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爸爸走過失智的美好日子

陪爸爸走過失智的美好日子
  • 作者 : 編輯部
  • 圖片來源 : 周貞利

周貞利手裡握著毛筆,一筆一劃專注寫著父親「周祖輝」的名字,為了《康健》拍攝團隊的要求反覆地寫著,陪伴失智爸爸的回憶就像昨日事……

2004年,周貞利將罹患失智症超過5年的爸爸,從台南接到台北同住,有一天她帶媽媽和爸爸上街添購冬衣。結帳時,爸爸像小時候一樣,習慣性地為他們付錢,掏皮包拿出信用卡,售貨小姐請爸爸簽名,結果她發現父親握著筆的手停在帳單上,用求助的眼神望著她,久久都沒動。

這個時候,她讀到他的心,為了維護他的尊嚴,不動聲色默默拿出一張紙,一筆一劃慢慢寫上爸爸的名字,讓他跟著她畫,完成簽名。

不動聲色,維護長者尊嚴

周貞利說,「我們不奢求罹病的親人康復健全,只求在陪伴的過程中幫他爭取多一點生活的舒適;多減輕一些疾病帶來的痛苦;儘量讓摯愛的親人有尊嚴的走完人生道路,就無悔無憾了!」

爸爸即使到了重度失智,每當換洗時,一脫掉衣服就可以察覺到他開始拉床單或東西為自己遮掩,她也會很自然幫他用毛巾蓋住。

「雖然失智家人無法表達自己的意識,但他們的內在意識是存在的,只要站在他們的位置思考,細心觀察,就可以感受到失智家人的需求,讓他們保持有品質、有尊嚴的生活,」周貞利在《記憶空了,愛滿了:陪爸爸走過失智的美好日子》書中談到。

就算大腦生病了,心都記得

不管記憶流失了多少,失智家人偶爾會有閃電般的一霎那和大家交會,彷彿訴說:我的心還記得。

在周爸爸不太會表達以後,有一天周貞利的兒子冠聿要收假回台南的學校,臨走前跟外公說:「Opa,再見。」外公看都沒看他一眼,完全沒有反應,孩子非常難過,想到從小到大這麼疼他的Opa,已經不認得他了,含淚走出家門。

沒想到冠聿離開後,爸爸突然問她,「阿咁係成大那個?」她很感動,原來爸爸正在努力搜尋自己僅存的記憶庫,拼湊跟他說再見的人是誰。

即使他對人事物幾乎都沒有記憶了,每當看到台南老家種滿沙漠玫瑰、炮杖花的照片時,爸爸就像心靈感應般,不由自主伸出指頭撫摸照片,連結到心腦的記憶。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91期 2014-09-26 00:00:00.0

關鍵字: 關懷、書介、長者尊嚴、失智症、照護、家人、周貞利、居家告別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