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羅大佑:睽違十三年,回家找到幸福

  • 作者 : 王曉玟
  • 圖片來源 : 黃明堂

「你必須要去接受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以後的挑戰,不是現在的人記不記得你羅大佑,」自許沒有銷售壓力的羅大佑這麼說。

比起自己的名字,他更在乎的是,十年後、二十年後、三十年後,還有沒有人聽自己寫的歌?

「創作,尤其是流行歌曲,這種隨時會被丟掉的東西,我覺得態度還是要嚴謹,還是要有人去做跟記憶比較有關的部份。讓歌流傳久一點,這件事情是重要的。一首歌只要三分多鐘,但聽到的人可不可以知道說,那時候的人怎麼過日子,」深受陳達、鄧雨賢、巴布狄倫、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影響的羅大佑說。


(邱劍英攝)

細細琢磨,寫出時代的歌

為了從流行性提煉出時代性,他一首〈童年〉可以寫五年,最新專輯《家III》裡的〈同學會〉可以寫四年。

「跟他工作很痛苦耶,」作詞人武雄忍不住呻吟,「但是,最痛苦的還是他自己。」

他不拍電影、不接代言、不當立法委員,三十多年來,他只做音樂。他仔仔細細地寫自己,反反覆覆地叩問社會。他的一首歌,足以包進一整個時代。

他從不迎合誰。這次新專輯以「家」為主題,是希望在冷酷破碎的時代,追求一個完整、找回一點溫暖。

「寫《家》這種看似傳統的,其實是很前衛的,」資深音樂人倪重華觀察。

「羅大佑搬家搬了十九年,紐約、香港、北京、上海,現在回來,他要給的是台灣現在最缺的,那失去已久的家庭價值,」身兼羅大佑好友的倪重華說。

當多數人對台灣未來悲觀,曾經橫掃世代的抗議歌手羅大佑卻對台灣感到樂觀,甚至認定,台灣是比較容易有幸福感的地方。

「比起川普的美國,我們鄰近的日本、韓國、香港,其實台灣可以生活地不錯,」羅大佑自己體會,在台灣,人和人之間的善意,就像淡水河蜿蜒腳下,川流不息。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7-08-10 00:00:00.0

關鍵字: 羅大佑、音樂、華語音樂教父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