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瑪‧達陸:不想等老了跟孩子說:對不起

尤瑪‧達陸:不想等老了跟孩子說:對不起
  • 作者 : 蘇于修採訪整理
  • 圖片來源 : 黃建賓

我大學畢業後從事公務,常看到官場景象,長官在位時門庭若市,退休時門可羅雀。年輕時的我想,「天啊!我做的工作,奉獻了一輩子,之後人生價值就跌停板!」有沒有什麼樣的工作,是年紀越大,越能得到別人的尊重和肯定?越能展現自己的價值?而不是到了65歲拿退休金遊山玩水,和世界沒有關係,別人也忘記你,稱你是銀髮族,需要照顧你。

本著這個想法,我開始尋找這一輩子的價值,但會落在哪裡?當時我29歲,人生或許還有五分之三的時間,於是決定回部落,回來後發現部落生活其實隱蔽著很多黑洞:經濟的、文化的、教育的、環境生態的黑洞。那時我們結合了不同部落的六個年輕人,決定花10年的時間,從文化的田野調查開始,我們把自己定位為「知識的整理者」,而我被分配負責織布工藝,因為泰雅的Gaga織布的工作只有女性可以擔任,我是六人中唯一的女生。

10年太短,50年才能有累積與改變

10年太短了,生活和文化的改變可能要看50年吧。我29歲回來,50年後,我大概80歲,希望台灣可以回到福爾摩沙當年有多元文化共存的樣子,土地長出的奇花異果都是美的。我希望未來台灣是個確定的、實實在在的,一個多元的花園。10年太短了,消失的時間這麼長,要恢復回來的時間就得要花數倍的時間。因此,我們要趁人還在、文化記憶和技藝都還在的時候,不要讓它消失。

台灣必須定義自己「是怎樣的一個島」,是科技島嗎?還是有別的選擇?回部落後,我就寫下50年的計劃藍圖。

我提50年計劃時,有到訪部落的官員曾經問我說:「尤瑪,怎麼可能啊!政府的長期計劃最多就5年啦。怎麼做50年?」我說:「對啊!因為我不是政府,我一直在這裡。」然而,過去不都是政府提出長遠的規劃和願景,人民在其中執行自己的小目標嗎?曾幾何時,政府官員對我的長程計劃竟嗤之以鼻,怎麼會倒過來呢?

台灣非常可惜,每天都在流失許多看不見的知識,因為沒有人在意。回部落後我將近20年都是在做恢復的工作,織品的知識跟技術沒有了,我們就到世界各國的博物館、文獻館去找、重新整理;2015年開始,我們發現泰雅織布最重要的苧麻產業沒有了,又開始重振工作。因為我們曾經失去過,所以知道重新開始的辛苦。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特刊62期 2015-12-02 00:00:00.0

關鍵字: 尤瑪‧達陸、原住民文化、生命價值、染織學校、民族教育、泰雅族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