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我是能量飽滿的潛水艇,平常潛在海裡,隨時浮上來做些事

小野:我是能量飽滿的潛水艇,平常潛在海裡,隨時浮上來做些事
  • 作者 : 李瑟,蘇于修採訪整理
  • 圖片來源 : 王建棟

我曾寫過一本小說《第五代青春痘》,講的是2056年的台灣,那時候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所以就天馬行空想像當時已經沒有學校,只有社區中心,大家都在家裡自學,固定時間到社區中心去讓老師教一教,教育的概念已經不同。

我認為我的孫子們最重要的是學會一技之長,台灣高學歷高失業的問題已經迫在眉睫,我感覺,教育會被迫改變,要思考「我們要教出什麼樣的小孩,在未來才有競爭力」。

我把人分成三階段,出生到30歲是第一個圓,31~60歲是第二個圓,61歲開始又是一個圓。我剛踏入第三個圓圈的開始─初老,電影都拍完了,開始回頭去看看人生還有什麼遺憾。

我很早就開始寫作,24歲因為《蛹之生》成名,40歲成為暢銷作家,一路往前衝,除了寫作也從事電影工作,一直埋在辦公室裡做產品拍電影,從寫劇本,做企劃、找編劇、找演員,不斷的生產很多電影,時間壓縮很快。

現在很多人在聊當時拍電影的快樂、享受拍的過程、去參加國際影展的回憶以及認識很多朋友的樂趣……我卻沒有享受過那種快樂,因為我把它當作一份責任一直在做,在生產,我失去更重要的東西就是工作本身的樂趣。

這跟父親給我們的教育有關,他要求子女們要有使命感、工作感、不能停,我被催促長大,使我一直慌慌張張在工作,不敢慢下來享受工作。我們這一代的共同性格就是「很焦慮」,因為我們從小都是被逼著前進,多數人只能選擇自己不喜歡的職業,一輩子都做自己不喜歡的工作。

把年輕時不敢談「享受」的樂趣找回來

我違抗父命做了我很喜歡的工作,在中影公司完成很多電影,每部電影都是奇蹟般的完成,都應該是一輩子的記憶,但是我現在想不起來我所企劃、開拍的那些電影、和最後電影上片的行銷;我的筆記本寫滿數字,都是壓力。

最近,我兒子李中的電影《青田街一號》被選進瑞士的盧卡諾影展,我想起我跟楊德昌共同編劇的作品《恐怖份子》拿過盧卡諾影展銀豹獎,當年我36歲,但我沒有去過那裡。我兒子也剛好36歲,他去了影展,我半開玩笑說:「買點紀念品給我」,很感傷。他回來形容電影放映時觀眾的反應,在戶外播放時還下著雨……他拍第一部片就有這樣的體驗,而我錯過了這些。

文章出處: 專刊 2015-12-09 00:00:00.0

關鍵字: 人生、家庭關係、退休生活、小野、工作室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