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顆足球 讓社區鄰里不再害怕精障病友

圖片來源 / 林后駿攝
瀏覽數5,469
2016/05/01 · 作者 / 曾沛瑜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10期
放大字體
在嘉義,一群職能治療師透過足球幫精障病友找回自信,讓社區鄰里有機會看見他們真實的面貌,並且在每個可能讓人墜落的縫隙裡,溫柔地鋪上綠色草皮,織進藍天白雲。

足球教練蔡坤堂在場上喊:「足-球-之-母?」,球員們大聲回:「點-點-點~」乍聽之下有點搞笑,但這麼直白的口號卻也讓甫踏進球場的我立刻學會如何停球,原來只要把一腳重心放在球後方,另一腳輕輕地在球上點、點、點,就能讓它停下來。

除此之外,足球之母「切切切」教會我帶球;抱樹練習「掃把腳」則讓我懂得傳球,那天上午,從未踢過足球的我,幸運地在練習賽最後3分鐘替補上場,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對方攻勢已來到眼前,雖有攔到球,卻未化解攻勢,幸好後方隊友即時補上,順利化解危機。

那是個無比快樂的上午,跑在藍天綠地裡,我享受著從小只能被球K、到有一天能用腳控球的成就;與此同時,場邊不絕於耳的「足夢隊加油」不斷加滿團隊的熱血;直到融入隊伍,方才理解教練耳提面命的「互助」精神,原來自己不是毫無用處,我絕對有能力幫助隊友,隊友也會在需要時幫助我,而這樣的快樂,是一群精障朋友帶給我的。

一顆球帶來的改變

陪我度過那個美好早晨的是「嘉義Q聯盟足夢隊」,一支由嘉義地區精障朋友組成的足球隊,他們不僅打破我對精障朋友狹隘的想像,還締造連專業人士都驚豔的成績。連續3年,他們代表台灣參加香港舉辦的兩岸三地精障足球賽「中華復康盃」,今年更一舉踢進決賽,拿下亞軍。

其實這支勁旅成軍不過2年半。5年前,台中榮民總醫院嘉義分院副院長黃敏偉注意到義大利推廣精障朋友的足球復健頗有成效,無論在壓力處理、人際互動、自信提升上皆有助益,於是找來嘉義市職能治療師公會理事長蔡德南組織球隊,作為精障朋友復健訓練的一環。

沒想到,這個起心動念竟引發後續一連串蝴蝶效應。

初次見到這群精障朋友,老實說連「看起來怪怪的」的印象都談不上,我甚至分不清哪些是病友、職能治療師或教練的學生,然而他們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開朗,談起第一次見到病友的模樣,蔡坤堂模仿得生動,「他們多半面無表情,不是不理你,就是有意無意地打量,或者一直碎碎念,『那是保護自己的表情。』」

然而當他們逐漸從踢球的過程獲得成就感、認同感與歸屬感,化學效應出現了。

陣中明星球員莊小英(化名)的變化最讓大家津津樂道。他是足夢隊前鋒,也是在復康盃決賽中踢進關鍵球的球員,而平日他則是嘉義基督教醫院日間病房的一員。莊小英原為工研院研究員,研發的產品甚至拿到國外專利,後來卻因壓力過大罹患思覺失調,病癒後回南部教書,又因招生壓力過大再次復發。

「也許是年紀較大、學識高、同儕成就又好,進而加深憂鬱症狀,莊小英剛進病房時總是坐在角落不說話,無論問什麼都答:『我老了,沒效了,』一天可以重複好幾次,」嘉義基督教醫院精神科職能治療師陳柏宏娓娓道來。踢球後的莊小英開始找回過去的熱忱,且願意敞開心胸聊自己的故事,原來他球齡已有30年,過去參加校隊甚至拿過足球賽六連霸。

難以想像奔馳在球場上的莊小英已經57歲,台中榮總嘉義分院身心醫學部職能治療師張朝翔笑言,一開始他跑5分鐘就不支倒地,如今卻能在高強度的比賽中持續40分鐘;2012年初次參與全國賽「心滿意足盃」時,他甚至連膝蓋開刀的縫線都還沒拆就堅持上場,雖然傷口不幸裂開,但那份成就讓他不以為苦。今年,他甚至邀請在深圳當老闆的同學到香港觀賽呢!

幫助精障病友站起來,是每個人的責任

不只病友,跟他們一塊練球的職能治療師也因為足球開始對工作產生不一樣的想法。

「最大的改變是治療的『視野』打開了,」張朝翔形容,就像足球員踢球會有視野,運球時必須注意環境的變化,不能自顧自運球,所以在病人身上,治療師也不能只看到自己的觀點。

過去治療者跟病人之間是上對下的關係,但在球場上彼此是平等的,且傳球的過程中會逐漸開始信賴彼此,成為擁有革命情感的朋友,這也讓張朝翔開始反省,過去治療經常會陷入一種迷思,認為自己的專業判斷是正確的,但現在他會站在病人的立場想一遍,再結合專業知識找出更好的解決方法。

更重要的是,足球讓精障朋友跨出杜鵑窩,社區鄰里也有機會重新認識他們真實的面貌。

蔡德南提到,過去職能治療多半在醫療機構等相對封閉、保護的環境下進行,但在社區裡踢球就會冒出許多不同的元素,教練也會安排小學生、女足隊來交流,一開始小朋友的家長會好奇,但時間久了疑慮也隨之消失,甚至會主動幫朋友問精障相關就醫資訊,其中最令蔡坤堂感動的是,自從接觸足球後,許多精障朋友的家長不再擔心他們回家會作亂,開始願意接他們回家。

從一個幫助病人的起心動念開始,足夢隊沒有任何資源,連教練都得靠職能治療師三顧茅廬請來無償幫忙,到一步步成立康復之友協會撰寫計劃申請補助,跟地方獅子會、扶輪社募款,現在則是嘉義市衛生局、社會處、市立體育場都跳下來幫忙連結資源,甚至出國比賽前嘉義市長涂醒哲也親自來授旗。原來要讓精障病友重新在社區裡站起來,不是一個家庭、一家醫院的事,而是整個社區與城市的責任。

下一步,蔡坤堂的夢想是帶著這群精障病友坐遊覽車環島到台灣各地踢球,讓更多精障朋友有機會認識足球,黃敏偉則期待,台灣社會有一天也能像香港支持精障足球一樣,不僅與藝人隊、警察隊踢友誼賽,更讓一般人有機會透過更多元管道理解精障病友,跳脫被污名的形象。

當大家憂心著社會安全網的破洞怎麼補?我看見的是,有一群人正努力在每個可能讓人墜落的縫隙裡,溫柔地鋪上綠色草皮,織進藍天白雲。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居家
這麼大的地震 101怎樣了?直擊85樓燈泡掉落碎裂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