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腸道重建食道!陳宏基醫師:減輕病人苦痛,是最重要的使命

  • 作者 : 康健網站編輯
  • 圖片來源 : 馬景平

然而,人才斷層卻令他憂心。需重建手術的病人病情複雜,醫師很辛苦(陳宏基最長開過38小時的手術,多位醫師輪番上陣)、責任重、健保給付相對少,他至今還是常常最晚下班。年輕醫師不願選擇這苦差事,或者因為太太反對而改走其他科別。他的同事笑說:「想跟陳院長學重建手術,要先寫與妻訣別書。」

醫師能夠妙手回春,來自不斷接受挑戰、精進醫術。「我不排斥複雜的病例,」他說。

5年前,一位年輕男性自5樓墜落,多處骨折、腹腔器官破裂出血,不得不摘除胃、食道、脾臟、部分肝及小腸。小腸出現廔管,冒出混合著腸液、膽汁、胰液的液體,消化力極強,如同王水,把腹壁都腐蝕掉了,陳宏基幫他先用大腿的皮膚、肌肉、筋膜重建腹壁,之後把支離破碎的腸繫膜接好,重建成為食道。「外傷造成的多重器官畸形,因為非常不規則,手術很困難,」陳宏基說。

這位年輕人歷經跨10幾科、45位醫師的照護,前後住院近一年,終於遠離鬼門關。目前復原良好,已找到工作,「還可以練跆拳道,」陳宏基笑說。

跟同行討論也讓他獲益良多。「無厘頭、天馬行空的問題常給我意想不到的啟發。」以往用腸道重建其他器官時,只接合血管、不接合神經,有位外國醫師問:「腸子的神經可不可以接?」觸發陳宏基追根究柢的精神,開始進行動物實驗,發現接神經可以讓它發揮作用,腸道運作得更好,後來應用到病人,現在重建手術時也會接神經。

原來沒口水會要命

儘管醫術已達頂尖,但陳宏基仍然認為醫師必須時時聆聽病人的需求。

比如口腔和唾液腺受損的病人沒有口水,喝水也無法改善。他們的口腔黏膜仍有分泌物,形成一層痂皮,很不舒服,就用棉花棒去摳,卻可能引起嘔吐反射,胃酸逆流進入氣管和肺,有病人竟因此而喪命。「可能連醫生都沒想過,沒有口水竟然會要命,這其實是死於非命,」他感慨。他用腸子的黏膜重建口腔黏膜,口腔可以保持濕潤,幫病人解除了不適和潛在危險。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7-06-13 00:00:00.0

關鍵字: 器官、陳宏基、癌症、移植手術、重建手術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