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中藥販賣業者的身分之爭

圖片來源 / 《藥師週刊》提供
瀏覽數6,889
2016/03/01 · 作者 / 曾沛瑜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08期
放大字體
自古以來,中醫藥一直是台灣社會主要的醫療模式,直到西方醫學進入,兩者才逐漸產生競合的關係,但無論如何,中醫藥至今仍在常民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衛福部調查顯示,約有66%的民眾經常性使用中藥材,每年有30%的民眾至少用健保看過一次中醫。

保留傳統醫學更是世界潮流,世界衛生組織(WHO)於2002年即發表「世界衛生組織傳統醫學戰略」,呼籲各國應重視並制定政策管理傳統醫藥,提高傳統醫學服務提供者之技能,確保病人安全。

但為何台灣中藥房的角色會走入今日這般尷尬的境地?

制度建立是產業延續的關鍵

過去中藥商與中醫師兩者的界線是模糊的,但由於藥商掌握了藥材的來源與辨識的位置,所以往往扮演著更為關鍵的角色,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所長劉士永半開玩笑地說,這也是為什麼金庸的小說裡有「黃藥師」而非黃醫師,中醫師為了掌握有信心的藥材,往往必須依著藥舖行醫,而這樣的關係到日治時期逐漸開始改變。

日治時期的中醫稱為「漢醫」,中藥商稱作「藥種商」,兩者自日治時期後命運便大不相同,漢醫不斷凋零,藥種商卻日漸暢旺,這跟日本對漢醫藥治療採取「廢醫存藥」的觀念有關。

其實中醫在當時差點消失。《日治時期(西元1895-1945)の臺灣中醫》一書提到,當時日本在台強勢導入現代醫療衛生觀念,建立西方醫學、壓抑傳統醫療,由於不敢貿然禁止漢醫,於是在1901年舉辦了唯一一次漢醫執照檢覈考試,並規定在期限內登記,否則形同密醫,從此日本政府便有效控制台灣漢醫數量,而有照漢醫的數量也一路從最初的1900多人,凋零至數十餘人。

1949年國民政府遷台後,管理手段雖不如日本激烈,但在科學至上的風氣下,醫藥行政與教育部門仍以西醫為主,直到1956年才同意中醫界請願設立中醫院校,於是1958年成立中國醫藥學院,之後陸續於1968年舉辦中醫師檢定考試,1988年舉辦中醫師檢覈考試,中醫才得以繼續開枝散葉。

《藥事法》修法,終結中藥房師徒制傳統

如今回頭看日治時期的漢醫,似乎與今日中藥商處境頗為相似。

日治時期的藥種商被視為專門處理中藥材相關知識技術的商人,角色無異於生絲進口商,所以他們並不完全被視為醫藥部門,而是屬於經濟單位,劉士永說。

所以有趣的是,在日本醫、藥分離的管理態度下,漢醫人數雖不斷減少,漢藥店卻是逐年增加。《日治時期(西元1895-1945)の臺灣中醫》分析,一方面是民情所需,台灣民眾仍依賴傳統漢藥,一方面則和殖民政府不願放棄進口漢藥每年可觀的稅收有關。

國民政府來台後,中藥商的身分則陸續因幾次修法產生劇烈的變化,直至今日爭論不休的局面。最早政府根據1947年制定的《藥商管理辦法》管理中藥商,後來則是1970年的《藥物藥商管理法(藥事法前身)》,直至1993年更名為《藥事法》規範中藥商身分至今。

其中1993年《藥事法》的修法最為關鍵。第28條規定:「中藥販賣業者應由專任中醫師或修習中藥課程達適當標準之藥師或藥劑生駐店管理,」終結了中藥產業師徒相授的傳統。

新增的第103條則是所謂的「落日條款」,將1993年以前修習中藥課程達適當標準的中藥商予以列冊登記,得繼續經營中藥販賣業務。

但中藥商公會理事長朱溥霖抗議,20幾年過去,政府未循《藥事法》第103條內容設立中藥學系,也未舉辦中藥相關的國家考試,使中藥產業的教、考、訓、用制度無法落實;也不發給傳統中藥商任何執照,只是任由中藥產業凋零,完全是行政怠惰。

中醫師、藥師反對中藥材管理技術士草案

中藥商究竟何去何從?這幾年似乎出現一絲轉變的曙光。

衛福部於立法院第八屆會期提出《藥事法》修正草案,計劃透過勞動部舉辦「中藥材管理技術士」檢定,讓中藥商得透過考試取得中藥販賣資格,但此次提案卻引發中醫師、藥師反彈。

其中中醫師公會與藥師全聯會無法接受的是,草案內容提出,中藥販賣業者得經營:「依不含毒劇中藥材之固有成方,『按消費者自用需求』調配而成之傳統丸、散、膏、丹及煎藥之零售。」

中醫師公會理事長何永成認為,固有成方範圍過大,且「按照消費者需求調配」已逾越中醫生職權,因此他提出應建立「中藥師制度」,畢竟技術人員不該有調劑權,應由專業的中藥師執行。

藥師全聯會監事會召集人古博仁也直言,這點簡直是大開後門,讓中藥商變得萬能。藥師全聯會認為,調劑是專業行為,應由藥師執行,因為國人經常混合使用西藥、中藥、健康食品, 一旦同時進入人體,可能發生交互作用或副作用等不良後果,需由熟悉中西藥的人把關。

最後此案未於原訂時間進行黨團協商,最終也因立法院第八屆會期結束,屆期不續審,因此法案再度回到衛福部。

下一步:中藥師、中藥材管理技術士並行?

聽取產官學界建議後,衛福部中醫藥司司長黃怡超指出,下一步會將中藥專業人力包含「中藥師」與「中藥材管理技術士」的分工做通盤考量,陳聘琪也提到,目前已在做整體規劃,預計2016年中會先對外做政策說明。

「中醫藥與西醫藥是兩種知識體系,就像英文無法取代中文,兩者是不同的語言,」所以黃怡超認為,除了透過中藥材管理技術士經營前端中藥材的批發、零售、輸入、輸出;後端接觸人的部分,因牽涉民眾用藥,應建立中藥專業的教、考、訓、用,從大學科班就訓練專門負責的中藥師,並經由國家考試檢定認可。

研究亞洲各國中藥藥事人員管理制度的施純全也指出,目前亞洲國家除了日本因廢醫存藥而未設有中醫師與中藥師制度外,皆已陸續建立起中醫藥管理制度,其中跟台灣一樣經常使用中藥的中國、韓國更早已建立完整的中(韓)醫師與中(韓)藥師教、考、訓、用制度。

但目前對於中藥師制度部分設計仍有爭議,藥師全聯會就持反對立場。先前全國各藥學院院長與藥學系系主任已於衛福部「研商建立中藥師制度會議」時前往抗議,認為藥吃進肚子不分中西,因此藥師也不應切割為「中藥師」和「西藥師」,藥師全聯會理事鄭喻仁也呼籲,就過去許多前輩的經驗,將中西藥智慧結合在一個人的腦袋裡是中藥發展最正確的方式,目前3萬多名修習過適當中藥學分的藥師已經在腦內融合好了,應善加利用。

趙正睿也指出,目前台灣中藥人力之所以流失,是因調劑費用不合理所致,西醫基層每張處方箋藥事費用為48點(1點將近1元),部分甚至達到69點,但中藥每張處方箋平均開立7天藥品,但調劑費用卻僅有23點,遑論中藥調劑工作環境不佳、製作過程粉塵多,一般藥師自然卻步。

但何永成認為,專業必須分流,例如光一個復健科,除了復健科醫師外還有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等,怎麼可能今天藥不分中西?

朱溥霖也指出,關鍵還是這些修習16學分的藥師不夠熟悉中藥、不願經營中藥,以及對中藥材的辨識、炮製不盡了解,假如一開始藥材就辨識不清,搞不清楚品項是否正確、無法判定真偽,那才真正影響用藥安全。

影響中藥商身分的關鍵修法



資料來源:《藥物藥商管理法》、《藥事法》

專題》消失的中藥房
凋零│中藥房消失中
變革│跳脫西醫藥框架,重拾中醫藥文化
爭議│中藥販賣業者的身分之爭
你可以怎麼用中藥房?
泰成中藥:藥材像小孩,用心照顧就有回報
黃德安蔘藥批發行:二代接班,中藥魅力被看見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瘦身減重
擔心自己肚子太大嗎?3招甩開腹部贅肉!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