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20歲還耐著性子陪我旅遊的兒子 在雲南遇見東方樂園

與20歲還耐著性子陪我旅遊的兒子 在雲南遇見東方樂園
  • 作者 : 吳立
  • 圖片來源 : 吳立提供

我不確定,20歲的兒子,以後還會耐著性子陪你長時間旅遊嗎?還好,他同意與我到雲南看看。在那裡,我們遇見了人類在東方的樂園。雲南像是一塊被兩隻手擠成許多縐折的絲巾。那些大山要林有林,要水有水,到處是活蹦亂跳的動物。雲南的氣候也沒說的,熱得有限,更不會凍死你。與北方的苦寒之地相比,這裡就是天堂。

2018年9月10日,我們從南京先飛到昆明。出了機場,為了像個地道的昆明人,我們買了兩張交通卡,上下公交地鐵,刷進刷出,快。我選擇靠近翠湖的賓館住下,那兒,有著「先生坡」和﹂雲南講武堂」。

講武堂同由清政府開設,面積還沒一個足球場大,四周是回形的二層建築,中間是操場。讓人失望的先生坡。早先是趕考的的學子們準備考試的落腳處,當下除了不長的「坡」,已無「先生」。聞一多、朱自清住過的地兒呢?沒了,只有一幢幢80年代砌的粗陋樓房。

那麼,當年為了「招呼」這些秀才開館子賣吃食的,總還有一點傳承吧?我和兒子就這麼隨意地走著,看見一家賣雲南火腿月餅的小店。一嘗,味道獨特。粒粒雲腿,鮮鹹帶甜,與家鄉的「五仁」味道大異。「好吃,」兒子說。「是好吃,」我說,也因為兒子喜歡。在這點心店旁邊的「蒼蠅館」,第一次吃了昆明的雲南米線。

米線是雲南人的名片和文化標記

米線其實是一種速食品,和武漢的熱麵一樣,將不能長時間保存的大米磨成粉,加水成米漿,放漏斗下到開水中熟化,晾乾;熱乾麵的做法是將麵條下熟,然後曬乾。那些馬幫只要燒開水,將米乾線放入水中,加入佐料和隨身的肉乾,不一會,一碗熱乎乎的米線就做好了。異曲同工的熱乾麵亦是如此,行在江上的船工們,只需加入開水,一碗面就成了。


(昆明的米線。圖片來源:吳立提供)

精細的維揚菜從未將這些江湖菜放在眼裡,數百年來只為討好嘴刁的鹽商們。但維揚菜也會向權力獻媚。清初漢滿官員一同辦公,但午飯卻各吃各的——滿人愛大塊吃肉,每人眼前還放上個火鍋。不知哪位馬屁精,將這兩種不同風格的菜一同做了,名為「滿漢全席」,好讓滿漢官員坐一塊聊天。這事不是我瞎編的,《揚州畫舫錄》中有記載。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9-02-02 00:00:00.0

關鍵字: 米線、雲南、旅遊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