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表看來好好的,一問到童年就哭泣原因在...

外表看來好好的,一問到童年就哭泣原因在...
  • 作者 : 陳豐偉
  •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在門診時常出現以下場景:表面看起來不該是慢性憂鬱症的病人,沒有持續明顯的外在壓力,也沒有家族病史,但在其他院所已經服用抗憂鬱藥物超過一年。最後詢問:你小時候有沒有遇過什麼不好的經驗,被霸凌或欺負之類?這時大約有一半機會,病人會開始啜泣,身旁的陪伴者趕緊抽衛生紙給病人。

兒童、青少年期的負面經驗,對大腦的影響會比成年人更深、更久遠,容易成為難治療或對藥物反應不好的一群。但這些在門診偶然揭露的痛楚,在台灣不容易找到專業資源協助。我曾轉介難度相當高、有高度自殺風險的個案給精神分析的專家,效果很好,但一星期會談兩次,一個月費用3萬元,一般上班族負擔不起。

以台灣健保門診需要看的病人數量,這些難治型的病人,有時也只能選擇在精神科簡短會談,靠藥物入睡、穩定情緒與焦慮反應,然後試著靠其他心靈寄託來調適。只是,早期創傷對大腦的影響已超脫記憶或理性的範疇,即使能在意識層面壓抑,還是無法避免轉化成莫名的恐懼,影響病人的日常生活,讓身邊的陪伴者無謂地承擔這些隱諱的創傷反應。

有個常用的例子可說明莫名恐懼的來源:一位美國女性走路出門買東西,回家時抄近路走小巷回家,遇到一位男性掏槍要她把錢留下來。她拿出身上的錢,然後回家睡覺。她意識層面上不想記得這件事情,日子還是照樣過,直到有一回大白天經過那條巷子,她突然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好像快要休克,送到醫院急救,日後診斷為恐慌症。第一次恐慌發作的極度焦慮取代了槍底下生命遭受威脅的焦慮,成為恐慌反覆發作的近因。

調控焦慮反應的神經連結20歲才完成

主導恐懼的大腦區位在「杏仁核」,額葉則有理性抑制焦慮的作用。杏仁核的過度反應,或額葉抑制功能較差,都會讓莫名恐懼容易浮出、放大。但大腦不同部位的神經連結(connectivity),也會調控焦慮反應。剛出生嬰兒的神經連結稀疏,直到20歲才算完成。

晚熟的人類本質,讓兒童、青少年階段遭遇的重大創傷,直接打擊大腦發展的基礎,讓成人階段更易受到外在壓力影響。童年期的性侵、青少年期的霸凌,有時會成為糾纏數十年的陰霾。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92期 2014-11-01 00:00:00.0

關鍵字: 青少年、心理治療、憂鬱症、大腦發展、童年、壓力、創傷、負面經驗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