,如年輕時自己所謂的夢想,也是一模一樣。唉!只是年輕時夢想達不到、是不會要人命的;而這,隨時要我的命!」我聼了好心疼,但又如何呢?

那天,我才忙碌完加護病房處置,就汗流浹背的趕往另一棟醫院,因為雲剛剛才從急診入院到另一棟大樓的安寧病房,我需趕快去看雲,聽說她好喘、好喘。

走入病房我額頭還在流汗,其實雲的額頭也冒著冷汗,只是她比我嚴重多了,那凹陷的眼眶、消瘦輪廓、乾裂嘴唇、突出大大雙眼,眼神中透露少許的焦慮,此時,氧氣面罩正在她鼻子上頭大量的供應她氧氣,我馬上囑一些用藥來緩解她因呼吸困難而帶來的坐立不安情緒,我手指示意她休息:「不可以說話30分鐘,等等這些處置和用藥發揮作用,妳就會舒服多了。」雲微笑點頭,我知道她相信我說的。

是呀!醫師和病患,本來是靠相信來維持戰鬥能量的,我和雲這3年都如此彼此信任,過了一小時後,我又走回來看雲,一入病房,就見雲一人已經專注在梳理自己頭髮,我稍微出聲示意我到了,雲就轉身苦笑:「黃醫師,原來喘到快要死掉的感覺是這樣?」我苦笑:「妳嚐過了,卻又被我打斷了。」雲深深吸了一口氣:「天公不疼美女嗎?」我疑惑看著她,雲一邊化妝、一邊微笑繼續說:「剛剛我被自己喘的樣子嚇到了,原來瀕死邊緣是如此恐怖的,天公一定不疼美女,我的妝才一糊掉,臉色就變很難看了,變很醜、天公大概嚇到,才又把我送還給黃醫師了!」

啊!女為悦己者容,年輕的雲,也就是愛美,每次一定要打扮美美的;尤其當雲每次和我分享她在上海工作的一切,影像中的美女,和現在的雲長相是落差很大:憔悴、蒼白到無血絲顏色,她卻很技巧的用化妝把紅頰均勻分布,有次竟也戴上一頂假長髪飄逸走著,護理人員還問:「夏天弄這頭髮,不會熱嗎?」,妳轉身對我説:「打扮漂亮,美麗得靠自己用心經營呀!」

現實是殘酷的,但真的也得用心經營面對,尤其是自己的生死大事。

依舊記得那天是八月十五晚上,我剛處理完一個重症患者,才走出醫院準備回家,手機響起,安寧病房打電話來説:「雲,走了!」

我直接轉往安寧病房,只見雲安詳躺在床上,雙眼閉上,似乎正在享受她這年輕一生最祥和、最美妙的時光,窗戶外微弱一束月光竟斜斜折射在雲臉上,看清楚,雲今天自己畫的眉毛依舊濃密、臉頰依然透粉紅、紅潤左唇角似乎被缺了一角,我囑安寧護理師用口紅把那缺角補上,因為我知道雲是很愛美的年輕女孩。

別問我:天公疼美女嗎?我至今真的也不知道,只記得當天夜空上,月光很柔美、而繞著圓月,一直不願離開的雲,暈開得很輕巧、也很美。她走時依然很美,就感恩緬懷於心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