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南琦:沒有誰應該被放棄

王南琦:沒有誰應該被放棄
  • 作者 :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高雄環保小組召集人 王南琦

我的記性出了名的不好,尤其是國中以前的記憶,選擇性一片空白。

昨天到台南主婦聯盟教作魔法清潔刷,將近40位學員,我卻一眼認出了她-我的國中老師曾素麗。

我們家小時候住在裕農圓環附近,理所當然就讀大家擠破頭的明星國中—後甲,那時候還有髮禁、鞋禁、制服禁等等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規定。本人從小反骨,一天到晚因為違反這些規定被罰站在訓導處,雖然不得已被編在A段班,卻每天都視上學為畏途。

學校規定女生一定要剪西瓜皮,我偏偏要剪瀏海挑戰你,規定裙長及膝還要白鞋白短襪,我偏偏折成迷你裙穿長筒襪配Nike綠色勾勾鞋,用他們所謂的「太妹」行徑挑戰學校的底線。

漸漸地,到訓導處罰站成常客,連同校的親哥哥都不太敢在校園與我相認。當然,沒有幾個老師會對我和顏悅色,除了曾素麗老師。

曾老師教我們國文,正值青春期的我,每天除了跟訓育組長玩捉迷藏,其餘時間幾乎都泡在三毛、瓊瑤的愛情小說裡。

曾老師上課很有趣,常常誇我作文寫得好,還鼓勵我去投稿。稿當然沒投成,老師家倒是去了好幾次,曾老師完全沒有因為貼在我身上的太妹標籤對我另眼相看。

當時未婚的她,像媽媽也像大姊姊一樣關心我照顧我,我還記得老師家在大同路的巷子裡,每次要過很寬的大同路,老師都會牽著我的手一起過馬路,被老師握在手心裡的溫度,我到現在都還記得。

昨天,我一眼就認出睽違32年的曾素麗老師,卻因為有任務在身,要在短短兩小時之內跟另外兩位夥伴教好三十幾位媽媽學會魔法清潔刷,完全沒有時間好好跟老師言謝與敘舊。

昨晚一回到高雄,在廚房一邊煮著小乖的晚餐,一邊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激動,撥了電話給老師細說從頭,因為她的關心與鼓勵讓我一直保持對寫作的熱忱與興趣,開心時,我寫;悲傷時,我寫;倡議時,我寫;憤怒時,更要寫,只要有紙筆,自己隨時都可以當自己的心理治療師。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5-09-24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