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景中

台大婦產部主治醫師
治療歷程與心得
沒錢更要幫!名醫施景中為低收孕婦做手術:救人真好
今天拆的炸彈,有點特別。 孕婦上週才轉至台大,同仁再轉到我上周四門診。才照了超音波,我們已經知道這是個很兇險的植入性胎盤。 我問孕婦:「妳有另外的醫療保險嗎?」 開這種窮兇極惡型的植入性胎盤,如果術中使用人工合成止血基質,短短一隻5ml,便要將近兩萬元,如果合併產生DIC,有時要用更貴的人工合成第七凝血因子,打一次就要15萬。 孕婦說:「我們是低收入,沒有勞保,只有繳國民年金。」說完就開始掉眼淚。 你能怎麼辦呢?人還是要救,刀還是要開,但錢…不能花太多。 今天安排幫她開刀。一早幫她再確定胎盤侵襲的位置。照完回病房,病房護理師請我去安慰她。我到病房,先生在旁邊嘆著氣,她則用棉被蒙著頭一直哭,無法與我講一句話。 我曾經發願要幫這些因生產而大出血的孕婦。沒有錢,我們更應該幫。 ============================ 中午幫她轉到東址的手術室開,這裡有最多科的人力。 第一階段,麻醉科醫師熟練的打上所有生命監測和輸液的管線。台灣麻醉科醫師奇缺,通常一個麻醉醫師要顧好幾間刀房,但這時我們手術室來了4個資深的麻醉醫師來幫忙。 第二階段,泌尿科來幫忙做膀胱鏡,置入輸尿管支架。 第三階段該我們上場,我在子宮很高的位置處把小孩娩出,幸好沒有引起立即的大出血。我們將肚皮以透明薄膜蓋住。迅速送往血管攝影室。 第四階段,我們放射介入的高手劉哥,談笑用兵,很快的這個爬滿血管的子宮栓塞住。 劉哥拍拍這個手術檯和機器,他說:「這個機器再幾天就要退休了。」機器有知,應該會很高興,因為最後又幫劉哥打了一場漂亮戰役。 第五階段,因為劉哥的幫助,這個困難兇險的刀,居然不過40分鐘我們就拆掉那爬滿血管的子宮,而且止血完畢。 出血只有500mL,比一般剖腹產還少。 今天也特別謝謝小兒科的天使們。東址沒有小兒科保溫的儀器,我們資深的小兒科醫師在冷冷的手術房外,用自己身體保護著,趕緊送到外面等候的EMT大哥們,再用救護車送回溫暖的兒醫。 ============================ 小插曲1,當我出去外面找家屬,並把他們領到血管攝影室。離開時,先生拉住我,塞給我一個皺皺的紅包。 我想,他湊了很久才湊出來的吧。 我跟他說:「在台大不需要這個東西,我賺的錢也比你多。」 講這句話不是因為我薪水多而驕傲,我是讓他寬心,我們不是看錢救人。 小插曲2,有位同事一早說想進來看我這個兇險的刀。結果她半夜接生,中午去補眠。 夢中我跟她說:「刀開的很順,已經結束,妳可以不用過來看了。」她醒來笑笑的跟我說。那時我還沒上刀,忒忑不安的心,實在舒坦不少。 我愛台大,我愛我的樂於相助的同事們, 雖然今天的刀,絕大多數都是做義工,很多都無法跟健保請錢、一定讓醫院賠,但我相信我們親愛的院長還是會支持。 因為,救人真好。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台大醫生施景中:救一個媽媽,就是救三個家庭
人氣 1.5 萬
治療歷程與心得
先心病女孩輾轉由施景中接生、產子 父感念:「全是恩典」
[這一切全是恩典] 以前看怪醫黑傑克。有一集,一個花道門派的掌門,他的女兒患有先天心臟病,群醫束手,雖然逐漸長大,但身體越來越虛弱,直到找到黑傑克診治。 黑傑克幫他的女兒開完刀。 術後幾個月回診,父母親向醫師鞠躬,感謝醫師的辛勞。他們知道和女兒緣份有限,過一天算一天,他們會珍惜和女兒相處的每一天。 黑傑克笑道:「嘿嘿,她不只可以結婚生小孩,以後還可以長命百歲。」(原來黑傑克幫他把女兒的先心病,別人認為無法矯治的狀況,開了完全的矯正手術了) ============================== 最近幫一位先天複雜心臟病的孕婦接生。 當年她剛出生時,因為發绀,沒多久轉到當年中部的某醫學中心。檢查做完後,主治醫師幫他做了第一階段的治標手術。 那時沒有健保,光是治標手術,父母就花了80多萬,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最慘的是,當年的主治醫師說,再下來的刀沒辦法開了,只能等換心。 這對父母來說,無異是晴天霹靂。 在父母的愛心下,她還是逐漸長大,也沒感覺到特別不舒服。父母希望給她多一點營養,然後過一天是一天的緣份,也不敢強求。 --------------------------------------------------- 1999年發生了921大地震,家在重災區的她,暫時變得無家可歸,因此來到台北暫住。那年她小學5年級,因為感冒症狀,到台安醫院就診,碰到我們的王主科教授,王教授每週當年會到台安醫院去教學門診。 王教授問了病史,一眼看去,心裡就已經有底。安排了檢查,確定不是感冒,是心臟開始發生衰竭的現象了。 面對無助的父母,還有一個剛要開始進入青春的小女生,王教授做完確診,判斷是個可以開刀矯正的狀況。介紹了台大張重義教授,隔年進入台大開完心臟矯正手術。 這年是2000年,健保開辦第5年了。父母因此省下一筆非常可觀的醫藥費, 最重要的,是小孩子得到了一個嶄新的生命。 ============================== 父母並不高,但後來女兒長得比別人都高大,因為父母一直給她愛的灌溉。她順利長大,認識了男友,結婚後懷了小孩,每次產檢都從台中來到我這裡,因為複雜先心病懷孕的風險會比一般孕婦高。 最近來生產,爸媽和先生陪她到快半夜,產程進展很快速,但母親不忍面對她生產的疼痛(雖然有打無痛分娩),跑到外面祈禱。 最後她順利自然分娩。 全家都是虔誠的教徒,也反映到孕婦的名字中。 --------------------------------------------------- 我在想,如果當年沒有921大地震,她或許就在南投,默默的過完一個短暫的人生。 假如當初不是因為感冒症狀,來到台安醫院,也沒有碰到王主科教授,或許心臟衰竭更加嚴重,即使最後轉來,可能也無法開刀。 還有當年全民健保已經開辦,對她父母全家省下一筆不小的負擔。 ============================== 生完,我到產房外和憂心忡忡的父母報平安,回想這一路的艱辛,父親淡淡的說:「這一切全是恩典。」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罹先天性心臟病 觀念正確也能和常人一樣生活
人氣 3649
治療歷程與心得
握氧氣罩的嬰孩展現絕大生命力 施景中喻菩薩渡化
剛到樓下加護病房去探望今早接生的先天心臟病寶寶。 一進門,加護病房的護理師抱著一個可愛的寶寶,給我看,說:「誒,你是來探望我們的國際巨星嗎?」 一下子我還反應不過來,也認不出這個寶寶。護理同仁才跟我說,她就是上次那個先天心臟病寶寶,出生就自己握住氧氣罩給自己大口吸氧氣那個。 不敢置信。 =============================== 因為短短的時間已經開完第一階段的刀,而且所有管線都拔除了,現在會給護理人員撒嬌討抱抱,正等著本週回家和家人團聚。 護理人員說,她不只剛出生會抓氧氣罩照顧自己,在加護病房也會搶醫護人員的聽筒、緊握不放的拔河。但如果抓到的是cath(埋置針管),就會大哭。 上次貼文,我說接生這麼多CHD、第一次看到先天心臟病小孩,出生用力緊握氧氣罩,好像跟父母說,不用擔心我,我自己可以照顧好自己。 記得有個記者朋友跟我說,他身為人父,看了淚流不止。 也有人嗤之以鼻,說這只不過是小嬰兒的本能(grasping reflex)罷了。 是啊,我也認為這真的是小孩的本能。 “求生存”也是,是無法磨滅、與生俱來的本能。 =============================== 握著氧氣罩的小嬰兒,出生後短短幾天,她的照片和故事傳到了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加拿大、澳洲的華文報紙。大家對寶寶的祝福,爸爸和媽媽都看到了,幫助她們撐過最難熬的時刻。 我剛和母親聯絡,她欣然同意我分享寶寶近況和照片,為得是給這世界一個正面的力量。 常偷偷在想,這些小孩是不是菩薩來渡化我們的。出生雖有疾病,卻能展現絕大的生命力,現在她逐步康復,也是給我們一個榜樣在。 還有加護病房的護理人員真的是天使,我找不到第二種形容詞來描述她們了。 (母親脆弱的心靈一直得到她們的慰藉,她形容加護病房的同仁像是寶寶的代理媽媽,幫她照顧到她所不能給的)。 (雖然媽媽說可以分享她照片,但近照最後我還是加上馬賽克了。希望她順利渡過剩下難關,長大也可順利結婚生子) 「手握氧氣罩的嬰兒」見證驚人生命力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328
治療歷程與心得
「我已經準備好了」 施景中接生早產兒託夢後羽化
[我已經準備好了] 前幾天的早產兒回娘家活動,過程很開心,好多爸爸媽媽找我和小孩合影,因為我當時照顧過。 我也看到有媽媽推著坐著輪椅的小孩來,頭部還有開刀的痕跡。很替這些小孩、媽媽心疼。 我們大都看到康復的小孩,但其實還是有一些早產兒夭折、或活下來但產生一些合併症。一樣是這個的心情 – 醫師只是園丁、不是神,只能讓花草盡量長的更好,但無法改變她們生病的事實。 ================================= 那天講到的周把拔(周弘傑醫師),10多年前,跟我提到一件事。 很久以前,我接生了一位極度早產兒,記得是胎盤功能非常差,再拖下去會胎死腹中,所以只好讓寶寶提早出生。 新生兒不但週數很小,體重也很輕,一出生情況就不樂觀。那時兒醫還沒搬遷,我的辦公室就在產房和新生兒加護病房間,早上來上班,常會去加護病房看看我接生的病嬰們。 孕婦是個非常善良的人,知道小孩狀況不樂觀,卻從來不會埋怨。 其實小孩狀況真的很不好,插管很久都沒起色,腦波也沒有太好的反應,我們推測走掉也是早晚的事,只是不忍和父母說。 某一天我聽說小孩突然狀況惡化,沒多久就走了。 父母雖然傷心,但適時放手,有時對小孩也是一種解脫。 ================================= 我看了這個小孩也一兩個月了,有點不捨。周把拔這時安慰我:「清晨我夢到這小孩,雖然沒看過他(她)睜眼、沒聽到他(她)講話,但他(她)在夢中,清楚地跟我說, "我已經準備好了"。」 果然來上班沒多久,小孩突然惡化,急救無效,就通知父母帶回家了。 ================================= 可能小孩讓周把拔照顧久了,產生了心理連結。雖然小小身軀無法言語,但透過心電感應告訴大人請不用悲傷,他(她)的時日已到。 ........ 子不語怪力亂神,我也是, 我只是講自己真實的經歷。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安胎順產教戰手冊05】蕭彤雯:如何照護早產兒?
人氣 1.7 萬
治療歷程與心得
「手握氧氣罩的嬰兒」見證驚人生命力
【握著氧氣罩的嬰兒】/圖文:施景中醫師臉書 我當婦產科醫師20多年,接生很多嬰兒,以及很多先天心臟病,但今天這狀況還第一次見到。 40多歲高齡孕婦,在知道胎兒有罕見的複雜先天心臟病後,雖然擔憂,但經過諮詢,勇敢的面對新生命。 今天早上接生的四個寶寶中,可能就屬這個寶寶體重最重、哭最大聲。 正在和孕婦解釋開刀狀況時,聽到來幫忙的小兒科醫師發出小聲驚呼,我趕緊去看。原來新生兒不但沒有比較孱弱,還自己"用力"握住氧氣罩(搶不走哦),正大口呼吸新鮮的氧氣。 ==================================== 國外曾傳來一張照片,婦女裝避孕器失敗,小孩一生出來手握住避孕器,一付”妳要幹掉我,我偏要生出來”的姿態。 這照片後來證實是捏造的,是醫師或父母把避孕器放小孩手上拍的。 ==================================== 今天小孩自己手主動握氧氣罩,是真實的照片,我也是第一次看到。 可能她是要跟父母說:「我可以自己take care好自己,我會好好恢復健康,請妳們不用擔心我。」 真是個孝順的小孩。 照片獲母親同意分享,本想遮臉,母親說不用。(而且新生兒變很快,明天後天脫了水,馬上就是另一幅清新可愛的臉,大家都會認不得。) 過一陣子醫龍黃書健就會幫她開刀,希望小女孩順利康復,不用大人操心。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提早對嬰兒說話有助大腦發展 ★加入康健LINE好友,陪你一起愛健康
人氣 1.7 萬
治療歷程與心得
被病人熊抱!施景中:病人是我最好的老師
[先天橫膈疝氣] 這些年來,深深覺得,我的醫學知識與經驗可以得到大量累積,大部份都靠這些病人,另一部份靠我的同事。我的同事是我的戰友。 而我的病人是我最好的老師。 ============================== 今天接生3個寶寶,全都送加護病房。都是原先知道有疾病,選擇子宮內轉診,在台大生產,出生後我們小兒科同仁可以馬上介入。 剛去新生兒加護病房探訪,同仁們說情況還算穩定,我可以放心回家了。 其中一台刀,胎兒是先天橫膈疝氣。對小兒科而言,這是一個不算小的疾病,國外報告新生兒的死亡率可到3-4成,但台大治療的成效不錯,大約有9成的存活率。除了兒科同仁照顧技術是世界一流外,小兒外科許教授推測可能一些嚴重的胎兒沒轉來就引產了。(我有一個產婦小時是先天橫膈疝氣,出生後才發現,在別的醫院做手術,腸胃從胸腔移下來後,放不回腹腔,只能先擺腹外,後來腸子爛掉,最後轉來台大給當年的陳秋江教授才解決) 今天幫這寶寶接生,因為胎兒胃部上移,食道發生扭折,所以羊水很多很多,生產時一破水產台地板就淹水了,我腰部以下全濕,還好裡頭早已穿了防水衣。 年輕醫師沒看過,嘖嘖稱奇。 ------------------------------------------------------ 很多年前,一個橫膈疝氣的胎兒轉來,我們量到的Lung-to-head Ratio(LHR)只有0.7。文獻說這樣的寶寶只有少數可以存活。很多醫師都叫媽媽放棄,但她最後來我們這裡生下了他。 記得是半夜,收到產房電話,我馬上來醫院stand-by,把很多小兒科同仁從家裡call來,在清晨生下他。 今天學生因為修課要交報告,問我是否有印象中,因為我們的醫學專業,得到病人正向的回饋。 我就舉這例子了。 =============================== [我又被我病人熊抱了] 2014年5月8日19:16 我這病人是懷的先天胎兒橫膈疝氣,Lung-to-head ratio是我量過最差的,其他醫生都叫她放棄。原本我也不看好這胎兒的預後,但母親堅持走過來了。胎兒出生雖然不好,但在小外許文明大夫和新生兒科悉心照顧下,住院了2個多月,活下來了,最後終於高興出院。 後來這位可敬的媽媽,在每年胎兒生日前後,都會把這可愛的小男孩,帶來我門診,感謝我當年照顧的恩情。記得有一年出國演講沒碰到,沒想到她們隔週還是再來我門診,為的就是讓我知道,這個當年差點被放棄的小孩,現在很好。 去年年底,照說她們母子應該要出現了,我卻沒碰到。 我想可能是小孩已經大了,大人也忙,說不定以後不會再過來了。 今天是回國後的超級忙碌大門診。 看診中,一位年輕媽媽敲門進來,說她是XXX的媽媽,然後就把我抱住了。原來是這位可敬的母親!故事中的小男生現在已經7歲了,上了小學一年級,因為要上課,沒辦法帶他來醫院看我。而她剛剛生產完,坐完月子,就跑來向我道謝,一如往年一樣。給我看她老大活潑可愛的照片,還有老二小女兒剛出生的模樣。 我再度被我病人熊抱,我也很感動,感動到久久說不出話來。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這樣做 孩子不再害怕看醫生
人氣 5551
治療歷程與心得
施景中:即使他/她先天缺陷 仍是不可取代
(圖片來源:施景中醫師臉書) 好久不見,我接生的小美女。記得上次看到她,是她陪媽媽來做產檢,她本來志願是當考古學家挖恐龍,小美女陪媽咪來看產檢,我幫媽咪做高階超音波檢查時,她在我旁邊坐的端端正正,一動也不動的看著螢幕。 媽咪下台後,她告訴媽咪,她志願改變了,她說以後要當護理師,因為她覺得醫師工作很有趣、也很棒。她想協助醫師。 ============================= 其實她出生是有複雜心臟缺限的,當初父母幾經考慮生下她,生下當時,母親難免情緒起伏落淚 但在陳益祥教授的開刀下,小美女康復的很不錯。 她太可愛了,那時只要是她來超音波室,大家一定會停下手邊工作,爭先恐後來和她玩。 今天看到她,我開心到馬上停止工作,陪她聊,可是她長大害羞變少話了。 她就是這麼一個獨特的小孩。 老天就算原來少給她一點,後來也獨厚她, 爸媽、醫師全心照顧她、補給她,現在她比其他人活的更開心,更受眷顧。 她自己也很爭氣,考試都是班上頂尖。 ============================= 今天還有另一對爸媽來,胎兒是我們熟知的心臟病,雖然複雜,但不嚴重, 我解釋絕大部份開刀完都可康復很好,甚至比父母還健康,只是當父母還是非常的焦慮,一直反復迴圈問說小孩長大會不會過的很辛苦。 我瞭解。 但當小孩長大後,你們就會發覺,其實他就是妳生命中的一部份,最重要那一塊, 妳們就會慶幸今天所作的決定,他會是妳們最重要及不可取代的那個人。 (卡片得到媽咪和小美女同意分享,還有媽咪不要浮出水面來哦...我總怕有人會批評我曝露病人隱私)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一個小兒心臟外科醫師的心聲
人氣 4635
治療歷程與心得
醫師是人不是神,謝謝你讓新的生命更美麗
(圖片來源:施景中醫師臉書) 一個月前收到的卡片。 畫卡片的小男孩,14年前我親手接生,當時是星期天早上,我還在產台上,興高采烈地和孕婦聊,我等等要帶老婆和小孩去哪裡玩。 後來生完沒再碰到她,直到她這次生病住院。 小男孩唸國中,因為美術的傑出表現,本來要唸學校美術資優班,但母親想讓他過正常小孩的生活,還是讓他唸了正常班。 她二女兒今年也考大學,因為我大女兒今年也考,我和病人就在病房聊女兒升學考試的事,我訝異同樣為人父母,她卻花這麼多心力在子女的教育上,比起來,我差太多了。 時間過的真快,當年接生的小孩,現在畫卡片謝謝我幫助他媽媽。 眼睛一眨,再過幾年,說不定輪我躺在手術台上,由我當年接生的小孩幫我開刀。 生老病死,人間幻夢。 借用柯P的話: 「醫生不是神,醫師其實只是生命花園的園丁,園丁不能改變春夏秋冬,只是讓花草在四季之間開得燦爛一些。」 「慢慢地,我了解醫師是人、不是神,慢慢地知道醫學是有極限的,有時反而是花草的枯榮渡化了我們。」 我也在變老中,但我仍懷抱感恩的心,讓新的生命更加美麗,生生不息,努力不怠。 謝謝。 創造醫療價值,從以病人為中心做起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402
治療歷程與心得
施景中:搶救「胎盤早剝」 母子均安是最好的禮物
怪醫黑傑克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共同回憶。其中有一個小故事,隔了幾十年,我仍歷歷在目。 一個美麗的護理師瑪莉,正在心疼她照顧的小孩,在手術中失敗死去,但病人主刀的醫師在下班後,仍興致高昂的去打球。瑪莉向他抱怨,病人剛死,不該有這種歡樂的心去打球。主治醫師則認為上班是上班,下班是下班,每天要面對無數生死,不應該把這種心情帶到私人生活中。 下班後瑪莉在路上,碰到一個孕婦,因劇烈腹痛無法走動,瑪莉過去攙扶她。碰巧黑傑克經過,看到孕婦還有多量陰道出血,驚覺是「胎盤早期剝離」。於是開車將孕婦送到最近的醫院,並向醫院借了手術室緊急剖腹。 母子均安。 瑪莉看到了生和死只是一體兩面,不再對生死有著強烈執念。瑪莉後來辭去護理職務,幫這位她救回來的小孩盡心教養,也沒結婚。 故事最後,瑪莉則是已經是個優雅的老年婦女,對著當年救回來的這位小孩,回答說:「首相大人,你回來啦。」 我以前的記憶力怎麼這麼好?隔了幾十年漫畫情節都還記得。 ============================== 幾個星期前,晚上快七點,我在家中正準備晚餐,電話響起。電話另一頭:「學長,我這病人非得拜託你了,小孩可能不行了。要救媽媽。」 這位孕婦下午突然劇烈腹痛,到我學弟的診所去檢查。有經驗的學弟,只看孕婦表情就猜到是「胎盤早剝」。超音波一照,胎盤後方一個大血塊,小孩心跳只剩70~80下,而且不知道已經發生多久了。當下他判斷,如果緊急剖腹下去,小孩不見得救得回來,而嚴重的胎盤早剝,常會合併DIC,開刀血會無法凝固,而最近的血庫取血也需要一段時間。 他估算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她轉來台大。轉來的路程,如果救護車出動,大約15分鐘可以到。 我打電話交代產房,馬上衝出門。但外面下著滂沱大雨,車子動彈不得,我心急如焚,忍不住叫罵。 救人如救火;希望產婦從新北市過來,不要也塞住了。 20分鐘後,產房打給我,孕婦已經送到,麻醉科小兒科等人已經在手術房等待一陣子了。直接送入刀房,總醫師用超音波確認,小孩心跳已經停止,但母親仍出血不停。 我在電話這一頭大叫(幾乎是咆哮):「趕快開刀別管了,有事我負責。」 車流一樣塞住,我又過了10多分鐘才到了醫院。進入刀房,看到一堆人正在盯著手術檯,那快生出來的寶寶,因為胎盤早剝引起的強烈宮縮,頭卡在子宮下段無法娩出。 我戴了無菌手套,跟刷手護理師要了壓腸板,在眾人合力之下,很快把小孩生了出來。 小孩出來一皺眉頭,拳頭緊握,馬上大哭起來。(咦,不是說沒心跳了?)我開心地想抱給媽媽看,但她已經全身麻醉睡著了。 我撥電話給學弟。我不說話,我讓小孩的大哭聲透過電話,讓他聽到這一刻。學弟問:「小孩生出來了???」 我調皮地說:「啊不然呢?」 到外頭和家屬解釋,外頭三個人都紅著眼眶,其中一人還抱著從醫院那緊急帶出來蓋的被子。 我把小孩哭的紅通通的相片和影片放給他們看。我看到他們含著淚,露出笑容。我也鬆了一口氣。 今天孕婦回診了,開心的和我分享小孩美夢香甜的照片。小孩好漂亮,抱在大人的胸前,真的很溫馨的照片。 即使科學再進步,幾十年過去,胎盤早剝還是無法預防,好像人類無法避免老化一樣。 當天心急如焚,估計胎兒會保不住,今天卻在門診開心地看小孩的照片,這真是老天給我們做婦產科這行才有的珍貴禮物。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病人的生死狀—肺動脈高壓孕婦
人氣 9572
治療歷程與心得
病人的生死狀—肺動脈高壓孕婦
去年7月,一個當年的孕婦,帶著小學剛畢業的女兒來找我。 13年前,她在我一個前輩開業的診所看診,前輩在週日打我電話,拜託我收這個孕婦。剛接到電話,我也不知道她病情這麼嚴重。 第一次來門診,她沒上粧,嘴唇卻像畫了紫色口紅,和我談話,我第一眼就看到她的杵狀指。 這些狀況讓當年的我不寒而慄。 她來我這裡,坐在診間外頭,偶爾會咳,一咳就咳出鮮血。後來我都請她到診就直接進來,除了她身體孱弱無法久等,我也怕她嚇到其她孕婦。 我讓她住院,照會同學王宗道做了心臟超音波,馬上知道了答案,原來是"重度肺動脈高壓",WHO CHD懷孕風險的第四級。我同學很好心,在報告上幫我附註“依文獻及教科書報告,懷孕合併重度肺動脈高壓(壓力差>100mmHg),死亡率為50-100%”。提醒我要用所有的注意力關注這極可能因生產而死亡的孕婦。 當年,我當主治醫師沒幾年,對這非常棘手的狀況沒把握,問了科內前輩,大家都搖頭。幾年後來因為要到國外報告,查了以前院內的病例,才發現以前類似的幾個病例都死掉了。 我打了好多電話,問醫院各科的專家,看是否能提供我一點意見。問了同學胸腔科施金元,他很好心指引我,說台大都是郭炳宏學長在處裡類似的內科病人。我又聯絡了郭學長,郭學長又幫我找了胸腔外科,因為極有可能生完會要心肺移植。胸外又建議我找心外和ECMO小組。 那是我第一次因為病人的事請教陳益祥教授,他實在是非常熱心。曾聽說他幫病人開完刀,如果病人狀況不穩,他就跟加護病房借棉被,在地上鋪一個床睡在那裡。我照會他這個病人,他二話不說馬上來,還把病人帶去超音波室,判斷是小時後先天心臟病,因未矯治完全,長久衍生造成的” Eisenmenger complex”。因為是先心病,陳教授再建議我找小兒心臟科會診。 “Eisenmenger complex”,聽了就發毛的病,何況是發生在孕婦。 因為太過複雜,我們把所有的相關的醫師請來,包括新生兒科,麻醉科一共7-8個科,關門開了一個沙盤推演的會議,很感動那時我只是一個年輕醫師,醫院這麼多師長伸出援手。 孕婦的死亡率極高,當年醫病關係不像現在,即使盡心盡力,一旦病人有所不測,可能要判一輩子薪水也賠不完的天價,甚至被關。 我開刀前也很擔憂,把她們全家人找來,仔細解釋過病情,請她們簽下這知情同意書,(病人自己叫生死狀),大意就是我們怎麼做,也不敢保證病人能活,如果妳們有疑慮,可以另找高明。 病人先生沒有猶豫,馬上就簽了。 記得那天開刀,前前後後不知動用了醫院多少的精英,心外紀乃新醫師,十分鐘左右就把ECMO的導管插上縫完,技巧熟練快速有若神手。 病人全麻開完,我當時還高興說好像沒像文獻說的那麼恐怖。專長高危妊娠麻醉的陳李魁醫師,催促我趕緊送她去加護病房。到了加護病房,果然狀況一直變壞,血壓一直變低,血氧一直掉,生命徵象很不穩定。我還記得,來了一個沒碰過面的家屬,非常嚴厲的指責我們團隊。我知道他是關心病人,但指責我們不會讓她好轉。 所幸,病人最後活了過來。小孩當時出生是31週,卻只有900多公克(大約25週),也在小兒科照顧下,逐漸長大。陳益祥教授後來幫孕婦做了一次心臟手術,病人也慢慢康復,最終可以回到學校教書。 其實這件事我早忘的差不多了。 去年,病人帶著剛剛小學畢業的女兒,來找我,致上鮮花,說要找當年的救命恩人。我不敢相信,剛出生比巴掌大一些的羸弱早產兒,現在已經和媽媽快一樣高。還有當年陳益祥教授推斷,病人可能不出10年,必須接受心肺移植,不然無法存活。現在10年老早過去,陳教授的預言不準,可能經過陳教授的手術,康復很好,加上對女兒的愛,讓她活得更健康了。 當年的生死狀,我還留著,我帶她們倆到我辦公室,找到當年這份文件,給女兒知道,當年媽媽生她,是冒著生命的危險。 這個媽媽真的很偉大,當年她懷孕時,因為一直咳血、很衰弱,需要休息請假不工作,周圍的人還有人以為她裝病。 現在看她們幸福快樂過活,我也很開心。這就是我們醫者的價值了。 <本文載於《施景中醫師臉書》,授權康健網站使用。>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8755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瘦身減重
一度胖到98公斤!天后產後9個月甩肉登台 超激烈瘦身法適合你嗎?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