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蒨

李明蒨 部落格

台灣藝術大學音樂系講師

踏著節奏,快樂活在當下

作者:李明蒨(台灣藝術大學音樂系講師)2015-06-29 00:00:00.0


高齡化時代來臨,為求健康到老,熟年朋友各有養生之道。從醫藥、飲食、娛樂、到心靈,無不用心講求。看看我帶的社大學員就知道,他們不只身體硬朗,凍齡本事才高,靠的不是「進場」維修,而是除了有養生概念,還保有不亞於年輕人的學習動力,十足青春有活力。過去民眾懂得追求身體健康,到近年開始重視心靈健康。

現在發現有一項真正令人聞之色變,那就是關於頭腦健康。尤其最近一部關於阿茲海默症的電影「我想念我自己」,掀起熱烈討論:原來大腦退化和用腦與否無直接關聯。

一般概念認為只要多用腦,保持頭腦靈活,多吸收多學習,則可避免大腦退化成「阿茲海默症」,一種遺忘到連自己都不認得的疾病。身體沒什麼病痛,卻是令人心痛的無奈。片中罹病的卻是一位精準、專業、活躍的語言學教授,五十歲就發病,雖是遺傳性,但不免引人擔憂:也許很快地,自己也得到遺忘的病。

每一種疾病的形成,原因不一,通常是集多方因素長期累積下的結果。既知未來不可測,則如何快樂,充實地活在當下,至少是自己能掌握。

生活中有音樂、有舞蹈會讓人快樂,只要有人類聚集的地方,自然會發展出具當地特色的音樂和舞蹈。二拍子舞蹈一! 二! 一! 二!是最簡潔有力的節奏,本著直覺,在強、弱拍交替間踩踏、旋繞著,快樂無比。即是匈牙利舞曲很受歡迎的原因之一,在最簡單的節奏中製造快樂。

身為德國作曲家的布拉姆斯曾寫過二十一首匈牙利舞曲,其中第五號為眾人所熟悉。他非常喜歡匈牙利華麗多彩的音樂和舞蹈,這和他結交匈牙利小提琴家雷梅尼有關。在歐洲巡迴演出期間,他擔任雷梅尼的伴奏,得以從雷梅尼身上接觸匈牙利民歌。吉普賽風格是匈牙利音樂的特色之一,也是布拉姆斯大感興趣的部分。定居維也納後,只要看到吉普賽藝人在街頭演出,必認真記下所聽到的吉普賽旋律,用於創作中。節奏自由、速度變化激烈、旋律豐富裝飾,整體來說帶有即興式。曲風不論歡樂或哀愁,都引人痛快享受。

還有研究發表,匈牙利舞曲能治療神經衰弱。神經衰弱是一種大腦神經功能失調的疾病,產生頭痛、失眠、遺忘、疲勞等等。從音樂特性上來說,簡潔俐落的二拍子,速度快、慢的激烈變化,正好有助這類症狀的紓解,在奔放暢快音樂中舒緩緊張,得到快樂。未來不可知,不如創造當下快樂。1、2、1、2,開始跳舞!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最新主題New Topic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迴響列表

我要分享

留言字數需大於25字
我同意留言規範
  • 發言時彼此尊重,若涉及個人隱私、人身攻擊、族群歧視等狀況,或與本主題無關的發佈文章,將直接予以刪除,不另行通知。
  • 轉載文圖請註明出處;一文多貼將隱藏資訊;廣告垃圾留言一律移除。
  • 本留言板所有言論不代表《康健雜誌》立場。
部落格熱門主題Most Popular
活動看板Event
最新回應主題Message
關閉 RSS
關閉 檢舉區

檢舉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