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雉、樹蛙,綠色保育標章執法員

圖片來源 / 朱慧芳提供
瀏覽數750
2017/10/01 · 作者 / 朱慧芳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27期
放大字體
多年後再次見到李鎮賓,真是件開心的事。第一次到台南官田拜訪阿賓,是因為他當時可能是極少數、甚至是唯一的有機菱角農友。那時他才30歲上下,年輕、有體力、觀念新穎、擁有自己的耕地,是非常難得的有機生力軍。

有別於許多「半農半X」的半職農夫,從小到大跟著長輩下田種稻的阿賓,是全職投入農耕。雖然年輕,卻已累積豐厚的田間知識,比起完全沒有農業背景的熱血新農,阿賓的本錢更為厚實。

有機農法讓水雉重回菱角田

畢竟是將近10年前的事了,對於他從慣行轉為有機耕種的細節我已忘得差不多,但有一件事到現在依然清晰記得。他說:「有機才能讓水雉再回到菱角田。」雖然他的主要收成是以稻米為主,菱角只是稻作輪耕的副產品,不過,台南的水雉因為農耕面積擴大,以及用藥氾濫的原因,正面臨嚴重的生存壓力。主要的棲息地葫蘆埤更因為台灣高鐵軌道經過,引發了交通建設與生態保育的衝突。

好在衝突並非無解,多年後回望,當時的絕路反而逼著人們走出一道風景美麗的路徑,也創造了多贏互利的珍貴經驗,證明保育與開發可以同時往前邁進。水雉是逐浮葉而居的鳥類,菱角、芡實、睡蓮、印度莕菜等是牠們喜歡的生活環境,把鳥巢築在貼著水面的葉子上。牠們在浮葉上巧步輕盈的樣子像在跳舞,被稱為淩波仙子或是菱角鳥。

1999年,高鐵用路勢在必行,折衝商議之後,決定在附近另闢一塊人工濕地,種植菱角和浮葉水生作物,誘引水雉搬家。

本篇為會員限定內容,登入看全文
看更多
從放生、護生 到外來入侵種的危機 如何辨別真假蜂蜜? 看見真正的台灣後,我們慚愧哭泣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居家
搶救老樹大作戰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