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傷那天,我選擇活下來…

燒傷那天,我選擇活下來…
  • 作者 : 約翰.歐萊瑞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你是否曾感受過終於達成目標的喜悅?那或許是畢業,找到第一份工作,結婚;又或是在努力奮鬥、勞心勞力之後,終於達成目標。又或是,你登上了一座高峰—然後發現艱苦的旅程才正要開始?

對我來說,燒傷意外後返家正是這種感受。我那時九歲,住院將近五個月,忍受多次手術,還截肢失去了手指。遠離家人,面對接二連三的療程等痛苦經驗終於結束。我的掙扎結束了,我們要開始慶祝了!

醫院收治我時認為我毫無存活機會,但現在讓我出院跟家人團聚。我現在身上帶著燒傷和疤痕,全身裹著繃帶,還得坐輪椅,但整個人充滿活力,而且心存感恩。

我們的車子駛離了停車場,回家的車程有五分鐘,最後轉進我們社區的街道。

當我看到社區裡排滿了汽車、消防車、汽球和夾道等候歡迎的朋友時,我真是驚訝萬分。在一個遮陽篷下,我看見列隊歡迎我們回家的親朋好友、同學、鄰居、急救員和更多社區成員。音樂播放著,人們歡呼著,奇蹟發生了,那個男孩活了下來。

然而,曲終人散,我們的朋友回家了,車子都開走,前門關了起來;接下來,我們一家人得決定如何向前邁進。

那天晚上媽媽做了我最愛吃的脆皮起司馬鈴薯(au gratin potatoes)(如果你還沒發現,那這道菜大概可以清楚地告訴你,我是個怪小孩!)自從那場大火的前一晚,這是我們全家人第一次圍坐在重建的新家廚房餐桌旁。爸媽分別坐在餐桌的兩端,我的三個姐妹蘿拉、凱蒂和蘇珊坐在餐桌一側,我哥哥吉米、姐姐艾美和我坐在另一側。

前幾個月裡,我們全家人經歷了難以想像的磨難。我們因大火失去了原有的房子,而我的哥哥和姐妹,年紀從十八個月到十七歲,因為爸媽在醫院對我近乎不眠不休的守候而失去了父母的照顧,還因為我的緣故被拆散,分別住在親戚朋友家,直到房子重建完成。我的爸媽幾乎失去他們的兒子。我失去了我的手指和行動能力,而且從頸部到腳趾都帶著疤痕。然而,今晚我們聚在這裡。

我們辦到了一家人團圓。經歷了改變、傷疤、再造,但活著。

文章出處: 時報出版 2018-01-17 00:00:00.0

關鍵字: 燒燙傷、人生課題、親子關係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