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前提,降低自我用藥風險

4前提,降低自我用藥風險
  • 作者 : 李宜芸
  •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衛福部將來可能開放藥局直接販售更多輕症藥物,醫、藥專家卻有不同想法。

衛福部將推廣「 自我照護 」觀念,並篩選針對輕症、多年使用安全的處方用藥,經審議後,廠商可申請轉類為指示用藥。然而也有不少專家語帶保留,甚至覺得政策推行得過於快速與魯莽。

擔憂一:民眾健康認知不足

北投社區醫療群總召集人、洪耳鼻喉科診所醫師洪德仁直言,民眾對健康的認知(awareness)相當不足,甚至有人認為繳了健保費,健康就是國家跟醫生的事情,而繼續抽菸、吃檳榔,「如何要求民眾學習用藥知識?」

長期耕耘社區醫療的洪德仁認為,只有醫師才有專業能力來診斷及治療疾病,若「疾病輕重」的判斷,由民眾或藥師來承擔,民眾將有很大的健康風險。他也指出,目前國家傾全力將資源放在醫療,卻在公共衛生、教育端做得很少,現在政府推自我照護是不負責任的醫療政策。

藥師也常常信手捻來就是一個個民眾錯誤的用藥行為,最常聽到不外乎是一次喝掉整罐咳嗽糖漿的經典案例。

執業藥師沈明奇也分享,很多女生來藥局指名要小花藥水,說可以眼睛消紅,但細問她是否有紅腫、過敏或分泌物,民眾反而覺得奇怪,「她不覺得藥師幫忙把關是重要的,」許多藥師感嘆,許多人連最基礎的用藥觀念都沒有。

擔憂二:社區藥局角色失靈

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在2012年曾經做過社區藥局大調查,針對當時五個直轄市70家社區藥局進行抽樣電訪發現,「違法賣處方藥」違規率高達七成、四成專業諮詢未到位,甚至有藥局將處方用藥放在開架處讓人購買。

醫改會實際進行神祕客調查也發現,只有兩成的藥局藥師有穿白袍、配戴執照,甚至前往藥局買感冒藥,許多藥局將指示用藥放在開架處,讓民眾直接購買結帳。

「醫藥分業、自我用藥雖然立意好,但社區藥局還沒有善盡責任,」台灣醫療改革基金會副執行長朱顯光直言。

也因此不少醫生擔心,若通過了多項處方用藥轉類成指示用藥,民眾用藥是否更無法被把關?也可能增加重複用藥、濫用藥物或造成藥品與藥品間交互作用的機會?在轉類藥品、推廣自我用藥時,「政府也應有合理的配套措施,」朱顯光說。

自我用藥上路前的4大關鍵

1.健保制度再思考、設計

朱顯光舉例,健保法明文規定指示用藥不給付應該確實執行,但健保也不能因此單純不給付這些指示用藥,因為若只是改在醫院自費買,健保看起來省下這筆藥錢,但民眾的用藥行為並沒有改變,只是換了方式買了一大堆指示用藥。「重點是讓民眾改變觀念,」經由醫師診斷後,若是輕症未必需要用藥,可以只開立處方,再讓民眾決定要不要到社區藥局購買。

其次,用藥管理也應設計紀錄機制。現在健保署推行健康存摺,可記錄醫師所開的藥物,但目前只登記健保給付的藥,針對自費用藥的部份,未來健保也應設計紀錄機制,抽審醫師開給民眾的自費藥物,避免造成自費或者指示用藥的濫用或重複用藥。

另外,食藥署與廠商也需要共同設計讓民眾方便自主管理藥物的方法。舉例來說,在給藥時,不應只有夾鏈袋包裝,而是應以原包裝給藥,要有完整的藥物名稱、包裝盒、保存期限以及使用說明書,讓民眾可以充分了解並管控自己的藥品。若是沒有用完的藥物,也不至於忘記這是止痛藥還是腸胃藥、有沒有過期、是否變質等。下次有相同病症發生,醫生也建議用相同藥物時,就未必需要給藥或購買。

針對藥物交互作用的部份,現在國外已有App可讓民眾輸入所用藥品,並查看藥物之間是否有交互作用,也是很好的方向。

2.提供專業空間給藥師、建立社區藥局評鑑制度

根據衛福部衛生統計動向調查,2013年底在藥局執業的藥師計有7993人,社區藥局共7701家,「密集度不輸給便利超商,可近性很高,」和信治癌中心醫院藥學進階教育中心主任陳昭姿說。她與成功大學藥學系主任高雅慧皆自信地表示,藥學訓練讓藥師有足夠的專業為民眾服務,他們是可在第一線為民眾解答各種健康與用藥疑惑的人,「但現行的醫藥制度,讓社區藥師人力閒置,可以發揮的空間不夠。」

這個空間,指的是用藥的專業能力。「沒有人比藥師更懂藥,」曾在美國求學、執業的藥師公會全聯會常務理事陳昭元說,美國所有藥品中,有三分之二是成藥,而美國藥師面對民眾諮詢時,要怎麼詢問、評估症狀、是否需要急診、就醫等等,從頭痛、發燒、疼痛,到糖尿病用藥,都有標準流程,一旦病患出現異常狀況,也能快速與醫院診所連結,轉介病患給醫生;甚至藥師可以直接為民眾拿掉醫師重複開立的藥物,不須過問醫生,執業的專業空間較台灣大。

至於台灣,非處方用藥只佔所有藥品6%,藥師在台灣甚至被認為只能調劑藥品,專業能力不被重視,以致藥師執業時綁手綁腳。

不過,部份社區藥局未善盡責任。例如前不久新聞報導,有些藥局為了生存,推出慢箋集點換贈品的花招,忽視民眾用藥安全、變相浪費醫療資源,「藥界需要加強自律,」高雅慧說。

陳昭姿指出,現在藥局可隨意購買藥物的亂象在於未落實藥品三分級制度,甚至應該重新分類藥品。比如按照規定,指示用藥就不該在開放藥架上讓民眾隨意像成藥般可取得購買,而是要「behind the counter(在櫃台後)」,經過醫師、藥師或藥劑生「指示」,才能購買使用。

歐洲的藥品分級與台灣類似。高雅慧分享,北歐國家如丹麥,社區藥局與人口數有一定比例,平日以及假日都會有藥局24小時值班。她曾到一個週日輪值的藥局,光是拿處方藥的櫃台就有四位藥師;櫃台前的架上只看得到繃帶、維他命等保健食品,若要購買指示用藥,要到櫃台跟藥師說明症狀,藥師才會拿藥給民眾。如果同個類型的藥品有很多品牌,除非是病患指定品牌,否則都是推薦最便宜的藥品。

回到台灣,在混亂的現況下,陳昭姿建議,藥師要主動向民眾提供諮詢與關懷,讓民眾認識藥師。另外,民眾也要養成習慣──拿藥時要諮詢藥師,並去檢驗藥局的服務、態度與品質。

就像民眾會去找信任的醫師看病一樣,民眾也該主動去找到可以信任的藥師,「醫師與藥師可以合作得更好,藥師幫忙做用藥的衛教,這是醫生無法在診間做到的,」陳昭姿說。

也因此,多數專家都認同,在理想上應推動社區藥局評鑑、公布黑名單、獎勵優良藥局,讓民眾知道身邊的好藥局、好藥師有哪些,才能夠真正落實社區藥局的角色。

3.指示用藥轉類項目應以類目為考量標準、未來藥品包裝應易讀、限量

此次衛福部針對處方用藥轉類成非處方用藥的項目清單,陳昭元則建議,未來在思考處方用藥轉類時,同一個類型、劑量的藥品,應一起轉為指示用藥。以此次預計轉類品項中的Pantoprazole、Omeprazole為例,這是氫離子幫浦阻斷劑(PPI)其中的兩個藥,未來在選擇轉類項目時,應要開放PPI類低劑量的所有藥物。

同時,高雅慧也提到,以WHO與歐美對指示藥的規範,未來產品應該要附上藥品用法、用量、效用與可能副作用、如何監控藥效的方法、可能的藥物交互作用、注意事項與禁忌、使用時間、何時需尋求專業諮詢等。

未來食藥署應加強規範藥廠,讓指示用藥的使用說明更為淺顯易懂。同時為避免藥物濫用、過量使用,產品包裝也需往小盒、少量設計,包裝上的警語與使用方式也都要規定字級、大小、顏色,以便民眾查閱、使用。

4.健康不只是醫師、藥師的責任

最後,推動自我照護最重要的關鍵仍掌握在你我手中。高雅慧強調,有正確的健康照護知識,才能夠判斷今天的狀況是調整生活作息就好,或者是要吃藥、就醫。

高雅慧認為,最首要工作是要矯正民眾長期養成的就醫習慣,病患要能接受看病請醫師診療,指導民眾正確的健康知識,未必要拿藥;醫師也要願意跟病患解釋,感冒了,多休息喝水就可以,開個處方,需要用藥再到社區藥局購買。

第二,主動諮詢藥師。找到自己信任的藥局與藥師,不管是拿處方藥或購買指示用藥,多諮詢、依靠專業藥師,詳細了解使用方法與注意事項,吃藥前也要詳讀仿單(藥品說明)。記住,好的藥師會詢問你:是不是本人要吃?現在的症狀?會不會藥物過敏?有沒有用其他藥物?也會告訴你如何使用藥品、藥品的副作用等等。

雖然目前政府配套尚須改進,但對自我的照護隨時開始都不嫌早。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96期 2015-03-01 00:00:00.0

關鍵字: 社區藥局、自我用藥、指示用藥、藥物管理、藥物包裝、健康認知、自我照護、藥師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