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燈泡事件後,一位焦慮母親跟心理師的對談

瀏覽數48,902
2016/03/31 · 作者 / 林貞岑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老師,我想請教您民眾在遭遇重大事件後,心理如何復原……」「你觀察到什麼?你的感覺是什麼?」一大早打電話給長青木心理諮商所所長林茹鴻,她劈頭就問我的感覺。我愣了一下,回說:「身為母親,我好生氣、又覺得無奈、緊張、害怕。」她一句話立刻安撫了我,「恐懼、難過都是正常的,能感同身受很好!」
小燈泡遭遇不幸事件後幾天,我在淚眼模糊中看完每篇稿子,邊看邊哭,邊哭邊寫。身為記者,必須冷靜處理各種排山倒海的資訊,即刻做出判斷及相關報導,字斟句酌;同時我又是三個小孩的母親,我也有情緒,面對如此殘忍狀況,心裡不住狂喊「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小孩子?」我感到憤怒、不解、傷心,我擔心自己做得不夠,無法保護孩子安全。

偏偏在傳播管道多、速度快的今天,這類重大事件更頻繁挑動我們的神經。

「這是一個考驗,」林茹鴻說,在這個時間點,的確考驗我們如何看待這件事、如何面對自己的反應及情緒。

她解釋,以前得下班回家打電話才能通知重大事件,現在全世界一發生重大事故,透過臉書、LINE、網路就能鋪天蓋地「啪!」一聲在你面前潑灑開來,不管你在上班還是在家裡,可能馬上就會接受到,或者被驚嚇到。

因此,如何決定自己從什麼管道接收訊息?什麼時候適合接收?接收多少?變得非常重要。

有情緒反應,很正常

「有情緒反應很正常,」林茹鴻指出,恐懼、憤怒、害怕……等是情緒也是感受、是值得被好好對待的。

但,台灣人平常時缺乏適當情緒教育,不理解情緒,也不明白如何接納情緒變化,導致我們常以為憤怒、哭泣就是「負面情緒」,是不乖、不好、不被允許的。

林茹鴻說,被責備、被傷害、事情做不好,本來情緒就會起伏震盪,而且情緒是很後端的反應、是個人反應的其中一個「結果」,它不是一個「原因」,當然不需要去訓練自己「沒有情緒」。

有些人則認為情緒是外在事件引發或變得激化,但是若它原本不存在於我們自己,又怎能被引發?因此,面對情緒我們可以學習覺察它、感受它、了解它,然後慢慢調適、慢慢理解它的本質和源由。

她建議可以觀察自己的情緒,感覺到什麼?如何思考這件事?它如何扣連你的個人生命經驗?自己是如何回應情緒衝擊的?先跟自己安靜的對話。

「在這種情緒下,慢-慢-想清楚,」林茹鴻說,給自己一點時間,也可以和同樣願意理解自身感覺的人聊聊,幫助彼此釐清,覺察情緒帶給生命的啟發。

不過,自己面對情緒難免手足無措,尤其就是忍不住想掉淚,該怎麼辦?「你會哭,哭什麼?為什麼哭?」林茹鴻問。「我擔心自己的小孩有一天也會遇到這種事……」林茹鴻說,這是意外,不是焦慮害怕可以避免掉,「誰碰到都可能完全沒辦法!」她覺得如果因為未來的「萬一」,而失去所有的「現在」,不敢上街或對人失去信任,或許要問問自己怎麼面對生命無常的本質。

無常是隨時可能發生在你我周遭的真實人生-天災人禍、生死兩隔,無法避免,是全部人該面對的課題。


一直聚焦在「會不會碰到這種事?」只會讓自己愈來愈恐慌,因為面對「無常」誰也沒有答案,「為什麼不會是我?」林茹鴻提到,殺人兇手不是突然跑出來的,他們本來就存在社會上,「人有黑暗的一面,我們如何面對自己的黑暗面?社會就是我們所組成的,社會也有黑暗面,我們如何一起面對它?」她認為,今天我們看加害者很可惡,可是能否去想到,他們出生時也是一般人,為什麼最後會變這樣?為什麼會一錯再錯?「任何的悲劇都有脈絡可循,」她說,黑暗一直都在,只是為何會走到那裏,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具破壞性的人?如果我們早點發現自己重覆的困境,同時也理解、關懷他人的處境,或許有機會照亮彼此的黑暗,減少傷人悲劇。

因為無常,所以更要珍惜眼前。

我開始思考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以及我要的是什麼樣的生活,「我們真的沒有好好去活著,」林茹鴻提到,小燈泡媽媽形容,事發當天她邊吃水果邊看窗外風景,還告訴媽媽『這裡的風景好美,這個世界好漂亮』。「如果她的離開喚回我們對生命更加珍惜,對美好更加重視,我們會好好去思考,可以怎麼活。」林茹鴻認為,人生不知何時會面對結束,但「現在」可以決定要過什麼樣的生活。
    
我,一個母親,從害怕、怨恨、無奈、無力到理解,試著懂得什麼才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這是4歲小孩教我的生命課。小燈泡,謝謝你。

◎看到旁人難過,可以怎麼做?

不必當作看不見,也不要責備他們,人都有感同身受的能力,就學著去陪伴、接受他們吧!但如果發現他們愈來愈亂無法靜下來,甚至影響生活工作,建議尋求專業協助。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