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診教父卜樂得 不讓急診淪為新兵訓練中心

急診教父卜樂得 不讓急診淪為新兵訓練中心
  • 作者 : 康健網站編輯
  •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就算三更半夜掛急診,能有經驗豐富的主治醫師在現場守護,是病人的福氣,但在20幾年前,卻不是如此。長庚醫院體系是國內第一個成立急診專科的醫院,現在卻因各種原因限縮急診,致使急診醫師集體出走。被譽為台灣急診教父的加拿大籍顧問卜樂得醫師(Dr. Michael Bullard),2006年曾接受《康健》專訪,談到當時在台灣建立急診醫學制度的初衷和艱難。

一個急診病人非常感激把他從鬼門關救回來的陳醫師,「醫生謝謝你,我會寫信告訴你們主任,叫他好好獎勵你。」「我就是急診醫學科的主任,」陳醫師向病人表明身份,病人一臉驚訝:「主任也要來看急診?」陳醫師理直氣壯地說:「當然要,有時候三更半夜也看得到我。」

這是真的。許多大醫院的急診部門,24小時都有主治醫師在現場跟死神搶病人,就連主任級的醫生也要上大夜班。急診現場有訓練有素的急診專科主治醫師,領導著整個急救團隊,可確保急診病人在第一時間得到專業的急救照護。

但在二十幾年以前,這是很難想像的畫面,因為那時的急診室,幾乎等於是各醫院的「新兵訓練中心」,被送進急診室的病人,只能任憑還在學習階段的年輕住院醫師、甚至是醫學系還沒畢業的實習醫生在自己的身上「練習」。

(圖片來源:康健雜誌)

為什麼不是有經驗的主治醫師,來急診室值班?

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腫瘤外科主任沈茂昌四十多年前當實習醫生的第一個晚上,就被派到急診室值班,整個急診室空蕩蕩,除了他以外沒有別的醫護人員。「那天晚上我真的是嚇死了,」他對《康健》記者透露當時的心情。當年他畫了一幅「銀蛋」(Intern,實習醫生)漫畫,年輕醫生(就是他)跪在急診室的小矮凳上祈禱:「銀蛋第一天就在急診值班,請主賜給一個平安夜,希望今夜沒急診,阿門。」

20多年前,擔任長庚醫院院長的張昭雄意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最急、最需要馬上做判斷的病人,怎麼不是有經驗的主治醫師來看?」而且這些年輕醫師只是來急診「輪班」幾天或幾個月,「搞死了幾個,懂(急救技術)了以後就要走了……」張昭雄用比較極端的例子來形容。

因為這位加拿大人,台灣急診醫學制度得以建立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7-07-03 00:00:00.0

關鍵字: 卜樂得、急診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