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最後,沒人知道答案

不到最後,沒人知道答案
  • 作者 : 楊雅馨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2006年12月在南韓首爾的洪川大明滑雪場,何宇(化名)的雪板才往下滑了幾公尺,身體突然偏離了重心,「蹬」一聲,頭直接撞進雪地裡,好不容易張開眼,卻怎麼也看不清楚身邊同事的臉。

「還好嗎?」同事邊問邊將他扶起。即便思緒很清楚,何宇的左腳卻不自主地抽動,趕緊去醫院,醫師說:「片子沒有異常。」他們倖然離開醫院,回到分公司的宿舍休息。

失去意識,人生重新啟動

1週後回到台灣,何宇的頭部仍偶爾抽痛,去神經內科就診,也許是因為他才32歲,醫師也給相同的答案:「沒事!」

2006年12月30日,何宇陪太太產檢過後,倆人走在熟悉的科技園區。「醫師說預產期在5月初,是女寶寶,我們要不要現在去買小娃的衣服......老公,你怎麼......」耳邊傳來太太遙遠的喊叫聲,就在那一刻,何宇失去意識。

由於緊急就診的區域醫院無法處理這麼棘手的狀況,何宇只得轉診到彰化基督教醫院,因為彰化是他們的老家。如果當時緊急醫療技術員可以初步判定是中風,並送到最近且合適的緊急醫療專屬責任醫院,病人在第一時間得到妥善的治療,家屬就不會那麼驚慌失措。

「從核磁共振、腦部灌流掃描照片發現,何先生的兩側頸動脈內膜剝離,嚴重影響到腦部血流供應,我們得從頸動脈放入支架......若不處理,輕則重度殘障,重則死亡,」彰化基督教醫院神經醫學部主治醫師孫穆乾回憶。看著何太太眼淚直流,孫穆乾也沒有辦法保證這是百分之百安全的處理方式。畢竟,兩側頸動脈同時剝離,實在罕見。

而1小時後,她同時簽下手術同意書及放棄急救同意書,這是何太太這輩子做過最困難的決定,何宇被緊急推進導管室已是傍晚時分,導管室外更顯冷清。

只要往前走就行了

「這場手術非常成功,頸動脈兩側各裝了3根支架,目前沒有生命危險,接下來得在加護病房觀察幾天,」彰基影像醫學科李國維、陳威良兩位主治醫師一起出來向家屬說明手術過程。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32期 2018-03-01 00:00:00.0

關鍵字: 醫療照護、復健、價值醫療、癱瘓、頸動脈剝離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