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軒:那一夜,我和婦產科醫師一起流淚

黃軒:那一夜,我和婦產科醫師一起流淚
  • 作者 : 黃軒
  • 圖片來源 : 黃明堂

近期一名孕婦偕同民代召開記者會,控訴北榮害死腹中胎兒,輿論喧騰。《康健》特別收錄醫界最前線的真實心聲,換個角度剖析醫者面對死亡的使命與極限。

那夜,一位年輕孕婦急產過程發生了羊水栓塞,被急救送來醫院,直接送到急診,從急診一路上就開始心肺復甦術,直奔加護病房,我在加護病房接手了這個病患。

眼前的孕婦,嘴唇早已發黑,四肢不只冰冷,紫斑紋路不僅出現在四肢,也陸續出現在那凸出的肚子,鮮血從鼻孔、鼻胃管路、嘴角一直冒出,心跳一直飆速、血壓是靠兩種升壓劑支撐。

跪在床上的白袍人員一路上持續壓胸抵達加護病房,團隊大家同時接手,有人測胎兒微弱的心跳,有人測量孕婦心跳、血壓,一堆急救資訊瞬間湧現在我面前,我急速下達急救令,螢幕上叮叮噹噹作響。

突發羊水栓塞,產科醫師忍痛與妻兒道別

忽然有人叫道:「急救目前進入30分鐘,胎兒無心跳、病患無心跳,繼續急救……」現實的殘酷似乎震醒了我,「對了!病患家人呢?」突然有個人在我背後回答:「學長,我是她的先生!」我傻住了,原來剛才一路上急救而來的白袍人員就是孕婦的先生,我以為他是急診醫師呢。

知道學弟身分,我又愣住了,學弟是一位婦產科醫師,他在產房準備替太太接生,歡迎新生命的到來;很快地看到自己的太太呼吸困難、失去意識,他自己啟動了一系列緊急處置。

我看學弟淚水、汗水在臉頰交錯,他看著我,「羊水栓塞,無任何預防或治療有效方式。一切、一切太突然了……」他回頭看看自己太太身體,哭泣了好一會兒,才轉頭向我說:「謝謝學長,我們……我們不要再急救了……好嗎?我來跟太太說。」

他走到床邊,牽起太太的手道歉:「芳!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身為一個婦產科醫師,無法搶救自己的太太,我真的好痛、好痛;但是讓你的身體受盡摧殘壓迫,也是很痛、很痛……」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99期 2015-06-01 00:00:00.0

關鍵字: 羊水栓塞、急救、生產、醫生、婦產科、懷孕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