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癮藥物十面埋伏爸媽怎麼辦?

成癮藥物十面埋伏爸媽怎麼辦?
  • 作者 : 陳俊辰
  •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4名青少年有1個想嘗試成癮藥物,6個就有1人知道怎樣買到。當整個台灣為藥物成癮問題鬧得沸沸揚揚,縣市首長喊出「防治預算無上限」、總統公開宣布「零容忍」;究竟這樣的政策宣示有用嗎?爸媽常想,我把小孩送到學校去怎麼會變這樣?是被別的小孩帶壞的嗎?這個問題其實錯綜複雜,答案絕不是你想的這麼簡單,一定要耐心看完。

好旺角車行/代客駕車/微笑服務

短途3.5公里1000/長途9公里2000

車內:消暑飲品黑惡魔/請撥XXXXXXXXXX

―――――――

車遊價目混在一串手機群組傳訊中,沒有半分異樣。明眼人戳破窗紙:「寫得很清楚囉,公里是kilometer,3.5公克K他命一千元、9公克兩千,包裝成黑咖啡包。」

前桃園縣社會局長、台灣大學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兒少暨家庭研究中心執行長張淑慧提醒,爸媽常有種迷思,覺得吸毒是「別人家小孩」的事,跟我無關,卻忽略孩子的休閒娛樂就藏著大危機。現在成癮藥物已和中年爸媽以前的經驗大不相同,透過社群網路如LINE或WeChat等取得變簡單;小藥頭增加,同學較易互相分享;在社區拿到藥的機會也變高,父母需提高警覺。

她指出,現在吸食成癮藥物有M型現象,一端是中年家長以前印象中成績不好、和不良分子混的人,他們用的也經常是一般印象中的K他命、安非他命等;另一端卻是來自中產階級或以上、有一定社經地位的家庭,網友聚會、同學生日趴就變質成毒趴,用的多是偽裝成糖果、果凍、咖啡包等的新興藥物,藥物和社交娛樂合體,較接近俱樂部用藥形式。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副主任束連文和藥酒癮患者共處20多年,也強烈感受現今取得成癮藥物的管道變多了:「只要用關鍵字搜尋,上過某些台灣或外國網站2、3次,程式就懂你愛什麼了,接下來,哇!收e-mail時旁邊就一堆賣藥廣告跑出來,」誘惑近在眼角,一鍵成交後到最近的便利商店門口找人取件,國外賣家還跨海貼心寄上門。束連文苦笑:「我甚至建議千萬別把地址借『朋友』收包裹。」沒說出口的是,人心隔肚皮,小心背上大黑鍋。

張淑慧分享另一個故事。一個國中男生背一袋東西回家,媽媽隨口問買了什麼,他回:「沒有啦,同學要聚會,託我買飲料包帶去。」又急忙加一句:「你別亂碰哦!」媽媽當下覺得有點奇怪,小孩平時雖然嘴有些壞,可是從沒那麼緊張過。隔天她清掃家裡,兒子出門前又叮嚀:「我房間你別整理!」一再提醒反而透出不尋常,她偷偷進房,看到咖啡包,這時還選擇相信孩子,但留了心。

過幾天,垃圾桶裡冒出倒空的咖啡包、紙杯,全剪得碎碎的。兩件事一湊,媽媽腦袋「轟」的一聲,仍理智做了決定:立刻找社會局,請求專業社工來協助。

社工訪視後,發現孩子成績中等、在班上不大起眼,也不是壞學生。最近有人示好,他要交朋友,又想跟同學炫耀有好東西,證明自己很聰明,買來分送,想讓班上同學感謝他。非常人性的理由。

孩子一步行差踏錯的起點,可能如此簡單。

成癮藥物始終來自人性,不論是想從壓力下喘口氣、交友取暖、純好奇、反抗威權,手機、網路、線上線下一個個人際圈子轉啊轉的,可能就勒住年輕人的脖子落入圈套。

有調查數據為證:兒童福利聯盟2016年10月指出,每4名國小高年級和國、高中生就有1人(23.4%)表示可能會嘗試使用三、四級管制藥品,已夠驚心;更嚇人的是6人中就有1人(15.9%)知道怎麼將藥拿到手。

衛福部2014年「全國物質使用調查」結果則指出,台灣約23萬人曾使用過成癮藥物,陽明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教授陳娟瑜坦言:「從研究的觀點,這個數目是被低估的。」黑數無法掌握的原因複雜,水面下冰山的比例究竟多少,仍待多部會資料整合。

乘娛樂時代浪口,成癮藥物遍地開花

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助理教授陳嘉新擔任10多年精神科主治醫師後轉戰社會行為領域,他犀利指出成癮藥物橫行的重要原因:「以青少年來說,目前最大危害可能來自party drugs(吃藥炒熱氣氛、甩開日常限制),因為現在是追求娛樂的時代。」藥變得不是禁忌,而像娛樂用品。

例如前陣子搖頭吧流行,迷幻藥性的搖頭丸加上音樂催化,狂歡氣氛高漲;當下某些族群也有用藥助「性」的風氣。台大醫院新竹分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杜恩年遇過20多歲的竹科電子業員工上KTV歡唱,泡了含安非他命的咖啡包,竟喝出嚴重被害妄想症狀,在家裡大砸大鬧,最後被送到急診。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成癮防治科主治醫師陳亮妤攤開照片,是黑底印著銀色毛筆字「信念」的咖啡包,「這是賣給八家將、陣頭的,用『信念』打熱血牌,挑起哥兒們情義相挺的情緒。」另一種壓印凱蒂貓,賣給校園年輕女孩;黑底印紅色小惡魔,賣給青中年男性;包裝成速食麵、水果軟糖的則主打國、高中生。「藥頭是有分眾策略的在銷售,這才可怕。」還有種金色小惡魔,暗示摻安非他命,用起來更high。

不管是尋快樂、填空虛、療傷口、求認同,當成癮藥物走向族群化,甚至固著成為某群人的次文化,陳嘉新指出:「怎麼把衛教打進這些細碎的分眾,已經變成最大的挑戰。」

青少年好奇、愛新鮮,比成人更容易受誘惑,這種現象有充足的腦生理層面理由,而且用藥後神經結構漸漸被改變,「就像大腦被劫機,」杜恩年生動比喻。他指出,大腦控制情緒和衝動的腦區平均到20歲出頭才真正成熟,如果發育中遭毒害,不但可能損害認知功能,也會造成不可逆的精神症狀如憂鬱、幻覺、暴力等,還會進一步把大腦塑造成更加渴望藥,變成生根在心裡的癮。更糟的是,這種傷害無法逆轉。成癮者因為腦部變化,某種程度已身不由己。

因此,專家們都強調,最理想當然是別碰,如果用了,在接觸初期就發現、斷絕最為要緊。

政府信誓旦旦要打擊成癮藥物,但台灣整體規劃和作為始終模糊不清。

那麼,大環境既然一時難變,為自己打造「微環境」守護孩子,將是一帖有效解方。陳娟瑜直指,政府、學校這麼多年投入人力與經費灌輸成癮藥物知識,青少年會「知道」它是壞東西。「但實證研究已證實單只有藥物知識是不夠的,」她揭開4大關鍵點:

●個人情緒處理及社交能力能否改善?

吸食成癮藥物類似傳染病,最好的情況是別讓它進周圍環境,包括交友網絡或實體的居住社區。如果已經進來了,就要想辦法幫年輕人建立免疫力——例如壓力處理、社交能力、情緒管理,和做決定的技巧等。

●學校課業以外,有沒有能讓孩子不無聊甚至有成就感的活動?

讓他們有機會在父母、老師或同儕眼前表現自己的成就,比如興趣和運動。家庭成員或社區夥伴也需要挪出時間或空間提供這類成就活動,藉此強化情感連結、促成健康社會關係的發展。

●爸媽或家庭照顧者對孩子最喜歡做哪些事和交友狀況知道多少?

目前的工作形態讓下班時間的界線不清,但照顧者投入適當時間或注意力參與及監護孩子的活動,可減少孩子暴露在成癮藥物或接觸的機會。

●社區給了家庭哪些支持?

超長工時、薪資凍漲等結構性問題下,家庭功能受擠壓,社區力量需出來提供更多協助,例如社區團體、各縣市家庭服務中心、民間組織等。

不約而同,位在光譜另端的束連文也從臨床經驗指出:「很多人大罵年輕藥癮者『就是意志力差』,其實,外在情境幾乎必定大勝自制力,比如一起開趴的人拗你吸,你吸不吸?對每個人都很難。」身為國內極資深的成癮防治醫師,他卻一針見血表明家庭、環境才是預防和幫助病人的關鍵,「人在診間的時間實在只佔病人生活情境一小塊,影響有限,」他強調。

爸媽別硬撐,你也需要受幫助

束連文將吸食藥物分成3階段,第一是一般人,第二是偶然使用,第三階段是已造成傷害或成癮。在第一階段,陳娟瑜直指核心:協助青少年學習面對壓力、處理朋友關係、調理情緒和學會拒絕的技巧,能大幅降低碰觸成癮藥物的機率。

這些其實也是阻止第二階段推進第三階段的方式。張淑慧說,除了少數成癮性極強的藥品外,從偶爾使用到成癮,一般會走上2~3年,絕不是一次就上癮,這又是個打破刻板印象的事實。幫青少年重建社交技巧、抵抗情緒和同儕壓力、發展挫折復原等能力,「這段時間內是拉得回來的,」張淑慧很有信心。她也會請爸媽一起參加輔導,「我常跟家長說,幫孩子反毒、戒毒、離毒不是你一個人做得到的,你要尋求專業。其實爸媽也常不知所措,他們也需要被幫忙。」一句話,解開父母頭上的緊箍咒。

張淑慧建議,爸媽對成癮藥物的認知、想像和辨識能力要加強;萬一真遇上問題,「只有我才能救我孩子」、「別人不可能懂我們家」是相當常見的心理陷阱,千萬別鑽牛角尖,記得向外找專業資源協助。

民間也有爸媽團體形成,束連文就十分推崇士林地方法院調查保護室主任陳甘華催生的「盼望戒毒團體」,譽為北部地區數一數二成功的家長分享組織。

在營造居住環境層面,台北市文山區有安康平宅等區域、萬華區龍蛇雜處,長年被冠上「毒窟」惡名,卻在近在咫尺的忠順社區、南機場社區,長出獨特的社區支持機制,讓爸媽和青少年安心。

不論位在M型的哪一端,爸媽都是對抗成癮藥物的關鍵人物,從家庭到社區,仍需要更多溫暖的心思投入。

大腦理性比感性晚成年 讓青少年難招架誘惑

大腦前額葉調控情緒、組織和決策能力等,也負責控制衝動;邊緣系統則特別容易受荷爾蒙和神經傳導物質如多巴胺刺激,只要能讓大腦興奮的事都會去做,因此青少年會在成人看來雞毛蒜皮的一些事上特別拚命,例如同儕的認同、老師讚美、Facebook有人按讚,而且好奇、衝動、容易被激將法操控。

酒精和多種成癮藥物會刺激邊緣系統,偏偏前額葉的理性控制力落後8~10年才跟上,因此這段時間容易發生菸酒、藥癮等問題。

成癮藥物 無所不在

社群簡訊暗藏賣毒信息

●「小姐」代稱「成癮藥物」,訊息裡找小姐就是買毒的意思。

●賣家會把粉末泡水增重,出門不洗澡(浴缸貼圖)是說沒泡過水,標榜貨真價實。

●香是指K他命,K他命有股燒塑膠氣味。

●「梅小姐」指的是假裝成梅粉的藥物粉末。

●訊息中之所以充滿小圖,是因為文字容易被搜尋到,貼圖就沒有這問題。

偽食品真藥物,分眾銷售

●印著Hello Kitty的咖啡包,可愛風吸引年輕女生眼球。

●黑底色飲料包,主打愛刺激、自認反骨的的男生。

●零嘴速食麵看起來毫無異狀,拆開來是一小包一小包白色粉末。

●偽裝成牛軋糖或摻進跳跳糖、軟糖,一顆顆吃不知不覺就被「黏」住。

●賣家從賣場買來一般大廠的即溶咖啡包,換裝藥後再用機器封口賣出,外觀和正常產品一模一樣。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22期 2017-05-01 00:00:00.0

關鍵字: 非法藥物、咖啡包、親子關係、成癮藥物、反毒、新興毒品、青少年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