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環境準備完善,我才會希望早一點被發現

大環境準備完善,我才會希望早一點被發現
  • 作者 : 邱宜君
  •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徐瑋均有著一雙愛笑的大眼睛,聲音甜美、活潑愛講話,人緣非常好,只是從小注意力缺失情況非常嚴重。在20歲那年被診斷出ADHD之前,在家、在校的每一天,都在跟不專心對抗。

放學回來,媽媽問她,今天老師教什麼?徐瑋均啞口無言,因為她一天8小時上課都在恍神,老師講的話,一個字都沒聽見。媽媽要瑋均幫忙拿碗、盛飯、排筷子、端菜,她沒有一次能馬上記住全部指令。

她的抽屜永遠是三姊妹中最凌亂的,雜物層層疊疊滿出來。媽媽看不下去,拉出整個抽屜,嘩啦嘩啦地把所有東西倒進垃圾袋,下達最後通牒:整理不好,就統統丟掉。

有次媽媽念她,廁所垃圾桶滿了,怎麼不處理?她趕緊用腳踩扁衛生紙,媽媽叫她別踩,她連忙改用手壓。媽媽看了更火大,忍不住開罵,叫她去倒垃圾。

徐瑋均既難過又生氣,她只知道大人「不要」她這樣、那樣,卻不知道「要」怎麼做。她也不懂,為什麼姊姊和妹妹都知道怎麼收拾東西、記得上課內容,自己卻怎麼學也學不會。

課業載浮載沉的日子,一直持續到20歲,才開竅轉運。當時徐瑋均剛進入二技讀幼保系,第一次考試前,她按照以前習慣,清空桌面,還用棉被罩住自己、隔離外界,卻還是讀不下去。用盡全力還是完全沒用,無助的徐瑋均來到醫院,才知道原來自己是ADHD。

標籤的重量

吃藥治療後,徐瑋均終於可以專心了。好好讀書、發現自己好喜歡讀書,加上找到適合自己的讀書方法,她本來吊車尾的成績,從此變成穩坐前三名。

徐瑋均常想,要是早點知道,一定能少走幾年冤枉路吧!搞不好我也考得上台大喔!但就讀特殊教育研究所、開始當老師之後,她反而認為「沒被診斷出來,是一件好事。」

有一次,徐瑋均眉飛色舞的向另位老師描述,某學生上課常常和老師一搭一唱,講話超有想像力和創造力。對方聽了卻眉頭深鎖,直呼這孩子很怪,不會是ADHD吧?

徐瑋均孤獨地發現,ADHD標籤的重量,是超乎自己想像的重。就算自己看得到ADHD的好,整個教育和社會環境,卻把它看成壞的。所以,即便已經是獨當一面的老師,她也不敢隨便跟別人說自己有ADHD,「很怕做不好,讓人家對ADHD印象更差。」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93期 2014-12-02 00:00:00.0

關鍵字: 過度懷疑、特教老師、親師關係、徐瑋均、ADHD、負面標籤、孩子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