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的醫生比病家更無法接受死亡

99%的醫生比病家更無法接受死亡
  • 作者 : 張曉卉

其實早年的黃勝堅和柯文哲,也不知道怎麼向病人與家屬談死。

(*前情提要: 重修生死學分,讓病人穿著最心愛的衣服往生-台灣ICU安寧照護先驅:柯文哲、黃勝堅

隨重症加護醫療水準精進,照護品質愈做愈精緻,早就改寫嚴重腦傷腦死、多重器官衰竭等末期病患存活不過7天的說法。如果病人心跳停止,可以用體外循環維生系統;不能呼吸就插管接上呼吸器;腎臟衰竭就洗腎;肝衰竭就洗肝、輸新鮮血漿;不能進食就從靜脈注射營養或鼻胃管灌食……。一個病人在病房內撐上數十天、甚至半年都有可能。

當時,這兩位擅長「搶救性命」的頂尖醫師雖然把病人救活了,卻經常不太敢走近腦死的病人床旁,「因為不知道要講什麼,很無力。」

這些經驗使他們體認到,「台灣99%的醫生比病家更無法接受死亡,」醫生認為死亡代表治療失敗,尤其一些外科醫生更覺病人死亡是種恥辱,變成鴕鳥心態。

病人或家屬問可活多久,醫生會說「安心養病,不要胡思亂想」;甚至還斥責「醫生都在拚,你們要放棄嗎?」就是不說「沒救了」。聽到這些說法,家屬常誤以為要送紅包醫生才會盡力。

後來,黃勝堅和柯文哲漸漸從醫病互動中,學到了生死學分。   

因為負責器官捐贈業務,柯文哲常要詢問腦死病人家屬捐贈器官遺愛人間的意願。他發現,坦誠告知家屬「病人沒救了」,幾乎有一半的家屬願意捐贈器官,原來家屬要的是清楚、確定的事實,才知怎麼走下一步。

黃勝堅則從病家的反應了解,如果醫師沒有講出「我已經盡全力搶救病人,也詢問了第二意見,大家都束手無策了」,家屬通常會認為醫師不夠拚,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對病人有罪惡感。但若醫生採取另種充分溝通、體貼設想並讓家屬參與治療討論,通常家屬也會相對理智冷靜處理生死大事。

「以前老師教我們『醫師以救人為天職』,卻沒有教『遇到救不起來的病人怎麼辦』?」柯文哲說,當年他在醫學院所修的270個學分裡,沒有生死學教育,「一個每天處理生死的專業,竟沒有教醫生怎樣面對死亡。」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5-01-07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