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條生命,改變了我的人生體悟

  • 作者 : 石富元(台大醫院急診部主治醫師)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在巨大的體育館內,遺體一排十個,每個相距大約十公尺,大約有4排,很整齊地放置在一張張的草席上等待檢驗,他們被找到時候身旁的遺物,就放在他們的旁邊,因為可能有助於身份辨識。當他們出發前蓋上行李箱時,可能沒有人想到後面的變化吧。大廳的後面,是佛教團體的誦經團,無休止喃喃地唸著經文。

遺體男女老少都有,由於墜落時快速氣流的拉扯力量,大部分的屍體都是赤裸的,但諷刺的是,有些還有襪子等穿在腳上或是領帶在脖子上。有些遺體非常完整,彷彿只是躺在那裡午休,有些則很難辨認出這是身體的那個部位。

他們的面容超乎時空,寧靜安詳

我想一般作家都會用盡形容詞來描述這是非常陰暗而恐怖的環境,屍臭滿佈,而屍體的面容扭曲變形,眼神充滿了死前的驚懼與恐慌。然而真實的情況我感受到的卻不是如此。在初夏的營區,窗外陽光普照,陣陣夾雜著花香與蟬聲的清風徐徐吹來,感覺彷彿回到20幾年前在軍中服役時,帶阿兵哥去割草整理環境,其寧靜與安詳與死亡成為強烈的對比。而室內只有法師單調的誦經聲與眾多電扇吹拂的聲音,加上偶爾低聲的交談及啜泣聲,一場驚天動地的爆炸性悲劇,後續的居然只有這樣的聲音。

身為急診工作者,處理瀕死或是死亡的病患是每天工作的一部份,早已習以為常,九二一地震後,也曾處理過一些埋困已經腐爛的死者,但是這樣近距離安靜地接觸悲劇的核心,還算是前所未有的經驗。

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在寫作的過程,為了寫作〈羅生門〉一文,想學習描寫死人,親自在東京醫學院的解剖室待上幾天,據他後來的描述,認為死者呈現的是非常安詳而幸福的表情,在當時戰爭中如果這樣描寫,可能會引發大家生不如死的感覺,所以日本政府禁止他這樣寫。與這些遺體相處,我突然想起芥川的這一段話,大部分的死者,雖然身體不一定完整,然而呈現在臉上的,卻是一種超乎時空的表情。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7-05-24 00:00:00.0

關鍵字: 華航澎湖空難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