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前最後一哩路」你怎麼走?跟楊玉欣一起思考

「死亡前最後一哩路」你怎麼走?跟楊玉欣一起思考
  • 作者 : 張靜慧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每個人都是潛在的病人。「我們的任務,就是要為自己做好決定,也要學習聆聽、尊重、支持別人的決定。」

一位阿伯久病臥床、關節攣縮伸不直,無法穿衣褲,只能蓋床單、包尿布,吃喝拉撒全在病床上……

你願意這樣活嗎?

你的願望,合情合理嗎?

如果家屬不放手,你有什麼辦法?

如何確保你的意願能獲得尊重與貫徹?

醫護人員可以幫病人實現願望嗎?

人有旦夕禍福,生命的難題人人隨時都可能會面臨。「死亡前最後一哩路怎麼走,其實每個人都需要及早思考,並且跟家人溝通,這也是《病人自主權利法》*立法的目的,」立法院榮譽顧問、《病人自主權利法》提案人楊玉欣提醒。

連眼皮也不能眨,「退場機制」在哪?

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簡稱ALS,俗稱漸凍人)讓患者動彈不得,但其實他們意識清醒,能夠靠眨眼與外界溝通。然而終有一天會連眼皮也不能眨,靈魂彷若被封閉在軀殼裡似地與世隔絕,終而面臨要不要氣切、接呼吸器維生的抉擇,甚至有人選擇自盡。

遺傳性表皮分解性水皰症患者(俗稱泡泡龍),則是自出生起,全身皮膚及黏膜就會不斷長水皰、血皰,包括眼睛黏膜、口腔黏膜、食道、肛門等,每天需花8至12小時換藥,活得很辛苦,最後甚至會罹患皮膚癌。

「《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保障末期病人的善終權,可是對於重病難以治癒或減輕痛苦的病人,台灣在過去並沒有一部法令可以保障他們的善終權。這不禁讓我思考,難道不能設計更友善、更維護病人尊嚴的『退場機制』來服務這群病人嗎?」楊玉欣感慨,如果病人願意接受氣切,他可以隨時接受,可是當他覺得夠了,不想再透過醫療介入加工延長生命、想撤除呼吸器時,也可以撤除,而不是讓病人沒有選擇,甚至痛苦地自我了斷。同時病人也應獲得支持性、緩和性的治療,幫助他們善終,且家屬也應獲得協助,跨越死亡的傷痛。「設計一套讓所有人都能夠善終的機制,這是《病人自主權利法》希望能做到的。」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7-10-25 00:00:00.0

關鍵字: 善終、病人自主權利法、楊玉欣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