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鎮洋:我要做到說再見的那一天

施鎮洋:我要做到說再見的那一天
  • 作者 : 蘇于修採訪整理
  • 圖片來源 : 陳鴻文

我10幾歲就開始跟著父親施坤玉學木藝,他是設計寺廟的大木作匠師,我從小耳濡目染,就專注在雕刻上,一來是自己的興趣,二來也對家裡的事業有幫助,就這樣栽進來了,做自己有興趣的事,就不會累;選對行就很快樂。家裡有很多材料跟工具都可以無限制的用,加上我也很用心學習,常加夜工,每天的工作跟學習是乘以1.5倍,才能在46歲就得到第八屆「民族藝術薪傳獎」傳統工藝類木雕獎項,我堅持每一塊雕刻都要有文化意涵,要能創新,保有特質、同時融入故事,這才有藝術的價值。

「興趣」就是我的動力,我雕刻時是在享受創作的樂趣,而不是在做工。加上我在廟宇受過嚴格訓練,就像在少林寺打過十八銅人陣,再碰到什麼挑戰都不是問題。

我人生的轉捩點是因為前副總統謝東閔先生的一席話,他說:「你的傳統藝術雕刻這麼漂亮,但是這麼大件,為什麼不把它變小,可以在各個家庭做藝術扎根。」這席話點醒我,我決定擴大雕刻的面向,除了廟宇雕刻的本業,另外也嘗試性地做小型雕刻,結果立刻得到收藏家青睞,這給我很大的動力。我就用廟宇的收入來支撐創作。後來也有國外的收藏家如日本、英國、義大利等等;同時配合國家的文化政策,先後去過美國、比利時、法國等國展覽。

傳習木雕技藝,我有責任

1980年代,我受邀參加鹿港雕刻名家聯展,參展的包括許多雕刻界的老前輩,我最年輕,作品評價很高,彰化縣立文化中心(彰化縣文化局前身)就邀請我開班授徒,這一教,就教了十幾年,教到廢省。42歲開始積極投入木雕藝術傳習的工作,後來我跟弟子李榮聰還一起出了一本《鹿港龍山寺.天后宮木雕藝術概覽》記錄雕刻的各項意涵。

後來,我陸續因為不同的專案而開始做傳習,包括文建會四期三年半的傳習專案、2000年到南藝大古物研究所開學分授課、2002年到雲科大開課、2007年到逢甲大學歷史與文物研究所。我在2009年經彰化縣政府同意登錄為傳統藝術保存者,同年也得到「國家工藝成就獎」。2011年得到文建會「人間國寶」的肯定,被國家指定是重要傳統藝術──傳統木雕保存者,所以從2012年開始展開傳習計劃,包括我女兒在內有三個藝生,在2015年剛好要結束,未來有機會我還是很願意繼續傳習,我有傳藝責任。

我今年虛歲70歲,10年後80歲,俗話說:「人生七十才開始。」我太太今年過世,我變成孤家寡人,所以,我的人生也算是「從1開始」。70歲以後,我看得更遠,覺得自己還可以做很多事情。10年後,我的身體狀況應該還可以做很多作品,一件作品大的都要做好幾年,我的客戶都對我很好,就願意等我。我自己還有創作的衝勁,比方說70歲後時間許可的話,也許還可以開個展,這也是我的目標之一。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特刊62期 2015-12-02 00:00:00.0

關鍵字: 傳統木雕、木雕技藝、人間國寶、生涯、傳統藝術、施鎮洋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