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共住 找尋老後新可能

合作共住 找尋老後新可能
  • 作者 : 李宜芸
  •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低薪、高房價,這兩個詞最近重重地壓在台灣人身上,更是造成這兩年政治局勢劇烈演變的關鍵之一。以台北為例,目前的房價所得比達16.16,居世界之冠,遠高於東京、首爾,一般家庭需要不吃不喝16年才能買得起台北市的房子。不只一般人買不起房,還可能租不到房。崔媽媽基金會曾統計,九成房東不願租給長輩及弱勢民眾,甚至限制超過45歲不能租屋。即將踏入超高齡社會的台灣,家庭養老扶弱的功能失效,以往鄰里互助的美德也已不再,人際關係逐漸疏離。該如何避免踏入日本的「無緣社會」?解決住的問題,社會住宅是其中一個解方。然而台灣的公共住宅政策發展牛步,公共住宅比率只有0.08%,低於日本的6%、荷蘭的34%、英國的20%,遠遠無法滿足所需。面對政府住宅政策蹣跚,為了不讓自己成為孤獨的無殼蝸牛,現在有學者、專家冀望從社會經濟制度找到解方,甚至推動「共住共老」,解決這世紀的社會難題。為探討老後所居,《康健》前往德國,發現當地人不時興買房,而是找志同道合的人一同蓋屋,房價低廉、社區連結緊密,實現「幼有所托、老有所終」的理想境界。而台灣也開始有星星之火。在台南仕安里,由社區居民主動發展社區產業,發展仕安的稻米品牌,收入盈餘回饋社區,建構社區照顧,孩子課後有課輔班、長輩有醫療車載他們去看病。他們怎麼做到的?

德國柏林

共居解決這個世代的孤獨


薪水是台灣兩倍的德國人,不流行買房,而是自己蓋房子。

2015年11月中旬,德國剛入深冬,這幾天下著綿綿細雨、戶外溫度不到10℃,但街上許多店家已掛起聖誕裝飾,氣氛格外溫馨。

在貫穿柏林的施普雷(Spree)河岸旁,地上泥濘,經過幾處工地,就撞見了眼前這3棟工業風的建物「Spreefeld」。

這是由一群民眾與非營利組織找建商合作蓋起的家,完工於1年半前,總共花費5年時間籌備。

如同柏林其他建築計劃都有自己的主題,Spreefeld特別強調住民的跨世代共居(Intergeneration Housing)。這3棟建築總計130名住戶,90個成人、30個孩子,最老的是75歲,最小的不過1、2歲。

計劃最初始,是由4~5人共同策劃,並招募認同計劃理念的人加入。這130人絕大多數素昧平生,不同年齡層、職業,儼然是柏林的縮影。

拉方博士(Michael LaFond)身為住戶,也是負責此建案的非營利組織ID22:創意永續協會(ID22: Institute of Creative Sustainability)負責人之一,他解釋,如同各國的大城市一樣,柏林房價愈來愈高,同樣也面臨高齡化問題,且超過半數的人都是獨居,「我們害怕孤獨,孤獨讓人憂鬱、生病,甚至死亡,」也因此柏林這10年找尋新的合作住宅模式,解決這個世代孤獨的問題。

用共同空間讓住民的心更靠近

走進社區,不過下午4點,天已漸黑,大樓間的草地,有個小女孩穿戴著厚外套、毛帽在泥濘中玩耍,媽媽在一旁灑水澆花。

進到拉方「家」的共同客廳,處處是生活的痕跡。大餐桌旁是大片落地窗與偌大的廚房,桌旁擺著10多張各式大小、高低不一的椅子,也自成一種風格。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07期 2016-02-01 00:00:00.0

關鍵字: 德國、合作住宅、住宅合作社、Spreefeld、住宅政策、高齡社會、合作共老、跨世代共居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