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勝堅:翻轉醫療體制,創造高齡社會更高的人道關懷與照顧

黃勝堅:翻轉醫療體制,創造高齡社會更高的人道關懷與照顧
  • 作者 : 蘇于修採訪整理
  • 圖片來源 : 周書宇

2025年台灣將進入超高齡社會,從個人身心靈到整體社會「痛的力道」也會隨著高齡化而增加,現在的醫療體制能否應付10年以後「失能、依賴、死亡」都增加的狀況?當醫療體制沒辦法給高齡者足夠的照顧,身體的痛就會增加;而隨扶養比、失能的狀況加劇,社會的痛也會增加;接下來就是心理的痛,如果我們永遠避談死亡,靈性痛就會增加,生命的意義、死亡的意義為之模糊。

面對死亡的過程,考驗著家庭中的恩怨情仇,如果在過程中能道愛、道謝、道歉、道別,彌補家庭的裂痕,那死亡是「正」分的。但如果家人把死亡當作爭產、恩怨的角力,那死亡就是負的。如果過程中病人死得很慘,或家屬有疑慮,變成潛在的醫療爭議、糾紛和訴訟,那整體社會是往下走的。

落實病人自主權,降低死亡加工期

未來10年,我希望可以落實病人的醫療自主權,醫療體系有能力提供病人與家屬最好的服務。其實我所接觸的民眾對此的接受度非常高,尤其身體狀況很不好的人,最難打破的反而是白色巨塔的醫療結構與醫生的觀念。

從病人還算健康、瀕死期到死亡後的家屬悲傷輔導期,最熟悉的人就是醫療團隊,知道每個環節的困境、何時該提供適當的幫忙。然而,目前很多醫生看不到病人像日落西山的整個生命末期。死亡好像只剩下瀕死期以及死亡過程「加工期」──替患者急救、插管、呼吸器、強心劑這些重裝備。如果病人沒有表明選擇安寧緩和醫療,醫生幾乎都會進行最後的「死亡加工」,家屬沒有參與生命末期的陪伴,就是一直急救,但救不救都會死,只是死亡的過程不一樣而己。

其實,醫學上已有一些標準可以判讀病人是否已進入生命末期,像是癌症第四期、肝衰竭的病人、有腹水、曾經住進加護病房的、或者是慢性心臟病人休息會喘的⋯⋯醫療團隊對死亡的判斷是需要經驗累積的,過去我在台大醫院金山分院團隊的「死亡時鐘」預測是20個星期,在死亡前5個月,就可以看出病人即將要過世。愈有經驗的醫療團隊愈能提供正確的醫療訊息給病人和家屬,協助他們做決策,是要加工急救?還是要回家順順的走?

我接掌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院長後,目前約有200多個病人選擇不進加護病房,大部分時間就是在家。等到接近瀕死期時,病人可以選擇來醫院或是留在家裡,由醫護人員到府去探訪與照顧。我們曾碰到一個病人想在家裡往生,但房子是租的,不方便。房東聽到了說:「謝謝你把這裡當自己的家,沒關係,你放心留在家。」死亡的過程,讓我們充分看到人性。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特刊62期 2015-12-03 00:00:00.0

關鍵字: 長照、醫療體制、全人素養、病人自主、死亡、人道關懷、善終、黃勝堅、高齡社會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