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媽媽的和解之路 走了40年

我和媽媽的和解之路 走了40年
  • 作者 : 鄭蒂
  •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我是個特立獨行的水瓶座,而媽媽是個控制狂的虎媽,母女之間的針鋒相對,也許從我生日那天,就埋下艱難的開始。

我是家中老二,自小就善於察言觀色,但凡能迎得媽媽讚賞的事,絕對全力以赴,使命必達。加上長得最像她, 於是,媽媽所有未完成的心願,就是我人生的藍圖。

媽媽對我的期許,從深不可測到不自量力的地步

有天,她帶六歲的我去拜訪親友。我窮極無聊的玩起鋼琴。親友禮貌上誇讚: 「這孩子音感不錯。」接下來,「鋼琴課」就排入我的人生時刻表。我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彈琴。

鋼琴老師順口一句: 「這孩子值得栽培,家裡沒鋼琴太可惜了。」

於是,一架只有醫生、律師家,才配擁有的大型家俱,就這麼搬進一個公教人員的小康家庭,也拉開我和媽媽戰爭的序幕。

買了鋼琴,媽媽的野心持續壯大。她逼我參加各式各樣的甄試。而我就這麼萌萌懂懂的拜入名師藤田梓的門下。也許因為年紀太小、資質不足,我為了應付老師交待的功課,每天練琴四個小時,還是無法達到老師嚴格的要求。而我對音樂的喜好,也因為失去自由、自尊、和自信,快速流失。

在一次激烈的母女大戰中,我才知道自己一堂藤田梓鋼琴課的學費,是媽媽半個月的薪水。

於是,十歲的我做了和賈伯斯一樣的事。我打電話給藤田梓老師,謊報家裡破產,不能再上課。同時,告訴媽媽自己被老師退學。當然,謊言很快被拆穿,換來一陣毒打。盛怒的老師不接受媽媽的道歉,堅決將我除名。

原來啊,原來!叛逆的代價不過就是皮肉之傷。而換來的自由,卻甜美無比,自此,我就試著突破媽媽給我的各種界限,把她辛苦為我規劃的藍圖,倒行逆施。

試圖用情緒化的言語掌控局勢

媽媽對我的管教工具,從怒罵、到歇斯底里咆哮、到棍子賜候,而我的反應從害怕、到說謊、到立誓盡快離家,而且越遠越好。

大專聯考時,新竹以南的學校一概不考慮。連出國留學,也選擇賓州大學,只因為它和台灣時差十二個小時,正是地球的另一端。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8-03-01 00:00:00.0

關鍵字: 控制、愛、期許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