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康永:台灣味,配角最搶戲

蔡康永:台灣味,配角最搶戲
  • 作者 : 馬岳琳
  • 圖片來源 : 邱劍英

「香菜和冰淇淋包起來吃,這很神祕耶!」在蔡康永的記憶裡,台灣菜既喧賓奪主又充滿驚奇,讓人懷念的,永遠是菜餚裡搶戲的配角。

作為台灣當代最知名的主持人,蔡康永一般是沒什麼時間享受美食的。他喜歡吃「單手可以解決的東西」,可以一手看書、一手拿吃的───寧願把時間花在和朋友邊吃邊聊,再精緻的餐點都是配角。

不過,父母親來自上海,蔡康永從小吃慣了大菜、周旋於家宴請客,卻讓他形容台灣料理「頗具膽識」、「喧賓奪主」。

他辭了《康熙來了》之後,甚至執導了一部電影叫《吃吃的愛》,因為他知道,有許多人是透過「吃」這件事,來確定自己的存在。

以下為專訪摘要:

小時候印象最深的一道菜,是我們家的紅燒黃魚。因為上海人吃黃魚,吃不完的時候,第二天會做成黃魚凍。醬汁結成凍,魚肉就破碎地分布在凍裡面,成為另一道冷菜。

為什麼老是遇到這道菜?因為紅燒黃魚老是吃不完。為什麼老是吃不完?因為爸爸媽媽都去打麻將,只剩下我跟姊姊,小孩吃不完就剩下來,第二天就會看到黃魚凍。紅燒和黃魚這兩件事,都很上海。

台灣的味道,我最喜歡的是醬汁,或者那些我不太理解的,都跟醬汁有關係。

我小時候很喜歡吃蚵仔煎,但試過不沾醬汁,就發現那不是我喜歡的,所以後來理解到其實我喜歡的是醬汁,而不是蚵仔煎本人。

我還試過把荷包蛋拿來沾蚵仔煎的醬汁,還是很好吃。當那個醬汁發生在肉圓、或者其他台灣小吃身上,都很有效果,所以我對台灣味的第一個印象是醬汁。

台灣小吃組合 太神祕了!

醬汁之外,我認為最有趣的成分其實是花生粉,因為上海菜好像沒有沾花生粉這件事。

小時候吃豬血糕的時候,覺得花生粉就是天賜良緣,怎麼可能有人把辣椒跟花生粉弄在同一個東西上,所以再一次地,當沒有花生粉跟辣椒的時候,豬血糕就沒有什麼魅力了。

我後來在火鍋裡遇到豬血糕的時候非常驚訝,它是這麼無聊的東西,可是如果在木箱子裡拿出豬血糕來,沾好了花生粉,裹上香菜,我就覺得非常好吃。

後來在夜市又吃到一個東西,我連名字都說不出來,他們把一個麵皮,裡面刨了冰淇淋抹在上面,然後加了花生粉跟香菜,包起來吃的那個捲捲,那叫做花生冰淇淋?香菜跟冰淇淋在一起,還包起來吃,這很神祕耶。

因為外省人吃麵皮,裡面得有具體的東西,吃北京烤鴨,或者吃蝦鬆、鴿鬆,才會把它包起來吃,裡面有內容物。

結果你包起來是一個比麵皮還容易消失的冰淇淋,剩下的只有花生粉跟香菜——這是一個沒有主體的食物啊,這很怪異,到底是誰這麼有膽識做這件事,很厲害。

這些台灣小吃的組合特色,其實就是喧賓奪主,是很有膽識的事。因為紅燒黃魚可不敢沒有黃魚,可是我剛剛講的這幾樣東西,醬料跟花生粉,本來應該扮演的是配角,可是它完全喧賓奪主。對小朋友來講,回憶這些美食的時候,都是在想念這個味道,配角反而最搶戲。

思念台灣,就吃碗蚵仔麵線

如果離開台灣去念書、工作,我會比較想念湯類。麵線類很適合異鄉人,通常思念家鄉都是因為孤單或寒冷,吃碗蚵仔麵線或肉羹會很棒。

外國朋友來台北,通常第一餐可能不會吃道地台灣菜,可能會吃任何省份的料理,讓他第一次接觸中國人吃的東西,所以他可能會吃到火鍋或牛肉麵。

等他們知道厲害、吃了一頓正式的食物後,才帶去夜市。我不太認為第一餐要就讓他們吃臭豆腐跟豬血糕,因為我們並沒有要營造一種異國到讓你覺得味覺被威脅,如果第一餐就吃皮蛋跟豆腐乳,會有點過於文化震撼。

首先要讓他們心悅誠服說好吃,然後才嚇他們。所以,像豬血糕這類本身威脅感就很強,因為當你解釋這個是血做的東西時,就有點太嚇人了,所以帶外國朋友第一餐應該會吃一個有盤子裝的、用筷子吃的東西,不管是湘菜或江浙菜都可以。(責任編輯:李郁欣)

伴侶差幾歲最棒?

排隊吃一蘭?日本資深媒體人:我們更瘋台灣味

高EQ的人怎麼渡假?

不開冷氣睡不著? 8個訣竅幫助入眠

深蹲練曲線 你蹲對了嗎? 

文章出處: 天下雜誌 2017-07-10 00:00:00.0

關鍵字: 幸福台灣味、吃吃的愛、豬血糕、台灣料理、外省二代、花生冰淇淋、蚵仔麵線、台灣小吃、蔡康永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