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佳奇

伊佳奇 部落格

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

怎樣不再發生「媳婦偷了婆婆的鑽戒」?

作者:伊佳奇(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2015-07-14 00:00:00.0


卓芬第一次來到家屬支持團體,話還沒開始說,就拿出紙巾擦拭眼角的淚水,一邊說一邊擦。她說,為了照顧輕度失智症的婆婆,在先生苦苦哀求下,辭去外商銀行高薪工作,回到家中照顧婆婆,結果婆婆向先生告狀,說她偷首飾及鑽戒,先生也不分青紅皂白,就質問她,她真想回娘家,考慮離婚。

健安好不容易申請到一位外籍看護,這位印尼小姐第一次來台灣工作,很認真,每天早上五點就起床,打掃家裡,也很肯學習如何照顧罹患中度失智症的母親,母親卻不斷地說,外籍看護拿她的錢,她皮包裡的錢少了兩萬塊,但他明白母親皮包沒有那麼多錢,這讓他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先安慰卓芬,辛苦妳了,接著向家屬說明什麼是失智症精神行為症狀之一的「被偷妄想」。

也就是失智症長者會懷疑家人或主要照護者拿了他們的貴重物品,這妄想還混合著他們短期記憶逐漸的喪失,他們堅信他們所認為的「事實」,甚至會找出理由來證明他們所言是「真的」,如果家人立即反駁,否認失智症長者所言,將可能形成長者衍生更多的精神行為症狀,包括:躁動、暴力行為、重覆行為等。

我請教卓芬,家中是誰帶她婆婆就醫確診為失智症的?她說,是在醫院擔任護理工作的小姑,接著我問,那她先生是否對失智症有所認識?她說,先生在高科技公司上班,只聽小姑說失智症就是會影響記憶及會走失,所以先生要她辭去工作,在家照顧婆婆,就怕婆婆走出去走不回來。

我說明,這兩個案例的長者雖然都是「被偷妄想」,但處理方式不完全一樣。

卓芬的部分,是需要請小姑讓她先生正確認識失智症,尤其是精神行為症狀,因為由擔任護理工的妹妹去向自己的哥哥說明,比較有說服力與效果。唯有卓芬的先生對失智症認識,才能讓卓芬在做好照護婆婆的工作上成為助力,更能挽救他們婚姻。

至於健安,家人應協助母親逐漸接納外籍看護,家人先成為兩人間的橋樑,讓母親將外籍看護視為自己的孫女,並安排母親去教外籍看護烹飪或女紅等,從互動中增進彼此的認識。關係的建立需要時間與方法,一旦建立信任,有助降低母親的被偷妄想與其他精神行為症狀。

失智症長者有「被偷妄想」時,如果是照護者被懷疑,當下不需去與長者辯駁,也不需附和,先離開長者視線,可由另一位家人以同理心表示找不到東西一定會很擔心,我們等一下來找,先去吃點點心,利用長者喜愛的食物轉移他們的注意力,配合他們短期與即時記憶功能不佳的情況,再找出他們喜愛的活動。

更重要的是,要紀錄下有哪些是促成長者產生「被偷妄想」的環境因素,如何避免類似情形出現,譬如:有長者一看到皮包或金錢或飾品,就產生「被偷妄想」,我們紀錄後來分析成因,才能降低長者再次出現的可能性。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