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茜》留遺產給毛孩子 一隻一百萬

陳文茜》留遺產給毛孩子 一隻一百萬
  • 作者 : 整理/梁惠明
  • 圖片來源 : 時報文化出版提供

愈是愛,愈怕失去。收養多隻各有故事的狗兒,當成家人細心照顧。她曾在出席為流浪動物發聲的記者會時對外表示,她的遺囑已經寫好,把一部分遺產分給她的毛孩子,1隻100萬元。

陳文茜愛狗成痴,最多的時候同時養7隻。她曾說,「我害怕家中的狗孩子,未來沒有人好好照顧他們。我怕『史特勞斯』流浪了許久,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相信依賴的家,一切又得重來;我怕那個每天早上跑到門口敲我的門,依賴我的『饅頭』,再也等不到他的主人;我怕家中3隻年長的老狗,少了我不顧一切地照顧投入,一場病,一個不小心,他們也走了。」

「史特勞斯」是陳文茜領養的一隻古代牧羊犬,身世坎坷,沒有人知道他從何而來,直到有一天,被捕狗大隊抓到,關在窄小惡臭的收容所中,皮膚潰爛、腳上沾滿屎尿,感染腸病毒……,就在即將被處死前一天,「流浪動物花園協會」領養了他,再輾轉遇到陳文茜。

以為給他一個家 其實是他給我一個家

陳文茜在《為愛奔波 毛小孩們教我的生死課》書中寫道,史特勞斯「這個大孩子,小時候吃盡苦頭,受盡折磨虐待,卻從不記苦,永遠心靈朗照,神采若在,眉宇間映出幸福的表情:媽媽回來了。

史先生是一個永不抱怨的狗,他只要媽媽偶爾晚上帶他到四樓,吹點風,看看星星,陪媽媽澆花,即欣然在高天皓月下,怡然自得。月光中,他似乎有能力望見自己的明輝。

陽臺上的他,總是笑。

那天從台大醫院回來,知道「饅頭」可能要挖掉眼睛,那晚我誠實的告訴自己,這一切,已超越我可以承受的範圍,不必再逞強了。我的心律不整又犯,帶狀皰疹再起,我不會覺得這叫末日,只是精神上,心的底層裡,我至少暫時被撕裂了。

而就在這時刻,史先生出現了。他似乎看穿了我哀傷的眼神,夜夜日日,亦步亦趨跟著我。那一晚,我想躲在被窩裡哭泣,他過來親吻我。

在夜晚最狹窄的黑暗中,他卻以貼心的大頭放在我腿上,輕輕以肢體告訴我,媽媽,你還有我,我會健健康康的……。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43期 2019-01-28 00:00:00.0

關鍵字: 幸福、生命課題、毛小孩、陳文茜、寵物、愛、放下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