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福部常務次長許銘能:我唯一的信念就是要走出病房

衛福部常務次長許銘能:我唯一的信念就是要走出病房
  • 作者 : 李宜芸整理

「癌症對我來說,它就是跟我一起存在,」衛生福利部常務次長許銘能34歲發現血癌,醫生說大概活不過三年,接受骨髓移植治療,10年後復發、又合併猛爆性肝炎,人生至少超過1/3的時間,都在與血癌對抗。

當時我三十四歲,大概民國83年,別人總是認為我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就叫我去抽血檢查,我也覺得沒什麼不舒服,拖了一個月才去看結果。醫師說:「你的白血球怎麼這麼高?」我沒發燒、沒感染,但白血球3萬多。我本身是醫師,以我過去的經驗一定是血液疾病。後來就找了台大的陳耀昌教授,他是台灣血液癌症的專家。

他說我大概活不過三年,那真的是沒有明天的感覺。

當時的化學治療或者干擾式的治療只能維持一陣子,唯一的方式是骨髓移植。骨髓移植有風險,有些人在進行骨髓移植治療,治療不成功,馬上就走了。但我就只有這條路可以走,我別無選擇。

第一個要面對的是配對問題,心裡很煎熬。我姐姐、弟弟配了不合,我開始很緊張。當時我哥哥在美國,就請他在美國做檢查再把報告寄回來,確定合了的當下,我突然覺得我有信心我可以活下去了。

我總共接受了十次的放射線治療,加上兩劑致死劑量的化學治療,之後我的白血球開始下降到0。那時只要有任何的感染,我就走了。到0了以後,再期待我哥哥的骨髓細胞放到我身上能不能長出來,長不出來也會走。那時我總是告訴自己:我現在唯一能夠做的部分就是配合治療,然後讓身體不要感染。

用醫院的投幣電話通知爸媽

一開始診斷的時候,我不讓我爸媽知道這件事情,但要準備要住院了,我平常住家裡,突然要住院時總要告訴我媽今天為什麼不回家。我就用醫院的投幣式電話打電話告訴我爸媽說,「我要住院了。」然後我爸媽就來到醫院看我,我解釋病情講一堆,他們還是不清楚為什麼沒有家族史,好端端突然得個病。

當下我想到以前在急診室時,常常會碰到車禍進來急救,然後看到白髮蒼蒼的父母來急診室,看著他的小孩子沒有救;這對父母來講是一個非常大的衝擊,我告訴自己絕對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6-05-10 00:00:00.0

關鍵字: 許銘能、 血癌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