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瓊瓊:希望75歲時還有面對過往人生的智慧和勇氣

袁瓊瓊:希望75歲時還有面對過往人生的智慧和勇氣
  • 作者 : 袁瓊瓊
  • 圖片來源 : 馬景平

親愛的我:如果你現在正在看這封信的話,那表示我竟然也活到了75歲。我很難講,對於這件事究竟是歡喜還是憂慮,不過這肯定多少是種奇蹟,因為以目前身體狀況,我總覺得我不大可能活這樣長的。

長壽這件事,一般都認為跟遺傳有關,我父親47歲過世,但是2015的現在,我86歲老母依然安在。我沒法說她「健」在,是因為她上了80歲之後,一直在病院裡進進出出。她畢生的幾次大手術都是在80歲前後動刀的,多少說明了她的肉身,是在這個階段,開始大舉衰敗。而這個禮拜六,她又要動一次手術。

至少從母親這邊看,我有50%的基因可以活到80歲以上;是哪一種活法另論。而父親那邊的遺傳,又保證我有50%的可能不會兼得長壽與健康。父親因病去世,那造成他猝死的基因,現在正在我身上延續,也必將傳承給我的子女,使他們在花甲之時,以病痛的方式思念我。如同我現在想起父親。

在上個月,我還在發憤圖強,決心要活100歲。因為腦袋還很活躍,要把自己想寫的東西完成,不活長一點是不行的。(順便,我想問一下,2025年這一頭的你,我計劃中的那5本書,是不是都完成了呢?或者,至少也該完成3本吧?我希望你比2015年的我要努力,和更有覺悟一點。)

但是因為母親住院,最近在思考的是:我究竟有沒有那個「勇氣」活到耄耋?觀看我的母親,我實實在在感覺:要安然長壽,不單是遺傳的問題,更需要的是勇氣。是接受現狀,不怨不尤的勇氣。

年老是很辛苦的事。或許得老年失智還比較「幸福」一點。至少事主擺脫了過去的記憶,不需要與從前的自己比較。

年老是無數的對照和比較。像站在多重鏡前,許多的自己與自己對視,只是我們生命中的那許多自己,不像多重鏡中映現的那樣單純。可能有一些自己是美麗的,一些自己是狼狽的,一些自己是善良的,一些自己是惡毒的。人到了一個歲數,就會發現自己忽然站在某種多重鏡前,那些曾經存在的「我」,以不同面目與自己對望,內中絕對有一些臉孔是不忍卒睹的,是看來刺心的。

老年的一個弔詭是「時間」很短,但「時日」很長。有時候會覺得時日無窮無盡,不知道哪一天是到頭的日子,但是每一天卻短暫地倏忽即過,短得來不及做任何事情,只除了回憶。

檢視那一路迤邐行來的,曾經的「我」,以天數計的話,到2025年,一共有27375個我,就像開一次盛大的「同學」會,面對這許多,經歷了不同階段人生的那個我,如何去寬諒那些不忍卒睹的,擁抱那些刺心的,這是晚年的課題。而或許比健康更重要的,是面對過往的智慧和勇氣。

因此,如果你能夠看到這封信,我想我要恭喜你,能活到75歲,證明你比現在的我更勇敢。當然(我希望)也更健康。

2015的你  敬上

---------------

袁瓊瓊

65歲(1950年生),專業作家及電視電影編劇,文字俐落簡潔,個性好奇,喜愛新事物,早期曾以「朱陵」為筆名發表散文及新詩,更兼及童話故事。曾獲中外文學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聯合報徵文散文首獎、時報文學獎首獎。作品主題多環繞都會男女情愛,已出版著作涵蓋小說、散文、隨筆及採訪等共計18種。著有散文《看》、《繾綣情書》、《孤單情書》、《紅塵心事》、《隨意》、《青春的天空》,小說《春水船》、《自己的天空》、《滄桑》、《或許,與愛無關》等多部作品,極短篇《袁瓊瓊極短篇》、《恐怖時代》等。

文章出處: 特刊 2015-12-03 00:00:00.0

關鍵字: 袁瓊瓊、年老、記憶、長壽、人生觀、生命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