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在錯誤的地方

我生在錯誤的地方
  • 作者 : 邱宜君
  •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我生在錯誤的地方,我希望回到原本的故鄉。在那裏可以打獵,可以奔跑。究竟是我真的有問題?還是大人錯誤的判斷?在學校裡同學排擠、老師放棄。」

幾個孩子聚在草地上,有的搖鈴鼓,有的吹口琴,一遍一遍唱著他們自己寫的歌。歌聲像盪鞦韆,愈唱愈高,彷彿能將一切憂悶困惑,全部拋向天空,讓肩上那個名為「過動症」的擔子輕省些。

他們是台北市北投社區安全家庭互助協會輔導的孩子,都來自弱勢家庭,平均不到13歲,小山是年紀最小的。他常常沒寫作業、不交考卷、上課一直講話。開始吃過動症的藥之後,表現穩定許多,只是有時悶悶不樂,問他在想什麼,他也講不出來。

協會社工陳語揚說,其實小山以前不是這樣。

小山和哥哥小時候住在鄉下,在溪流、森林間度過快樂童年,養成活潑個性和旺盛精力。後來爸爸離開,媽媽為了工作,帶小山和哥哥轉學,搬到台北。 媽媽早上7點出門工作,最快晚上10點才到家,小山就靠哥哥照顧。在學校,小山遇到挫折就找哥哥;回到家,哥哥也會盯著他寫作業。

哥哥上國中之後,小山愈來愈令老師頭痛。媽媽工作的地方人手不足,得強忍復發的舊傷、連續加班,但她還是一再擠出僅有的午休,到校了解小山的狀況。

疲累積壓到臨界點,媽媽終於照老師建議,帶小山到醫院評估、診斷、拿藥。哥哥的班上也有四個同學在吃藥。

「你不是壞,只是生病了,」輔導室老師溫柔地摸摸小山的頭,他忽然感覺好孤單、好想哭。他酷酷地撇過頭,把藥吞下,然後一溜煙跑走了。

來自家庭的經濟與照顧壓力

協會方案負責人阿葛反對全面篩檢計劃。曾在醫院擔任精神社工的阿葛,陪伴社區家庭兒少長達10年,從不覺得哪個孩子需要就醫。但她算一算,協會裡平均每10個男孩竟然有7個被診斷過動。

「我們的孩子就是窮,」阿葛觀察,有些孩子不得不分擔家庭的經濟壓力、照顧壓力、情緒壓力......在家裡拚命壓抑自己的需求,反過來,會很渴望在學校被看見。想被人關心卻用錯方式,反而換來負面標籤,例如過動。

把學生行為的複雜成因,全部打包成「疾病」這個個人因素,是讓孩子背負不能承受之重。她強調,重點是要給老師足夠的資源,去陪伴具有多樣性、有多元需求的孩子學習,或許根本不需要走到疾病篩選。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93期 2014-12-02 00:00:00.0

關鍵字: 北投社區安全家庭互助協會、過動症、弱勢家庭、負面標籤、孩子、全面篩檢計劃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