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酒精綁架的台灣/酒鬼們的故事

被酒精綁架的台灣/酒鬼們的故事
  • 作者 : 曾慧雯
  • 圖片來源 : 林后駿攝

週六晚上7點半,中山北路人車鼎沸,我拐入僻靜巷弄,走進台北市某里民活動中心。這兒是台灣戒酒無名會(Alcoholics Anonymous)固定的聚會點之一。

會議室裡,椅子朝中間圍成一圈,我揀了個空位坐下來。陸陸續續有人加入,沒過多久已有10來個人,男女都有,年齡從30歲到60歲不等,大家自動自發領取讀本,而這天帶領大家的是周。

他自我介紹:「我是周,我是酒鬼。」

這是戒酒無名會成員固定的開場白。這個自發的戒酒互助團體不與任何機構、宗派、政黨掛勾,永遠都要保持成員的匿名性,因此參與者僅以姓氏或綽號介紹自己。

周帶領大家讀《十二個步驟與十二個傳統》,每次選定一個章節,大家輪流誦讀。這天讀的是第一步驟:「我們承認我們無能為力對付酒精,而我們的生活已變得不可收拾。」

前半個小時朗誦讀本,後半個小時則是分享時間。就像經常在電影或歐美影集裡看到的那樣,大家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接著參與者一個接一個地說出自己的故事。

「20幾歲開始工作以後,就跟朋友去酒店喝酒,因為小姐坐檯費很貴,我改買洋酒回家自己喝;喝到後來沒錢了,酒的種類也愈買愈便宜……以前我是不喝米酒的,嫌它難喝,但有一次跟太太回鄉下娘家住,附近沒有便利商店可以買酒,我在家裡一直找、一直找,終於在廚房發現一箱煮菜調味用的米酒,每晚趁半夜跑去偷喝,直到第三天醉倒在廚房裡,家人才發現我已經喝掉半箱米酒。」
 
「一段時間沒喝酒,身體就開始不舒服,手一直抖,所以我都會在辦公室抽屜裡藏酒,不時偷偷灌一口,不然沒辦法繼續工作……一瓶酒不多,我大概三、四口就喝完了。」

「為了戒酒,我搬過好幾次家,想說遠離酒友應該就沒事了,可是我太太說我們酒鬼的鼻子很靈,再遠都聞得到酒味,不管搬到哪裡,還是能找到一群人湊在一起喝酒。記得剛到戒酒無名會時,有人鼓勵我說我一定行的,但我心想,部落裡大家都在喝酒啊!我怎麼可能戒得了?」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6-09-07 00:00:00.0

關鍵字: 酒害防制、酗酒、戒酒無名會、酒精、酒癮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