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亡面前,是什麼讓人值得一活?

在死亡面前,是什麼讓人值得一活?
  • 作者 : 保羅.卡拉尼提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即將攀上充滿希望的人生巔峰,死亡的陰影卻突然橫亙身前,一位三十七歲的天才神經外科醫師勇敢直視死亡,在所剩時間不多的急迫中,奮力一探生命的最根本價值。在死亡面前,是什麼讓人值得一活?當人生未來變成有限的現在式,你選擇如何活?當生命逐漸消逝,迎接新生命的降臨,意義何在?《當呼吸化為空氣》書摘試閱:

未來,不再是通往生命目標的梯子,它平躺下來,成為無止盡的現在。然而,有樣東西的未來性不能遭到剝奪:我們的女兒,凱迪。也許,只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訴這個嬰兒她全是未來,短暫跟我重疊,而我的生命,除非奇蹟出現,全是過去。

要是我會寫書,我會編輯一個各類死亡的紀事錄,加上評論:能教死,必能教生。

病床上,我躺在露西身邊,兩人都在哭,CT掃描影像還在電腦螢幕上發光醫師的身分—我的身分—從此無關緊要。癌細胞已經侵入多個器官系統,診斷十分明確。

病房很安靜。露西告訴我她愛我。「我不想死,」我說。告訴她要再婚,我無法忍受想到她一個人過日子。我告訴她,我們應該馬上把房屋貸款拿去重新融資。我們開始打電話給家人。某一刻,維多利亞來到病房,我們討論掃描影像,以及未來可能的治療。當她提起回來當住院醫師的種種現實準備時,我打斷她。

「維多利亞,」我說,「我不會回醫院當醫師了。你不覺得嗎?」我生命的一章似乎結束了;也許整本書都在收尾。與其成為牧師般的角色,協助另一個生命轉型,我發現自己才是那頭迷失而惶惑的羊。重病不僅改變生命,更是粉碎生命。感覺這不太像天啟(一道刺眼的疾光,照亮「真正重要的事情」),反而比較像某個人剛剛丟下燃燒彈,夷平往前的道路。現在,我得繞道而行。

弟弟基凡已經來到床邊。「你完成了這麼多事情,」他說。「你知道的,對不對?」我嘆氣。他是好意,可是那話好空洞。我這一生一直在累積自己的潛力,如今無用武之地的潛力。我計畫要做的事這麼多,而且已經如此接近實現的邊緣。我身體不再能行動,我想像中的未來、我個人的身分認同一起幻滅,而我面對的是病人同樣面對的存在困境。肺癌的診斷已經證實。我小心翼翼計畫並努力追求到手的未來從此不存。

文章出處: 時報出版 2016-08-24 00:00:00.0

關鍵字: 呼吸、人生、生命、死亡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